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亲手整理了黄继光的遗体

zfwzzc 收藏 0 1528
导读:  《秦基伟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记述:“有一个女战士使我印象至深,她叫王清珍,是个铁路工人的女儿,只有十七岁,她在五圣山后面的坑道病房护理二十多个重伤员……这个姑娘为了解除战友的痛苦,帮助伤员排尿,情操之高尚,令人肃然起敬……”   1954年,作家林杉创作完《上甘岭》电影剧本后,在剧本最后的页码上注明:卫生员王清珍就是王兰的原型。   王清珍的感人事迹很多,譬如,她亲手整理了黄继光烈士的遗体……   攻打上甘岭的战斗是1952年10月14日开始的。参战的我主力部队是45师的134团和135团。黄继光

《秦基伟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记述:“有一个女战士使我印象至深,她叫王清珍,是个铁路工人的女儿,只有十七岁,她在五圣山后面的坑道病房护理二十多个重伤员……这个姑娘为了解除战友的痛苦,帮助伤员排尿,情操之高尚,令人肃然起敬……”

1954年,作家林杉创作完《上甘岭》电影剧本后,在剧本最后的页码上注明:卫生员王清珍就是王兰的原型。

王清珍的感人事迹很多,譬如,她亲手整理了黄继光烈士的遗体……

攻打上甘岭的战斗是1952年10月14日开始的。参战的我主力部队是45师的134团和135团。黄继光当时是135团2营6连的通信员。上甘岭战役打响后,他被抽到营部当通信员。19日凌晨,连长万福来把剩余的战士编成3个爆破小组,对零号阵地的几个地堡实施爆破。结果,3个爆破组轮番上阵,全部伤亡殆尽。正在这时,黄继光、吴三羊和肖登良冲了上去。他们3个人交替掩护爆破,很快炸掉了3个小地堡,只剩下最后一个大地堡了。这时,吴三羊牺牲了,肖登良也重伤后奄奄一息。指导员在敌照明弹的光亮上看见只剩黄继光一个人带着伤在运动时,连忙用机枪掩护黄继光。

黄继光拖着受伤的腿,慢慢爬到地堡前,然后奋力抽出一颗手雷。不料这个大地堡很坚固,手雷爆炸后只炸塌了地堡的小小一角。敌人的机枪依然疯狂喷吐着火舌。这时,黄继光的身体向机枪射孔果断移动,用身体堵住了那条炽烈的火舌……

当时,敌我处于激烈的争夺阶段,双方进行着“拉锯”式的战斗,即使我方恢复了一些表面阵地,若在20分钟内筑不好工事,敌人还会反扑过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运送前方烈士遗体十分困难。黄继光牺牲三四天后,王清珍和另外两个女卫生员官义芝、何成君及一名男战士,瞅准战斗间歇的机会才把黄继光的遗体运回来。

黄继光烈士遗体看上去像是从冷库里搬出来似的,两手仍高举着,保持趴在地堡上姿势;左肩挎着挎包,右肩挎着弹孔斑斑的水壶和手电筒;胸腔已被子弹打烂,弹孔似蜂窝般,肉被带了出来,形成一个很大的血洞。由于血干的时间过长,加上天气寒冷,血衣紧紧粘在身上无法脱掉。于是,卫生员们先将烈士脸上的血迹洗干净,再用温水把血衣浸软,使衣服离开皮肤,王清珍再用剪刀一块块剪下来。

当时,一位战地军事记者听说是黄继光的遗体,便让卫生员王清珍、官义芝、何成君、张向珍把遗体扶起来拍照。后来,这位记者在上甘岭战役中也牺牲了。

在给黄继光遗体穿新军服时,他那高高举起的双臂僵硬得怎么也放不下来,怎么办?大家商量了一个办法,用铁丝把四五个小汽油桶吊起来烧水,再把毛巾烫热热敷遗体,直到第三天,整个遗体都热敷软和了,四肢也能扭动了,他们才给黄继光穿上崭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然后装进从祖国运来的棺材里。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