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博与故宫,是京城长安大街中段两家斜对门儿的邻居。按说呢,这两家都是天字号的书香门第,学问大着呐,家里头人才济济,真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可让笔者想不到又想不通的是,近来这两家都出了些不大体面的事儿,犯了点儿低水平的差错。

大街路南的国博家的事儿,就是今年1月11号早上把孔丘仲尼先生九五之尊的雕塑摆到家门外头,惹得一帮街坊们看了不乐意。有些爷们儿端着大碗蹲在街边儿饭场子里吆三喝四、说三道四的,多少是有那么点儿激动。国博家自然不甘示弱,言之凿凿,说出了一堆又一堆、一套又一套孔老太爷就该立在那地儿上站岗的理由。

老实说,街坊们和国博家的议论我听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半市斤对250克。原想那国博也是大户人家,想干什么就干了,你能奈之如何?

岂料4月21号早上,人们发现孔老头儿被拆迁了,搬到了国博的自家院子里。这就又让我莫名其妙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匆匆忙忙把老头儿摆那儿干嘛呢?摆那儿以后又跟邻居们吵啥呢?吵完以后再缩回去,还又编一套说头儿为自己的百日拆迁作掩饰,正如同那前门外全聚德的烤鸭——肉烂嘴不烂也。

China,意译谁都知道是中国(另译为瓷器),可音译呢,有人戏作“拆哪”,有人戏作“迁哪”。如今国博真正把国学祖师爷的孔夫子给快速拆迁了一把,眼看此番折腾,我们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再说大街路北的故宫。这家自己收藏的宝贝真多,还借用亲戚家几件宝贝来凑热闹,不想5月8号晚上竟让一名来自山东曹县的小小毛贼偷跑了,引得坊间哗然。消息传来,笔者开始立马断定是假新闻,疑为有人炒作,后来方知此事当真,故宫也有漏洞,老虎也会打盹儿呢。

正值故宫尴尬于不好交待之际,警方神速破案,5月11号盗贼落网,宝物部分追回,部分继续查询。于是5月13号故宫以同样之神速赶制锦旗两面,赠与京城公安。岂料又出事儿了,那锦旗上竟写着“撼祖国强盛,卫京都平安”,这“撼”显然是错别字一个,应为“捍”也。然而故宫此刻嘴硬,丢人现眼地狡辩一番,自然不会有什么正面的效果,只是更加丢人、更加现眼而已。

本来,如果故宫坦诚认错,抓紧改字弥补,这桩子事情也就算了。笔者设想,故宫这般国学高等殿堂里,也未必百千员工个个均为饱学之士,诸如日常保卫、配合破案、制作锦旗等项事宜,未必须要大师参与。错了一个字,本属具体操作人员之误,其上级和其上上级无非显露懒惰官僚一回罢了。送旗仪式上故宫副院长看也不看就递过去了,市公安的副局长看也不看就接过来了,当然那种关头就是看出有个错字也不能不接,纠正违章还先敬礼呢,何况人家是来送锦旗的。

送锦旗的新闻图片发表了,一个错字昭然于天下。各色人等有跌落眼镜的,有笑掉大牙的,然而故宫却煞有介事地把这个字与什么专家绑在了一根麻绳上面,说是曾经认真请教过一番的,这就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好在赖过两天以后,5月16号故宫终于发表正式声明,认错并道歉。

认真拜读了故宫的声明,特别注意到其中有“采取了补救措施”云云,在下理解应是将那“撼”字锦旗收回报废,再送一面“捍”字锦旗了事。果然如此,又令人感觉遗憾了,因为那“撼”字锦旗既然出于大户人家之重要事件流程,其收藏价值及升值潜力便不言而喻,假如真的被报废于几把剪刀之下,就实在太可惜了。

郑重建议:新建成于河南安阳的中国文字博物馆将此“撼”字锦旗收藏为镇馆之宝,并且严加“撼卫”,切莫再被哪方来的蟊贼顺手牵羊,给弄到潘家园去。——那位说了,留在故宫收藏,或送往大街斜对门儿的国博收藏,岂不更好?我说,国博与故宫?这俩斜对门儿的邻居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