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的罗四少 第一卷 芙蓉镇 第二节 啪、啪、啪和十根小黄鱼

穷银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2.html[/size][/URL] 几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穿着学生装的年轻人,站在用石条铺成的街上不时的喊着一两声的口号,卖力的向过往的行人分发着手工印制的宣传单,仿佛提醒着人们前方还有战事。显然在前方打生打死的国军和日军暂时还影响不到这里老百姓们的生活,古镇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正趁着农闲的时候悠然的选购着自己需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2.html



几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穿着学生装的年轻人,站在用石条铺成的街上不时的喊着一两声的口号,卖力的向过往的行人分发着手工印制的宣传单,仿佛提醒着人们前方还有战事。显然在前方打生打死的国军和日军暂时还影响不到这里老百姓们的生活,古镇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正趁着农闲的时候悠然的选购着自己需要的生活物品。

街上的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象让临街二楼上的客人们看的直摇头,不知道是为那几个激昂的学生,还是为那些显得有些麻木的人群。不过这时候刚刚吃完午餐的客人们也只是慵懒的倚在栏杆上看着,没有谁蛋疼的冲下楼大肆的发泄一番。

在皖北的这座千年古镇上没有人在提起乐清楼的时候不翘大拇指,老板为人和气饭菜做得地道价格童叟无欺。虽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过了午饭的点了,可楼上还是三五成群的坐着一些饭后品茶消食的客人。

大虎子权当饭后消食的低头消灭了一大块牛肉后,小心的看着一旁抿着小酒悠然自得的二哥。他实在是不知道二哥发了哪门子神经,偏偏临时决定要将对面的几个人带来。虽然他个人对共产党的那些做法没有什么反感,可是谁知道卖家会怎么想啊?

说来他们哥俩也倒霉谁寻思道刚刚摆脱鬼子的他们,一进山刚好就碰到了共产党的游击队啊?冒懵的两伙人在山里撞到了一块,大虎子着实的心惊肉跳了一会。虽说哥俩手里有家伙,但是怎么地也不能扛着那么多的家伙跟人家几十号人对练?和平解决的结果就是哥俩身上的家伙免费的送给了人家一大半,还得舔着脸给人家牵线搭桥。

大虎子正在郁闷的时候,不知道楼下面谁高声尖叫着喊了一声:“罗霸道来了,大家快跑啊!”

随后街面上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的,不是大人叫就是孩子哭的,远处还不时的传来几声汽车喇叭的声音。等大虎子从二楼探头出去瞅热闹的时候,他发现整个街上已经人可罗雀了。只有几个那几个可能是学生的家伙,显然没有充分的了解人们惧怕的原因,还在不断的向着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宣传着抗日救国的道理。

大虎子这时回头看着还安坐在椅子上的二哥就“吧嗒”了两下嘴:“二哥你也看看,这地方的老百姓跑的怎么这么快呢?当初要是国军那些弟兄有这本事,鬼子不连咱们屁股后面的灰斗吃不上啊?”

大虎子的话没有将二哥引来,却将几个姓共的都吸引到了二楼的围栏边了。

等回过头来再往街上看的时候大虎子这才发现造成混乱的始作俑者,两辆黑色的汽车晃晃悠悠的从东边驶了过来。

“吱······”轮胎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音快让半条街的人捂耳朵了,不过显然汽车的主人却对这种声音情有独钟。接连的几下刹车声后,两辆汽车才慢慢的停到了乐清楼的下面。这个年代这种古镇上,两辆颇具现代感的汽车还是吸引了楼上很多客人的眼球。

街道上前后两辆汽车中后面的那辆在还没有停稳的时候,四个车门已经被人悄然的打开了。几个黑色的身影迅速的滑出汽车,紧跑了两步围在了打头的那辆汽车周围,用身体遮挡着人们投向车里的射线,不时细语的楼上更多的客人被下面的排场给吸引到了围栏边。

头戴黑色礼帽身穿稠面对襟短褂,腰上掌宽的牛皮腰带用虎头黄铜扣扣着,深黑色的裤脚扎进了厚底高帮皮靴。尤其吸引人的就是腰带上的那两把枪,识货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围在车边的那四个人腰上的绝对都是原装德造的快慢机。从被搓掉的准星、张开的击头和握在枪把上的双手,楼上的客人们知道如果有人这时候不明智的要做出什么动作来,没人会怀疑楼下那几把插在腰上的枪是摆设。为了不至于引起误会楼上围观的人们这时不约而同的压低了自己的呼吸,尽量的避免自己发出什么动静,生怕楼下的人有什么误会。虽说是心理害怕可是国人骨子里那种爱热闹的性子,还是那他们头谈着脑袋向下张望,都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物能有这么大的排场。

围在车边的四个黑衣人在观察了一会周围的动静后,才向车里的人做了一下手势。这时车子的后门慢慢的被人打开,不过钻出来的不是人们心目中的主角,而是一个与车外负责护卫的人同样装束的家伙。当他从车里出来站直身体的时候,还是引起了头一回见过这种场面的人们一片小声惊呼,原因就是那个人长得太高了。戏文里常常说猛将们丈二身高让人们怀疑,可这回眼皮底下就是冒出来这么一个生猛的家伙怎能不让他们吃惊的。

猛将兄站直身体后像一堵墙似地遮住了轿车的后半部,他先是四周的张望了一下确定安全后,才回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把黑色的洋伞打开。张开的伞面遮住了人们的视线,这时看热闹的人才发现,猛将兄的后背还背着一个长条形的枪套,因为被枪套遮着不知道什么型号的枪斜插着在他的后背,只有一段木质的枪托探出了肩膀半截。

在人们千呼万唤下导演了这一切的主人才慢慢的从敞开的车门中,伸出了小半截白色的皮鞋······

听着大虎子不时的赞叹楼下人的排场,早已见识过的二哥这时也只能安坐在桌边不时的苦笑。他到不是仇视人家,除了小小的鄙视了一下楼下的人爱显摆外,也只能感叹人家底子厚了。

“噔噔噔······”木质的楼梯不断的传出急促的跑步声,一个堂倌小跑着上了二楼就直奔着一张空了很久的八仙桌去了。用一条崭新的白毛巾在本来就已经极为洁净的桌子上用力的擦了几下后,反身弓着腰就站到了楼梯口迎接即将上来的客人。

这种排场显然让刚刚从山里出来的几个人看的直咋舌,不知道谁小声的说了一句什么,让坐在那里的二哥听到后皱了一下眉头。二哥的这个小动作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时那几个人中显然是领头的坐到了二哥的身边,用略是疑问的眼神看向他。

眼睛瞟了一下楼梯口发现人还没有上来,趁着这个功夫二哥小声的对着那个人说:“老王这地方不是你们的地盘你知道吧?”

见到老王肯定的神色后二哥又接着说道:“管管你手下人的嘴,刚从山里出来就没有个把门的,不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啊?这个地方就连中央政府蒋委员长的话都不一定比底下的那个人好使,你们要是看不惯满可以不来,不过我劝你们不要没事招惹他?别以为你们能带着枪进来就能带着枪出去,不信等那人上来你摸一下腰试试?不被人打马蜂窝我都跟你一个姓。”

二哥的话显然让跟在老王身后的人有些不忿,不过这个老王显然还是比较有威信的,用目光扫了一圈后那几个毛躁的家伙明显安静多了。随后老王才小心的问道:“究竟是什么来头的,让你这么忌讳?”

二哥看了对方一眼随后摇摇头小声的说:“只要你的人消停点别有什么误会就行,我可不想被你们连累的把命搭在了这里。咱们安生的把这笔买卖做完了就行,你也别问这么多了。”听着楼下的动静,二哥将他的目光转移到了楼梯口。

当白色的皮鞋踏上二楼的楼板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它的主人身上。一身剪裁得体的白色西服让它的主人显得极有品味,而油亮的中分头紧跟着十里洋场的潮流。在乐清楼大掌柜的小心的陪同下,白西装在身着黑衣的保镖们护卫下,一行人走到了那张早已准备好的桌子旁。

这时在一旁的堂倌激灵的拉出了主位上的椅子,卖力的在上面擦了两下后马上躲在了椅子的后面,等白西装坐下才略微的直起身体,小心的闪到一边等待着人家的招呼。

“啪”一声清脆的响指。

一道银光翻滚着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飞向弯腰守在一旁的堂倌,而堂倌也没有抬头只是伸了一下手,就稳稳接住了抛向他的大洋,一切是那么的自然仿佛做了千百遍一样。

“谢谢四少,谢谢平哥!!!”

堂倌先是弯腰向他嘴里的白西装四少致谢,然后又向抛给他大洋的一位黑衣保镖道谢,就又安静的躲到了一边。

“啪”一声清脆的响指又一次响起。

这时静立在四少身后的猛将兄从斜跨在他肩膀上的皮兜中,掏出了一个银白色的小圆桶,从里面抽出一根雪茄后,又用一个银色的雪茄剪处理了一下,随后放到了四少已张开的两指中,在四少叼上雪茄后另一个黑衣保镖将早已划好的洋火凑了上去。

淡蓝色的烟雾从四少的口中吐出,在他环视了一下二楼的客人后。

“啪”一声清脆的响指第三次响起。

这时乐清楼的大掌柜的赶忙直起微弓着的腰,“啪啪”的拍了两下手掌。在发现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他的时候,大掌柜的轻嗑了一下随后说:“各位食客不好意思,今儿乐清楼被四少包了。各位的帐都免了,希望大家配合一下。”

虽说有些人心有不甘,可是在环立周围的七八个黑衣保镖目光的注视下,还是乖乖的起身走人。直到乐清楼的大掌柜的将目光投向了二哥他们这桌的时候,坐在那里的四少才点了一下手中的雪茄,随后大掌柜的也就不再理会他们了。

最后一个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后,三四个堂倌马上出现在了二楼,麻利的打扫起卫生起来。而这一切都做的悄无声息的。当这一切都妥当后二哥这才拱手隔着几张桌子向坐在那里的四少致意,看到含着雪茄的四少微微的点了点头后,二哥这才在黑衣保镖的注视下走向四少所坐的那张桌子。

这让一直以为自己很是了解二哥性子的大虎子感到吃惊,啥时候他二哥给人这么配过小心啊?

足足的盯了二哥好一会儿,四少这才开口:“张智勇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我罗霸道自认是对得起朋友,你带什么旁人来我没有意见。可你怎么的也得跟他们讲讲规矩啊!身上带着家伙来什么意思?是想做无本的买卖,还是想打我家的土豪,分我家的田地?”

罗霸道的语气非常的平静,可听到张智勇的耳朵里却让他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被那几个死皮赖脸跟着的家伙搞的有些头晕的他,中午来的时候还真没有注意这方面的事。可面对这个疯子张智勇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好,谁知道对面的疯子一会儿又怎么抽啊?不过该将自己摘出去的地方他还是赶紧将自己摘出去,没人喜欢给别人陪葬由其是不听人劝的。就在张智勇急三火四的解释缘由的时候,在那边坐着的老王突然的站了起来。

这时楼上的气氛徒然的凝重起来,黑衣保镖们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的同时,他们紧握枪把的手也慢慢的向外抽了起来。看着那些随时要掏枪的保镖,让坐在那里的张智勇心中叫苦不迭。而那几个从山上下来的家伙又明显的看不出门道来。当凝重的气氛已经到了顶点时,有人承受不住心中的压力悄悄的将手放到了腰上。

“咔嚓”猛将兄抽枪、上膛利落的将粗大的枪口对准那几个有些紧张的家伙时,有一个经验不足的人明显的抖了一下。

用眼角余光看到这一切的老王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冲着几名同伴摇摇头用目光逼着他们将手从新的放回到腿的两侧。

“哗啦”随着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几根金黄色的物体滚落在桌子上。

见到对面的四少没有什么反应,这时显得有些空旷的厅堂里响起了二哥的声音:“四少,我食言了。这就当是给您老人家的赔罪,咱们也有不得以的苦衷,希望四少能见谅?”

“哇哈哈哈······”突然二楼响起了罗霸道的一阵喷着烟雾狂笑,看着静立在那里的老王他挑了一下大拇指。

随后罗霸道用有些戏谑的口吻说。

“都说你们有胆可耳听为虚,这回亲眼见识了一下我信了。张智勇这家伙虽然也不是什么好鸟,不过他的人品在我这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保障的。这回你们绞到了一块我不问为什么?你们不懂规矩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你们来也就是那么点事,看在你们也是诚心的打鬼子的份上,我大方点结账的时候给你们个九五折。”

坐在罗四少对面的张智勇听了这话后偷偷的擦了一把汗,这才冲着罗四少苦笑着说:“四少你这回的玩笑是开大了,我都快被你吓死了。既然说开了那么?”说着张智勇就瞅瞅桌子上的小黄鱼。

“笑话,你见到我芙蓉镇的罗四少哪回将吃到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过?”

看着苦笑着摇头的张智勇,罗霸道这才补了一句:“放心大不了我给你打个折。”

随后罗霸道又说:“这回你们一朝汇,还是分开的买卖?”

张智勇在看了一眼老王后摇着头的说:“还是分开吧!我们不是一路的人,只是半道上碰到后谈得来,为他们牵个线搭个桥。”

张智勇的话得了罗四少的一个大拇哥。

“够朋友,回头送你二百个子,就当是答谢你的介绍费了。”

之后罗霸道也不说话,只是让人将一本厚厚的图册拿了出来,“嘭”的一下砸在了桌子上,随后嘴里蹦出一个字“选”。

在保镖们的注视下走到了这张桌子旁的老王与坐在一边的张智勇对视了一眼,随后看着桌子上的图册仔细的翻找了起来。还别说罗四少为了自己的买卖还真是尽心,图册上不光有各种武器详细的说明,就连照片也是各个角度拍了个遍。

草草的看完一本厚厚的图册他俩也足足的用了有一个点,看着两人有些迷茫的双眼,罗霸道在一旁笑了起来。

挑花眼了吧!

当小爷是白给的啊?

不把你们给砸晕了,哪来的大洋和金条让我赚啊!

“看你们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想你们推荐几款吧!”

罗霸道随便的在图册上翻了一下,随后就指着一张照片说了起来:“这个,德国军队标准配备。民国24年开始装备部队的通用机枪MG34,它的口径为7.92x57毫米与毛瑟98k相同,MG34在德军中定位为轻重两用机枪,在轻机枪模式时会展开内置的两脚架及使用挂在机匣上的50发弹鼓(内藏弹链),体格壮的人双手站立射击绝对的生猛。而在重机枪模式时会加装三脚架及直接使用弹链供弹,又能保证它在压制时的火力精准度。国军精锐的德械师有没有配备我不知道,不过因为与国军的中正式步枪口径相同,所以在弹药补充上极为方便。而且我还可以提供给你们一定的备件,保证你们买的物有所值。”

这个当口罗四少满是市井的口气,怎么也与他的排场和身上的皮不搭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