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离任美国防长 留下3大军事遗产裨益美军

盖茨离任美国防长 留下3大军事遗产裨益美军

近日,奥巴马正式宣布调整国家安全团队,任命中情局局长利昂·帕内塔接替罗伯特·盖茨担任国防部长,并提名驻阿美军司令戴维·彼得雷乌斯接掌中情局。请看科技日报特稿——

新官上任三把火。继罗伯特·盖茨就任美国防部长的利昂·帕内塔上任几天就除掉了美国政府的心头大患——本·拉登。拉登死了,美国是否就更安全了呢?从盖茨到帕内塔,奥巴马调整国家安全团队后,美国军事战略的延长线将走向何方?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有必要盘点一下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在执政党更替后留任的防长——盖茨给五角大楼带来的军事变革。

军事编制:陆军精简化乃大势所趋

2月25日,盖茨在西点军校演讲时,公开表示:“在我看来,今后任何一名国防部长,如果建议总统再次向亚洲、中东或非洲派遣规模庞大的美军地面部队,他就应当像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曾经精辟地指出的那样——‘检查一下自己的脑子是否正常。’”

这番话是针对两场“捅马蜂窝”般的战争的公开批评。1991年,美军只用了一个半月时间就取得了海湾战争的胜利。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以78天空袭和零伤亡的结果为科索沃战争画上了句号。这种一边倒似的胜利给美军一个幻觉,以为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也都可以速战速决。战争可以给美国带来利益,但同时也是“烫手的山芋”。如对于前防长拉姆茨菲尔德力推的伊拉克战争,盖茨接手时就颇感头疼,上任之后,他更是力主撤军。而在阿富汗,美国也并不顺利,为此,奥巴马新班子不得不实施“撤伊增阿”战略,将重点转移至阿富汗战场。

盖茨认为,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有许多教训值得总结:“在我看来,当前美军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重塑自己?我们的国防机构应该聚焦于未来的高端冲突,这种冲突将不同于今天我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经历的这种相对混乱的战斗。……当我们大规模的陆军部队从阿富汗撤回来后,我们应当冷静地思索下我们的现状,以及我们的未来。”

那么,盖茨眼中的这种未来是什么呢?在他看来,着眼未来,无论在亚洲、海湾还是其他地方,美军最可能首先动用海军和空军参与行动。正因如此,美国陆军必须面对的现实是,在美国政府削减国防财政预算的背景下,最合理及顶层的解决方案是,预算资金将向海军和空军倾斜,陆军精简化乃大势多趋。

为此,早在奥巴马总统任期正式开始之前,盖茨就对总额500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中的主要项目,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评估,到2009年4月,盖茨的评估团队拿出了一份列有50个需调整计划的清单。最终,盖茨决定取消、删减或调整其中的33个计划,包括美军最看重的一些武器系统,以此来实现其对美军转型方向的设想。

盖茨离任美国防长 留下3大军事遗产裨益美军

2月25日,盖茨在西点军校


军事转型:国防信息化需拓宽视野

作为一种浪潮,信息化开始席卷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同时也日渐主导这场军事变革,而美国毫无疑问处于领跑者地位。

然而,盖茨近年来却开始对国防信息化进行反思。首先,他提到了物理信息网络系统本身故有的缺陷,认为不仅要看到信息网络对提高军事优势的价值,同时也要看到信息网络的易攻击性。其次,他告诫道:“美国应该对我们用来实现目标且能够实现目标的所有技术保持谦虚态度:精确度的优势、传感器、信息与卫星技术已使美军获得了优势……但绝不要忽视战争中心理、文化、政治和人的因素,它们可能会带来悲剧性的、低效的和不确定性的影响。”

显然,盖茨已认识到美国未来面对的威胁是复杂的,应对措施也是全纬的,单纯依靠物理信息网络可能并不会给美国带来绝对的军事安全。

时至今日,在积极推进信息化军事变革的同时,从盖茨的相关战略思想中,我们是否应发现一些新的动向呢?

对此,我国军事专家刘戟锋近年来一直在探讨物理战的困境,以及未来生物信息战和精神信息战的形态。在其看来,由于物理学长期是带头学科,物理战一直主导着战争的形态,但就未来而言,从物理信息战拓展至生物信息战与精神信息战,并非杞人忧天。就其在国内多年前提出的见解,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盖茨的相关阐述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探索路标。其实,与盖茨的判断相似,多年前美国国防部信息战专家托马斯就曾写了一篇文章,题目为《大脑没有防火墙》,文章对美军 97联合军演作了深刻反省,明确提出美军在信息战方面存在着重大隐患,那就是硬件建设不惜工本,设施齐备,但却忽视了对操作这些设施的关键——人的大脑、人的意识、人的精神的进攻与防护,而恰恰是这些软的东西,为信息进攻留下了没有设防的广袤空间。

军事文化:机制灵活化为强军基石

作为中央情报局俄罗斯问题专家,盖茨一生与机密部门结缘,在冷战最黑暗的时期,从一名资历尚浅的分析员成为了中央情报局局长。美国学者弗雷德· 卡普兰曾在《外交政策》杂志撰文《盖茨:改变五角大楼的人》,在其看来,“盖茨本无意对五角大楼进行‘大手术’,但当他以圈内局外人的眼光环顾四周时,他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原来,盖茨发现,美军正在两个海外战场浴血奋战,但五角大楼却以和平时期的效率办事,诸多战场急需武器装备迟迟不能部署到位。此外,他还注意到美军在军事人才机制上弊端丛生,“我们这支军队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坦白地讲,当然同时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是,我们的军队如何才能打破在军官任命及晋升方面的‘混凝土’机制,以此留住并激励那些最出色、最聪明且最有战斗经验的年轻军官,在未来为这支军队继续服役?”

在任期间,这位“温和的”防长对五角大楼进行了“大手术”,解除了10多位高级军事将领的职务,其中包括参联会主席、中央司令部司令等。在对高层军事将领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同时,为打破美军的“混凝土”机制,盖茨在国内外视察行程中,常会与士兵直接会谈,并要求美军将领离场,以便能听到士兵真实的抱怨和疑虑。

从某种角度而言,机制灵活化为强军基石。有人说,美军之所以能获得明显的军事优势,关键就在于其拥有创新文化这支“看不见的手”,它在背后指引着美军。而在盖茨主掌五角大楼时,我们再次看到了美军这种创新文化的影子。

这就是盖茨的风格,不善言辞,但却雷厉风行,不恋权位,但却颇具影响。而这一切皆与其清晰的战略思想密切相关。

早在2009年1—2月号的《外交》杂志上,盖茨就撰文阐述了五角大楼的国家安全战略新构想。其中,盖茨特别谈到了反恐,认为“反恐战争的残酷现实告诉我们,它是一项长期的全球性非正规战役,是一场暴力极端力量与温和力量之间的较量。军事力量直接参战对于对付恐怖分子将发挥作用。但从长远角度看,美国不可能靠‘打杀抓捕’来赢得胜利……军事行动应服从于提高治理能力和各种促进经济发展的计划,以及消除不满人群苦难的努力。这些人正是恐怖分子招募的对象。”

进而,盖茨系统阐述了其“均衡战略”思想:在赢得当前军事冲突与应对未来应急作战之间保持均衡;在加强反暴乱和对外军事援助能力与确保对他国军事力量的优势之间保持均衡;在保留美军制胜的文化特色与消除那些阻碍其完成任务的不良因素之间保持均衡。

正是基于这一战略思想,这位曾被基辛格称为“情报分析克星”的防长,在执掌五角大楼后力推变革,终被誉为“自麦克纳马拉以来最具革新精神的五角大楼掌门人”,为美军留下了丰厚的“军事遗产”。 (石海明 刘轶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