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抗日:飞虎战龙 第一卷 初犯清远 第55节 炸敌运输船4

flxlrh303 收藏 4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size][/URL] “敌人在三号地区二号标记物左侧,一点钟方向,距离750米。目标截获。风速三米每秒,风向西北,注意低温对弹道的影响。空气湿度指数三,地球磁场对弹道的影响系数万分之零点三……” 一个个复杂的数据在邓晓龙的大脑里交织,汇成了瞄准镜中那一条仿佛清晰可见的弹道抛物线。线的一端是被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94.html


“敌人在三号地区二号标记物左侧,一点钟方向,距离750米。目标截获。风速三米每秒,风向西北,注意低温对弹道的影响。空气湿度指数三,地球磁场对弹道的影响系数万分之零点三……”

一个个复杂的数据在邓晓龙的大脑里交织,汇成了瞄准镜中那一条仿佛清晰可见的弹道抛物线。线的一端是被伪装布缠绕的枪口,而另一端,他正努力地将枪口对准在目标前进方向上。

一系列的数据如电光石火般掠过邓晓龙的脑际,他现在是一个人,没有观察手,他只能单身完成狙击手和观察手的任务。

狙击是一门艺术,它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只要把十字准星对准目标的脑袋扣动扳机就行。超过了五百米,任何步枪射出的子弹都不再是一条直线,它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地壳引力、风力、湿度、磁场……

在750米这个中远距离上,子弹从飞出枪口到击中目标,其间要在空中飞行近一秒多的时间,也就是说,除了要计算那复杂到极点的弹道公式,他还必须精确地预测目标一秒后的位置,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一击必中……对手不会给他开第二枪的机会。

屏住了呼吸,在这一刻,他已经忘记了一切,对他而言,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和镜头中的目标。那道浮现在脑海中的虚拟弹道随着目标晃动,他的手指渐渐扣紧。

“嘣——”

泣血的残阳之中,突兀而来的枪声划破了寂寥的天空,巨大的枪声将树丛里的一群宿鸟惊飞。

随着枪响,子弹带着怒火脱膛而出,弹壳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似的从枪膛里飞出来,擦到邓晓龙的脸,然后落在地面。邓晓龙此时没半点感觉,甚至连眼都未眨一下,因为他的魂似已经随着子弹飞出了枪膛,子弹仿佛带着邓晓龙所有的希望和梦想冲向了目标的怀抱!

这一刻,在邓晓龙的脑海里,时间仿若静止。这一枪饱含着他所有的期待和强烈的自信,他觉得自己能射出了惊世绝俗的一枪,能让鬼子永远在他的身前俯守称臣。他先瞄准目标的左肩外侧,他已经将风向和弹道都算清楚,这是必须要有的射击提前量,他相信当子弹飞到750米以外的目标之后,子弹一定恰然迎上骑着马的目标的胸膛,迎上他的心脏……

这是多年苦练的一枪,这是自信的一枪,这是融合了邓晓龙精、气、神的一枪。

一秒多钟后,鬼子中尉的表情突然凝固,转瞬之间胸脯就传来了一阵刺痛,然后他似乎还听到了头骨被一个硬物挤裂开来的碎响,然后他好像听到远方传来虚渺的枪声。声音传播的速度比不上子弹的速度,所以他先中枪,后听到声音。

突然奇来的枪声,让所有警戒的鬼子都一震,直到中尉中枪摔下马,鬼子才醒悟过来。有人抢上前抢救中尉,大部分人或寻找掩体,或跪地据枪,构筑防御系统。他们就像无头苍蝇似的愕然四顾,想寻找目标。

惊而不乱,慌而不散,有条不紊地构筑防御阵地,单纯从军事角度来看,邓晓龙不得不赞叹。唉,如果国军的战斗力及得上鬼子的一半,如果国军的将领不不勾心斗角,不做怕死鬼,而是团结一致,如果国军的上层懂打仗,会指挥,凭着国军人数上的优势,绝对能与鬼子一拼,绝不会望鬼子而逃。他在共产党的地方武装——游击队身上,看到了抗战的希望,游击队武器装备虽然落后,衣着虽然破破烂烂,但游击队在战斗激情和作战技能却不是普通国军所能比拟的。

邓晓龙叹口气,枪支轻移,锁定一个如疯狗般蹦跳的军曹。

“嘣——”

枪响,人倒。

这一枪,是威胁的一枪,邓晓龙没有瞄准目标的心脏部位开枪,而是射击目标偏离心脏的位置。军曹胸膛中枪,捂住胸膛在地上打滚了,邓晓龙仿佛能听见军曹如杀猪般的惨嚎声。

为了增加效果,邓晓龙把一枚手雷扔出去,然后一个打滚翻下去,弓着腰钻进一条石缝,沿着预先设定的路线撤退。

“轰——”

手雷爆炸,鬼子终于确定了要射击的位置。

“哒哒哒——”

重机枪、轻机枪咆哮起来,子弹如狂风中的暴雨般向邓晓龙匿藏的山体上倾斜。

“轰隆——轰隆——”

鬼子的坦克率先开炮,然后是掷弹筒手向前逼近,到达掷弹筒的射程后就开炮。

“巴嘎,杀!”鬼子的少尉接过指挥权,指挥鬼子开火。

鬼子的步兵弓着腰,慢慢地逼近邓晓龙潜伏的山岭,那几个在烂瓦缸附近警戒的鬼子也被引开了。

河堤下有一棵小树下,小树旁的草地泥土纷飞,就像中了炮弹似的,四条身影就像天神似的从地底下钻出来。他们快如闪电般冲向近在咫尺的瓦缸边,两人为一组,齐心合力地把两个瓦缸推倒。瓦缸里的汽油倾倒在河面上,顺着水流缓缓地流下去。在鬼子还没反应过来时,四个人撒开脚丫子就跑,一会儿就跑得远远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