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是一群无名英雄

快反师长 收藏 0 201

它们


是动物,却又不是普通动物。喝无菌水、住无菌房,出入有专车,听轻音乐、看卡通片。


它们中,有牺牲的,也有“安度晚年”的。


它们与我们


我们吃下的每一片药,都经过了实验动物的多次“试吃”。医院里一次次挽救生命的手术操作,都在实验动物身上首先实践。可以说,人类的健康、生存、发展,离不开实验动物的奉献和牺牲。


本月底,20多只可爱的比格犬将从简阳出发,乘坐飞机前往上海,承担一场关于食品安全的研究。


它们是动物,却又不是普通动物:它们喝的是无菌水,住的是“超五星级客房”———无菌房,出入有专车。


它们中,有牺牲的,也有在承载完实验任务后“安度晚年”的。他们听轻音乐、看卡通片。


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实验动物。在成都达硕实验动物有限公司位于简阳的繁殖基地里,据基地主任庄万英介绍,每年有比格犬、小型猪、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等共90余万只动物被送往全国各地,主要被用于生命科学、生物制药、食品、医学、宇航等方面的研究。


它们,被称为拯救人类的“无名英雄”。


“住房”分配有讲究


吃高级定制食品


这些实验动物如何培育?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了基地的开放系统饲养室,上了二楼,来到一扇铁栅栏门口,工作人员示意让记者小声些:“里面是一些大白鼠。”如果声音大了,它们会有应激反应,受到惊吓。


打开灯,一排排整齐的白箱放置在铁架上,里面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凑拢一看,每一个鼠箱内大约有14~15只大白鼠,每一只都伸着脑袋用力朝外张望着,而爪子不停地抓着铁丝上下玩耍。


基地工作人员鄢秀芬说,这些大白鼠需要根据重量和年龄来分配所住“房屋”———标准体重也就是180~220克的大白鼠住十多只一间的鼠箱,而老年病研究的大白鼠就享受四五只一间的待遇。它们喝的是净化水,饲料是经过灭菌处理的,每周还要给这些大白鼠换两次窝以观察其生长状态、生理状态、异样反应等等。


成都商报记者看到每一个鼠箱都放有一个纯净水瓶,而三层铁架上大概可以放置12个矿泉水箱大小的鼠箱,大白鼠在里面都有足够的空间,足够上蹿下跳地活动。而大白鼠的鼠粮也是有”讲究”的,不仅用料是实验专用,连每一粒的大小都是有固定规格。实验室内也明显比外面湿度要大。


和安静的“鼠屋”相比,院子里另外一头的比格犬实验室就热闹多了。比格犬是全世界唯一公认的实验用犬,是在药效学、药物安全性、心血管研究方面最合适的实验品种。一看到有人出现,上百条比格犬都显得非常兴奋,争先恐后地要来舔人的手。为了实验效果的均一性、稳定性和可重复性,这些比格犬在血统上有着相当高的要求,对父系母系的血统都有追溯。


送走比格犬 饲养员流下难舍的泪


除了小白鼠、比格犬,基地还有小型猪和四川短尾猴。狗是伴侣动物,猴子又颇通灵性,在基地里,饲养人员最难控制的,又必须控制的,就是自己对他们的感情。温厚勇是基地的饲养员,主要饲养比格犬,已经在基地工作了14年。从他手里,起码“送走”上千条比格犬。


14年前,温师傅进入基地工作,开始以为只是普通的饲养员工作,一次要和80余只狗狗相处。很多狗更是温师傅亲手接生并养育长大,他最初也并不是非常清楚实验动物是什么意思,只是晓得养这些比格犬比养普通的宠物狗更加精细,“如同照顾自己的孩子”,狗狗吃的全是无公害无有害添加剂的饲料,除了睡觉以外,温师傅的全部时间都拿来陪伴这些比格犬。


然而,比格犬在长到六七个月的时候,就会一批批被送走,并且再也无法回到基地。温师傅这才知道,这些狗狗全部是实验动物,用于药品、食品的安全性评价实验,当人类吃上安全的药物和食品,很大部分是依赖于这些可爱的实验动物的牺牲。每当一批狗狗被送走,温师傅都会亲手送它们上运输车,很多时候会流下难舍的泪水。然而,在慢慢明白这些实验动物的重要性和牺牲的意义后,温师傅也在慢慢说服自己去接受。他也会投入更多的爱给这些“孩子”,能让它们在活着的时候更为舒服。


完成实验任务 短尾猴要看《猫和老鼠》


相对于白鼠和比格犬,基地里,同为实验动物的四川短尾猴有更为辉煌的实验成绩:2003年,在攻克SARS的科研会战中,就是在基地提供的四川短尾猴身上,取得了显著指标。而四川短尾猴基本也可以在基地“安享晚年”。


基地主任庄万英称,短尾猴主要是用于行为学方面的研究,比如眼科和营养学,大部分的研究对猴子的身体并没有摧毁性的破坏。


在做完实验后,基地会把猴子重新接回来。为了安抚猴子、重新获得正常的生活,饲养人员对这些重返基地的猴子会给予更多关爱,买来更多玩具、播放轻音乐和卡通片。基地的猴子们最喜欢看的卡通片是《猫和老鼠》,音乐和卡通片都能较好地让猴子放松和平静。一般过一个月左右,做完实验的猴子们又能正常生活并安度晚年。


对于为了人类健康事业而殉道的实验动物,基地的工作人员也给予了最高的敬意和送别仪式。离基地大约500米的地方,就是四川省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研究所的火化场。每月都有那么几天,会有完成研究使命的实验动物尸体送回到这里,每到这个时候,基地的工作人员都会特地赶到现场,默哀、祷告,送这些实验动物最后一程。成都商报记者 柯娟 实习记者 范筱苑 摄影 陶珂


声音


它们是“无名英雄”


四川省实验动物学会副秘书长钟浩称,我们吃下的每一片药,都经过了实验动物的多次“试吃”,医院里一次次挽救生命的手术操作,都在实验动物身上首先实践,可以说,人类的健康生存发展,离不开实验动物的奉献和牺牲。它们是“无名英雄”,所以,我们会给它们最好的生活,当它们离去,给予最高的敬意。


它们是一群无名英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