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时我不问学历 高学历反遭他家防备

世界王牌 收藏 1 363
导读:爱,我从不问学历 我是2000年来上海读大学的。大二那年,我们宿舍的同学和一些外校同学组织联谊会,由此我认识了同学的朋友阿立。阿立和我同岁,他已经工作好多年了。后来我们又聚了几次,我和阿立又有了见面的机会,我也感觉到了阿立对我的特别照顾。 阿立工作的地方离我学校很近,他经常过来找我玩,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会经常帮我给饭卡加钱。我家里有兄妹四个,我是最小的一个,父母都是一般收入,供我读书很不容易。对于阿立的帮助,我既歉疚又感激。 那时候,为了补贴生活,我在外面做兼职家教,常常很晚才能回去。

爱,我从不问学历


我是2000年来上海读大学的。大二那年,我们宿舍的同学和一些外校同学组织联谊会,由此我认识了同学的朋友阿立。阿立和我同岁,他已经工作好多年了。后来我们又聚了几次,我和阿立又有了见面的机会,我也感觉到了阿立对我的特别照顾。


阿立工作的地方离我学校很近,他经常过来找我玩,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他会经常帮我给饭卡加钱。我家里有兄妹四个,我是最小的一个,父母都是一般收入,供我读书很不容易。对于阿立的帮助,我既歉疚又感激。


那时候,为了补贴生活,我在外面做兼职家教,常常很晚才能回去。阿立时常在下班后赶到学生家楼下等我,把我送回学校。碰上他加班,就嘱咐他的朋友替他来接我,他说怕我一个人会有危险。


有一次,阿立看到一个女同学时告诉我,他曾经想过追那个女孩,可后来看到了我,就追了我。我觉得他挺坦诚的。慢慢地,我们走得越来越近了,我从不问他的学历或者是收入,因为我觉得那样太功利、太世俗。我觉得只要他对我好,我喜欢他,那些都不会是问题。


交往了四个多月后,有一天我们一起到市中心玩,他说带我去一个地方,但是一路上都很神秘。最后我们来到了一幢居民楼里,走进去之后我才知道他把我带到了他家里。我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在他母亲的招呼下只得进了门。他母亲对我很客气,她还告诉我,阿立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子回家,我是第一个。


回去的路上,我对他的自作主张有点生气。阿立解释说因为怕我拒绝,所以没有事先跟我商量。然后他提出让我做他的女朋友,我答应了。那时我才知道,阿立初中毕业就工作了,在工厂做技术员,收入还可以。他一直很为我骄傲,说他找了个大学生女朋友。


和他在一起,他总是很迁就我,而我也喜欢凡事替他拿主意。等到我毕业后,户口迁回了老家,工作则找在了上海。父母劝我回家乡找工作,我不肯,只好坦白了已经交男朋友的事实。父母让我把阿立带回家看看,阿立跟我一起回去了一趟。人情世故的东西他都很在行,我的父母对他很满意。


我当时的工作在郊区,一周只能和阿立见一次面。公司里有男孩子追我,条件比阿立好很多。我无意中和阿立说起,他一下子敏感起来,说我嫌弃他了。后来只要一吵架,他就会说我嫌弃他。到后来他居然找了个女孩子跟我示威,最后我们彼此道歉,答应重新开始。


结婚,成了一个协议条款


为了两人能常常在一起,我跟公司打报告调到市区工作,根据上海当时的人才引进政策,我可把户口迁到上海。但是公司不能帮我落户,我必须自己找到落户的地点。我在上海无亲无故,能考虑的就只有阿立。阿立是知青子女,他姐姐的户口回来了,他的还在外地。我只好让他帮我和家里商量商量。他们家答应了此事,但是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我要答应跟阿立结婚;第二,我只拥有房屋的居住权而没有所有权;第三,要是以后我和阿立离婚,房产跟我无关。虽然我明白他们的担心合情合理,


但心里总归有那么一点不舒服;我父母已放心地把我交给他,可是他家人却在防我,这算什么呢?可我和阿立毕竟有好几年的感情,他也劝我不要和他家人计较。于是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但提出了一点意见:离婚如果是我提出来的,那房产跟我无关;可要是阿立提出来的,那就另当别论。我和他家人写好了协议,我的户口便迁到了他家里。


没多久,他父母就催着我们把结婚证领了。他们觉得我是大学生,脑子肯定比阿立好,要是我耍他一把就糟糕了。虽然结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被他们一催,我就有些犹豫起来。经过反复考虑,我还是跟他去领了结婚证。因为没有积蓄,我们没拍婚纱照,只是叫了几个同事吃了顿饭。虽然我觉得形式不重要,但一生才一次的大事办得如此潦草,我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


结婚后,我们和他母亲、姐姐等住在一起。只要阿立不回家吃饭,他母亲就很少买菜,这让我觉得很不是滋味。我怀孕后,他们也没有对我额外照顾,所以我跟他们并不亲,平时很少说话。


儿子出生后,阿立决定辞职自己开公司,我们把积蓄都投了进去。那时候,家里的老房子要拆迁,根据家里现有的几个户口,我们拿到了一笔动迁费。我和阿立已经打算好,我和儿子名下的钱用来作为买新房的首付,其他的钱给他做生意用。但他母亲不肯把他们名下的那部分钱拿出来。因为急着买新房,我把我和儿子名下的钱拿去付了首付,不足部分用我的名字向银行申请了贷款,新房子的产证上只写了我和儿子的名字。阿立因为户口不在上海,就没有参与贷款,他同意了我对产证的处理。从此以后,虽然我们一大家子人仍然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彼此的矛盾更大了。


有家,却见不到丈夫


由于阿立的生意做得不好,一家人都有点埋怨,我俩也经常为了经济问题吵吵闹闹。当我发现他偷偷把我存给孩子的钱拿去用之后,我们大吵了一次。平时我的收入要养孩子要还房贷,已经很紧了,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家庭责任吗?我提出以后的房贷由两人共同承担,每人还一半,他答应了。


然而他屡屡拖欠银行的贷款,银行催款通知寄到家里,我们不免又要起争执,结果他索性很少回家,一两个星期才回来一次。有一次,我在他口袋里翻出一张女人的照片,我气得哭起来,把他父母也惊动了。在争吵当中,我提出了离婚。阿立又是解释又是保证,答应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此后的一段时间,他每天都回来,贷款也按时还,改变了不少。


我们俩的矛盾算是平息了,可是,我在争吵中说出的“离婚”二字却在他父母耳朵里生了根。虽说我跟他们家有过关于房产的协议,可那是针对老房子的,新房子产证上只有我和儿子的名字,他家人怕万一我们离婚,我会把这笔钱独吞。于是他母亲提出,剩下的贷款由他姐姐帮忙还清,让姐姐的名字也写到产证上去。阿立私下劝我,贷款还清了对我们肯定有好处,让我答应下来。可变更产证名字必须先还清贷款,他们怕先还钱对他们不利,于是想到了另外一个途径———上法庭。他母亲跟我商量,假装上法院告我,说我剥夺了他们应有的权利,只要法院判下来,那就可以先变更产权再还清贷款了。


我答应考虑两天。可没等我表态,法院的传票就来了。本来还想配合他们的,可是他们根本就不尊重我,这让我很生气。他们居然还叫了很多亲戚来做我的工作,让我庭外和解。我一下子成了全家的矛盾中心,实在受不了,只好搬到朋友那里住。考虑到不想让阿立为难,我最终答应了和解的要求。有了法院的判决书,产权变更就没有问题了。随后,他家人把产证和户口本都拿


走了。那段时间,我住在朋友那里,好客的朋友家里还有另外一个女性朋友住着。阿立几次上门劝我回家,他就和这个朋友就认识了,而且越来越亲密。朋友看不下去,把这事告诉了我,我终于发现他们不仅在上海经常见面,而且一起出去玩过,只是借口出差把我蒙在鼓里,最后甚至在外面租房子一起住了……


事态竟然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很绝望。一天夜里,我把家里能找到的药片全吞到了肚子里,然后打电话叫阿立回来。阿立接到我父母的电话匆忙赶到家时,我已经昏迷了。等到我洗胃之后苏醒过来,阿立却对我说,我这样做让他更看不起我了。


阿立提出让我们分开一段时间,然后就再也不回家来了。虽然我和他家有过协议,如果离婚我将放弃房产的一切权利,可是,既然唤不回他的心,又何必勉强维持婚姻呢?考虑了很久,我决定放弃我的权利,提出离婚,虽然心里觉得很不公平,但我别无选择。


但是当我找他谈离婚的事情时,他却说不想离婚。平时他只是打几个电话,人从不回家。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多。其间我也反省过,希望通过改变自身来改善这样的情况,可是依然没有用。我死心了,名存实亡的婚姻形式何必留恋呢?


我继续联系他谈离婚的事情,可他还是避而不见。后来我从他亲戚那里了解到,阿立之所以不跟我离婚,是想等结婚10年之后可以回上海落户,现在已经是第8年,再拖上一阵子,他的户口就能回来了。因此,他现在是能拖就拖。


有时候,我也很想成全他,反正我暂时也没地方可去,不离婚还能有个地方住,还能天天和孩子在一起。我父母也劝我,能凑和着过就凑和着过吧,夫妻总是原配的好,而且要为小孩考虑。可是,分居这么久了,他从来没有回来看看孩子,而且在外面有了别人。而我,已经三十出头,婚姻磨平了我许多的棱角,也许离婚才对我的将来有好处。



现在,我过的就是这样一种生活:有家,但丈夫天天不在。有时我宁愿像未婚小年轻一样,在单位多加几个班也不愿意回家,因为一想到自己的婚姻,就觉得那是一种精神折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