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对决 正文 第一篇 地狱周的最后一天

tt9942 收藏 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9.html[/size][/URL] 某国特战部队“绿面人”训练基地,参加军事交流项目中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分队教官田跃龙,和受训队友颤抖的站在冰凉刺骨的海水里,艰难的举着橡皮冲锋艇。小艇里有海水、沙子、和浆,整体重量有350多斤。小艇是最好的锻炼工具,将小艇高举头顶,可以充分锻炼上肢力量,还可以往里面加沙子和泥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9.html


某国特战部队“绿面人”训练基地,参加军事交流项目中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分队教官田跃龙,和受训队友颤抖的站在冰凉刺骨的海水里,艰难的举着橡皮冲锋艇。小艇里有海水、沙子、和浆,整体重量有350多斤。小艇是最好的锻炼工具,将小艇高举头顶,可以充分锻炼上肢力量,还可以往里面加沙子和泥土,增加重量。教官们发明了很多利用小艇训练的方法,有了它就不需要购买其它昂贵的锻炼器材,

全国各军区、各军种经过严格的筛选,从几百万人中选了不到20人参加这个军事交流,参加诸如空军、海军交流的战友早就圆满结束回到祖国。而田跃龙刚刚结束三个月的基础训练课程,现在是最后的魔鬼周选拔。

今天是魔鬼周的最后一天,队员已经持续训练了48小时,这些可怜的家伙分成5个组,每组6人,举着小艇已经有2个多小时了,而教官似乎还没有结束的意思。

队员们来自该国各军种身经百战的老兵,很多人自认为对“绿面人”的选拨做好了准备,可来到才知道,这种想法多么愚蠢。

魔鬼周与其说是训练,不如说是折磨更为准确些。是的!通过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将身体承受能力推向极限,但很少有人可以突破这个极限,整个过程犹如凤凰涅槃。

此时队员们心里诅咒着设计魔鬼周课程的的人,这个人一定是施虐狂,课程的目的似乎就是要折磨你、虐待你。

可没有人逼你这么做,所有人都是自愿受训,受训过程中随时可以退出。结束这一切很简单,只要敲响训练场上的铜钟,就可以换上干燥的衣服去睡觉。

有人甚至怀疑自己是是否有受虐倾像,否则为什么会心甘情愿接受这地狱般的虐待。

3个月200多人受训,只有30人坚持下来。此刻许多队员心里都有退出的想法。

多年的军旅生涯,早已将田跃龙的神经磨练的像钢丝一样坚韧,可是今天他遇到了一生中最大的挑战,放弃的念头在他心里愈来越强烈,但作为军人的荣誉感、和信念一直支撑着他,在中国军人的信念里没有放弃二字。

“绿面人”是一支传奇部队,从越南、伊拉克、到阿富汗都有这支部队的身影,他们总是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执行最危险的任务,这些人都经历了世界上最严格、苛刻的选拔。

“绿面人”的蓝色徽章是全球所有军人梦寐以求的,它是电影界的奥斯卡小金人,是科学界的诺贝尔。

佩戴着它,人们会对你肃然起敬。蓝色徽章是血和泪凝结而成的,拥有徽章的人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无比强悍,它证明这个人已经超越自我。

冰冷刺骨的海水不断的拍打着田跃龙已变得僵直的身体,冰冷海水不断驱赶着强烈的睡意,坚持!坚持!他在心里告诫着自己。

突然,队友弗兰克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放弃了,他冲上岸拼命敲着钟。弗兰克可是班里公认最强壮的,结实的肌肉犹如健美先生。他服役于游骑兵部队,并曾经在游骑兵大赛中获得第3名的好成绩。

游骑兵大赛基本上就是一群疯子和受虐狂,向大家展示自己忍受折磨的本事,并且乐在其中。网上一些人津津乐道所谓爱尔纳国际侦察兵大赛,与之相比不过是夏令营的童子军在胡闹。

游骑兵是一支历史悠久,令人生畏的精锐部队。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中由汤姆汉克斯饰演的约翰米勒上尉所在部队就是游骑兵部队。

诺曼底登陆登陆时美军遭遇德军猛烈攻击,当其他步兵被火力压制无法前进时,受过严格训练的游骑兵不畏生死的迅速突破防线。伤亡极为惨重,例如编制70人的第2营C连登陆后死伤58人以致全连解编。可是游骑兵的英勇善战获得第29师副师长 Norman D. Cota将军的称赞,因而留下不朽的至理名言"游骑兵,做前锋(Rangers,lead the way)!"。

可就是这样一位游骑兵强人也忍受不了,选择放弃。小艇失去一个人的支撑,从队员们的头上滑落下来。队员们跌倒在海水里,他们赶快趁着这宝贵的几秒钟,休息一下。

看到有人退出,教官比利咆哮着、咒骂着从岸上奔跑过来,每个曾经在“绿面人”受训过的学员都说自己的教官是真正的魔鬼,可在这期学员心目中比利才是真正的魔鬼。他对训练的要求苛刻无比,你做第100个俯卧撑的时候,必须和做第一个的时候标准一样,否则就得重头来过。

曾有一名队员在强行军训练中,把步枪背在背包上。比利发现后把6把步枪绑在那个倒霉队员的背包上。因为比利对大家的要求是步枪要拿在手上,不过这个可怜的家伙还是背着50斤的背包外加6支步枪,坚持着跑完10公里。

比利活着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将队员们推向极限,压榨他们最后的精力。他的名言就是,你们恨我越多,学的也越多。

“告诉我,为什么弗兰克他妈的退出了”。对比利的发问学员们面面相觑,“我第一天就告诉过你们,要时刻体现团队协助精神。弗兰克退出就是因为你们,他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没有人很好激励和帮助他,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比利说完跳上小艇,队员们几乎要崩溃,加上比利的重量小艇足有500多斤,而且又少了个人。

在比利的咒骂声中,小艇被颤颤巍巍举了起来。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不是吗?比利不愧是挖掘潜能的大师。

比利整整在小艇上坐了十五分钟,才跳下水,他大声命令道:“姑娘们,放下小艇,晚餐时间到,吃完饭回来集合”。

食堂距海边有4公里,比起举小艇跑步简直就是奢侈的享受,虽然今天只吃了一餐,可大量的体力消耗反倒让人变得没有胃口,但要熬过下面的训练还得靠这些食物。何况进餐也是有时间规定的,所以大家竭尽全力向食堂跑去。

魔鬼周训练期间,队员每天从食物中摄取的热量不超过2000大卡,要知道1杯奶昔的热量就有500大卡,每天训练时间为20小时,消耗的热量高达到3500大卡。

大家狼吞虎咽吃完饭,一路跌跌撞撞跑回海滩。海滩上停着几辆战地救护车,几名军医准备对他们做身体检查和评估,以确定是否可以继续接受训练。

军医们紧张的忙碌着,检查学员们心脏、脉搏、精神状态等各项指标,有5名学员被认为不适合继续训练,尽管他们提出强烈抗议,但还是被勒令退出。“绿面人”的军医是世界上最有经验的医官,他们会全程跟进训练课程,不断对学员们的身体状况作出科学的评估,确保学员的安全。


田跃龙趁着体检的时间,坐在沙滩上休息调整身体状态,储备精力以应付下面的训练课程。魔鬼周每一项科目训练量都很大,而且是持续性的。当你背负着所有的装备跑完10公里,教官可能又会要求你踏上冲锋舟到海里划上6公里。

其实许多人退出训练,并非因为身体承受不了,而是心里上对未知产生焦虑,对接踵而来的训练感到恐惧,最后选择放弃。多年陆战队的生涯很好的淬炼了田跃龙,使他只专注眼前的训练,不去想其它。

在军医们检查完后,疲惫不堪的队员们在海滩上集合,等待着比利下一步的指令,“姑娘们,看见那边的小岛吗。你们要和自己的搭档游过去,到上面的检查站报道,天亮以前游回来营房集合”。

比利的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彻底击溃了学员们。小岛距离海岸约有7公里来回14公里,他们曾经游过无数次。可此时已经整整一周高强度训练,每天睡眠不足4小时,现在距上一次睡觉的时间是48小时,生理上和心理上几乎达到顶点。

大家只是默默的穿着救生衣,准备跳下大海。想加入“绿面人”你就得平静接受,随时准备挑战极限,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绿面人”选拔有个传统,受训第一天队员们必须选好自己的搭档。在三个月的受训期里,他们一起睡觉、吃饭甚至连上厕所也要求一前一后。

他们相互帮助,彼此之间完全信任,搭档们最后都会成为终身好友。没有人可以独自完成任务,这里不需要兰博,只有具备团队合作意识的战士才有可能成为“绿面人”

田跃龙的搭档是杰弗里·怀特,怀特是典型的美国南方人,性格质朴豪爽。服役于美国海军陆战队侦察部队,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参加过海湾战争。怀特和军方的合同还有半年就要到期了,对这样一个血液中流淌着战争血液的老兵来说,离开军队是不可想象的,加入“绿面人”,他便可以继续在军中服役。

这两个陆战队员在训练中相互帮助、激励共同度过艰难的日子,一起配合完成严酷的训练任务,他们国别不同但又都是陆战队员,有时候会暗暗竞争,试图向对方证明,自己国家的陆战队才是最强悍的,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结下深厚的袍泽之谊。

队员们跌跌撞撞走入海水,向着小岛游去。海面上游弋着几艘巡逻艇,雪亮的探照灯光不时掠过海面,艇上的救生员严密的监视着海面,队员们虽然穿着救生衣,但在漆黑的大海里游泳,有时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

持续高强度的训练,让浸泡在冰凉海水中的队员们非常疲惫,透支过度的身体向大脑发出停止的信号,唯有信念支撑着他们向前游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田跃龙和怀特终于游上了小岛,来到检查点接受医官检查。有几名队员在泅渡过程中因体温过低,造成昏厥退出了选拔。

医官检查完后,田跃龙和怀特相互搀扶着走到海边,7公里的距离在平日,他们可以很轻松的游过去,可此时感觉连7米都游不到。

怀特拍拍田跃龙的肩膀对他说“田,游过去也许一切就结束了,让我们一起来完成它吧” 田跃龙默默点点头,二人走下海缓缓的向岸上游去。

小艇探照灯的灯光不时扫过漆黑的海面,田跃龙觉得这灯光好像是从外太空而来,身边的景致有时模糊不清,有时却十分清晰。身体尽管浸泡在冰冷海水里,可一阵阵睡意不时袭来。渐渐地,他停止划水沉沉睡去。

怀特见状连忙游到田跃龙身边,费力的推着他的身体一点点向前游去,不知过了多久,田跃龙清醒过来,看着怀特正吃力的推着他向前游。他吃力的对怀特说:“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你别管我,否则你时间就来不及了” “兄弟,你都熬了那么长时间,今天可是最后一天,千万不要放弃啊!”看到田跃龙没有回答他,怀特大声喊道:嘿!难道你们中国军人都是这样容易放弃吗”怀特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田跃龙,他推开怀特吃力的向前游去。

每划一次水都似乎用尽全身的力量,但意志驱使他继续前进。在泅渡过程中他和怀特都昏厥了几次,但这两个分属于不同国家的陆战队员,相互帮助着终于艰难的游上了岸。

比利正在岸上等待着他们,他大声喊道:姑娘们快带上你们的背包到营地集合,这是你们最后的测试!

背包里装的全是沙子,约有50多斤重,而营地距离海滩约有10来公里。不过也无所谓了,营地就是终点,这一切终于可以结束了。

想到营地就是终点,他们犹如打了兴奋剂,竭力向前跑去。突然怀特大喊一声摔倒在地,他抱着脚痛苦的呻吟着。原来他不小心绊到了埋在沙地里的石头。田跃龙连忙停下来,查看怀特的伤势。

怀特伤势很严重,小腿肿的得很高。他几次想站起来,都因为剧痛倒了下去。田跃龙咬咬牙,想把怀特背起来,2个背包加上怀特的体重差不多有260斤,由于体能过渡消耗,生理机制会促使大脑向身体发出强烈的警示信号,

他感到每走一步心脏都受到一次冲击,浑身剧烈疼痛。战胜痛苦的意志支撑着他向前走去。

一辆战地救护车开到他身边,医官下车为怀特做了简单的包扎护理,准备接走怀特,可田跃龙拒绝了,他继续背起怀特向基地艰难的走去。

丢下怀特也许是个好主意,可不放弃队友是“绿面人”的核心精神,如果放弃了怀特,即便通过考核又有什么意义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