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战士 第一卷 重获新生 第二十章 冤屈(一)

兄弟联盟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size][/URL] 张副局长阴沉着脸,考虑了好一会儿,这才示意所有人凑过来,低声说道:“这事情的经过要全烂在你们的肚子里,不要跟任何人再提,就是局长问也不许提!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谁在外面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你们必须统一口径,要把这个故事的内容改一改……明白我的意思吗?下午到公安局协助调查的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1.html


张副局长阴沉着脸,考虑了好一会儿,这才示意所有人凑过来,低声说道:“这事情的经过要全烂在你们的肚子里,不要跟任何人再提,就是局长问也不许提!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谁在外面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你们必须统一口径,要把这个故事的内容改一改……明白我的意思吗?下午到公安局协助调查的时候,你们要重新讲故事,明白吗?另外,光你们自己改还不行,你们几个从明天开始,都别给我闲着了,把事发的时候周围有可能看见真相的人全都给我嘱咐一遍,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都得给我堵住群众的嘴!”


“明白!明白!张局您放心吧!这事情我们知道该怎么办!”王金才点头哈腰地答应着。


张副局长让这些人全都出去,关上门,这才拿起电话:“喂……哎呀!我说你能不能别哭了?哭能把大可哭回来吗?我现在这边很被动,上午刚从公安局回来,一进门就一群记者围着我,我们这工作敏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这个你放心吧,现在关键是要先让那个杀人的小子定了罪,后面的事情我清楚的很……”


挂掉电话,张副局长烦恼地站起身来,在办公室来回地走,走了几圈儿,感觉头有些晕,自从出了这事情,他昨天晚上也没有睡着,从抽屉里掏出来一盒“洋参含片”,挖出来两颗含在了嘴里。那曹大可就他小舅子,来城管执法队也是他一手操作的,没想到这小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出这个事情不单单是让曹大可丢了命,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直接影响到张副局长的仕途,假如这事情真得像魏大鹏招供的那样公布于世,会有几个后果:一,城管的形象会一下子降到冰点,而他作为主管执法队工作的副局长,是直接责任人。曹大可是他亲小舅子,是他动用职权弄进城管执法队的到时候刀枪剑戢恐怕都要扎在自己的身上。第二,真相一出,曹大可死了也是白死,可是自己老婆岳父母那里可就没有交代了。第三,这个第三最主要,曹大可这两年没少给他“孝敬”,加上他自己这两年“苦心经营”,一旦事情败露,他这个副局长不保,恐怕那些事情也会像冲掉了泥的唐三彩,红的绿的全都得暴光,那样的话,张副局长担心的可不光是仕途,还得担心自己的自由甚至小命了!想着想着,张副局长冷汗就冒了出来,与冷汗一起冒出来的,是他双眼中那凛冽的杀气……


下午,关于魏大鹏杀人案的经过有了另外一个版本,这个版本证明的人很多,似乎也更“可信”:作为市城管大队某区执法队队长的曹大可同志,多年以来一直兢兢业业,爱岗负责,这样的一位优秀队长,在执法的过程中难免要得罪很多人。当然,魏某某就是其中一个,魏某某仗着自己在部队里练就的一身功夫,根本就不把小小的城管执法队放在眼里,曹队长几次对他进行依法管理、教育,他都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地违法经营自己的小吃摊。在最近的一次执法中,曹队长再次规劝魏某某,没想到先是遭到了他的辱骂,后来魏某某居然大打出手,无奈之下,众城管队员只好上前要将他制服,魏某某情急之下,居然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菜刀,将曹队长残忍地杀害……


证明以上情况真实性的,有当时在场的所有城管队员,也有好几个在附近经营的摊主,更“难能可贵”的是,还有四五个当时从那里经过的“路人”,主动地到公安局提供了自己的目击证词!


是与非,黑与白,从这个时候开始混乱……


“你们放屁!”


审讯室里,魏大鹏疯了一样地想站起来冲向审问他的张强,旁边两个警察连忙将他按在审讯椅上,魏大鹏挣扎着,怒吼着,却没有办法移动分毫,屈辱的眼神里,像要喷出血来。


张强似乎无奈地看着魏大鹏的举动,平静地说道:“魏大鹏,事实确实是如此,现场目击证人的口供几乎全都跟你自己的供述不符。你还是好好想一下,能不能再将当时的情况跟我讲一下?”


魏大鹏愤怒地盯着张强,吼道:“我讲了八遍了!我说过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假如你们不相信我的人格,你们可以去调查,可以去调查呀!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杀他的!”


“我们会去调查的……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能说明这些证人是在做假证呢?”张强冷峻的目光再次盯在魏大鹏的身上。


“我没办法证明!我只知道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那些证人全都是放屁!全都是胡说八道!狗日的!”魏大鹏怒骂着。


张强无奈地说道:“魏大鹏,你要清楚,我们审讯只是一个程序,即使你有多大的冤屈,有多大的委屈,将来到了法庭上,你还是要提供足够的证据为自己申辩。你今天太激动了,我看你还是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吧。”


张强一摆手,两名警察押着愤怒的魏大鹏走了出去。门关上以后,张强并没有离开,自己坐在椅子上,点着一根烟,张强的心情很不好,他说不出来为什么心情不好。昨天一下午,一直到今天,指正魏大鹏故意杀人的“目击者”来了一个又一个。就在刚才,他还接到消息,说被害人曹大可的家属举了白横幅跪在市政府大门口,哭得昏天黑地,白横幅上写着“惩治杀人凶手,政府为我伸冤”。当时吸引了好多路人围观,不明真相的群众最终也加入到帮事主伸冤的行列,致使市政府大门一度被封堵,这事情影响很不好。严局又把他叫到办公室里,再次重申,市领导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要他马上再次提审魏大鹏。可是,他从审讯一直到现在两个多小时了,魏大鹏一直说自己没有故意杀人,一直说那些证人是在“放屁”。他是个老刑警,多年的审讯经验使他几乎可以凭直觉判断嫌疑犯是否在说谎。魏大鹏的表现给了他一个判断,他隐隐地感觉到,似乎魏大鹏是冤枉的。可是,张强同时也清楚,他的直觉只能够给自己的工作带来帮助,却无法作为判断嫌疑人是否有罪的证明。他清楚,最终的宣判不是在公安局,而是在法庭上。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按照魏大鹏目前的情况,只要他无法出具有力地证明自己没有故意杀人的证据,无论他承认还是不承认,最终的结果都会很严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