暗夜尽头 深水之下:日军诡异阵亡 第二章 神秘机构 鬼子的石场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6.html


“还好没有人吭声,甚至没有人抬头看我们一眼。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听见了,看看二狗,只小声‘嗯’了一下,然后低声提醒他:‘说话注意点。’二狗明白我的意思,也觉得这么商量有些危险,便又不言语了。我观察了一下情况,鬼子人数众多,防范得又十分严密,想趁鬼子不注意逃跑是没什么希望了。我有点沮丧,抬眼看到离鬼子驻地越来越近了,心里着急万分。突然,旁边的二狗又说话了:‘大哥,你看见我前面第五个人了吗?’

“我稍稍抬头,朝着二狗说的方向暗数了一下,只见第五个是一个佝偻着背的中年人,四五十岁,侧面看去脸色黝黑,肩很宽,他垂首拖腿慢慢往前走,腿脚稍显不便,但也不引人注目。我轻声说:‘看见了,怎么?’二狗稍稍侧了侧脸,眼睛里亮光一闪,说:‘我认识他。’

‘这人什么都干,跟我差不多,担货、拉车……我是在外面打零工时和他认识的。他叫孙良,不是镇上的,住得很远,所以并不熟识,没说过几句话。不过他一条腿瘸了,我们都叫他孙瘸子。他怎么也在这队里?’

“我还未接话茬,一抬头,竟然已经看见日本军营地的膏药旗了,马上把这事搁到脑后,心想这下完了,不知我两人的命运将会如何,难道会受尽折磨死在这地狱般的地方?鬼子看到了目的地,精神抖擞起来,大声呵斥我们,我虽然心里恐惧至极,却也只能默默地朝着那里前进,心里充满了绝望。

“没想到日本人根本没有打算让我们进驻地。到了门口,我们看到有三辆绿色的军用卡车停在那里,日本军官吩咐了句什么,鬼子兵开始拿枪驱赶我们上车。车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大家脸色苍白,一脸木然地看着我们,我找了一个角落,抱膝蜷缩在那里,不再言语。日本人将汽车的后门关上后,我听到外面几个鬼子哇啦哇啦地争辩了一会儿,我当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凭直觉似乎是在商量什么事情。

“突然我身体猛地前倾,整车的人都剧烈地抖动了一下——汽车开动了。翻江倒海地颠簸了一路,汽车在一阵难听的嘶鸣声中停了下来,不再动弹了。我已经两眼昏花,突然眼前一片白亮,刺得我又一阵头晕。周围的人纷纷骚动起身,哭喊拥挤,目的地到了。我踉跄着爬下车厢,已经适应了光线,张目四望,惊讶地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采石场。

“只见那石场里已经有了许多劳工,几十个鬼子持枪警戒,逼迫劳工们开山采石。他们个个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看样子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我只看了几眼就胆战心惊,想到日后要和他们一样,暗暗叫苦。

“待我明白原来我和二狗的车已经分开了,顿时变得忐忑不安起来,这时鬼子开始驱赶我们来到几个简易的帐篷前,几十个人零零散散地站着,都面带恐惧地左顾右看,不知下面会发生什么事。这时,一个瘦高的鬼子来到队伍的前方,一开口居然是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乡亲们,太君征用大家来帮忙采集石头,以备战时使用,希望大家不要偷懒,尽心干活儿,等工程完了自然有赏钱。如果有谁胆敢想逃跑的,格杀勿论!’

“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人群中有人狠狠地骂了句:‘汉奸!’我马上明白了,这人是个翻译,肯定是个投靠鬼子的中国人。他说的这前半句还像句人话,后面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大家看着这没骨头的败类眼里都冒出火来,恨不得把他扒了皮吃肉!等这狗翻译说完,鬼子马上冲过来,用刺刀逼迫我们到石场劳作,后面的日子自然苦不堪言,累得筋疲力尽不说,每天还只给吃点稀饭糊糊。入冬了,天气愈来愈冷,我们毫无御寒衣物,冻得不行,那狗日的翻译为谄媚鬼子却说多干活儿就暖和了!期间也有几人策划逃跑,但鬼子看守严密,都被抓住处死,还把头颅高高挂起在旗杆上示众,众人又恨又怕,都暗自垂泪。白天没有休息,晚上睡的地方又阴冷潮湿,在这种环境下很多年纪大、体质弱的人都含冤死去,鬼子担心尸体腐烂引起疾病,就抬到一侧焚烧掉。常常是我们在这里搬石块,不远处就黑烟冲天,昨日还一起聊天的兄弟今天就化作灰烬,尸骨无存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