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俊峰找了这样的律师,想不死都难

杀光苏狗 收藏 44 16512
导读:夏俊峰二审的辩护词如下,我看了一下,找这样的律师,法官想不让夏死都难。请大家听我慢慢分析,就是论事,理性分析。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      [日期:2010-07-13] 来源: 作者:滕彪 [字体:大 中 小]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夏俊峰的辩护人,我首先向被害者家属表示同情;不管夏俊峰有罪与否,两个公民的死亡总是让人非常遗憾的。我也将向法庭表明,两名城管和夏俊峰一样,都是城管制度的受害者,今天的法庭注定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我们要极

夏俊峰二审的辩护词如下,我看了一下,找这样的律师,法官想不让夏死都难。请大家听我慢慢分析,就是论事,理性分析。


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


[日期:2010-07-13] 来源: 作者:滕彪 [字体:大 中 小]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夏俊峰的辩护人,我首先向被害者家属表示同情;不管夏俊峰有罪与否,两个公民的死亡总是让人非常遗憾的。我也将向法庭表明,两名城管和夏俊峰一样,都是城管制度的受害者,今天的法庭注定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我们要极力避免的是一个悲剧引发新的悲剧,一个错误伴随着新的错误。


法律就是法律,我们不能把法律之外的个人情绪和政治压力等因素放在法律之上。依照诉讼法理以及刑事诉讼法第186条之规定,第二审程序审理的对象是一审判决是否正确。我要向法庭证明的是,一审判决认定夏俊峰构成故意杀人罪,定性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控方指控的罪名根本不能成立;一审判决判处夏俊峰死刑,则是量刑错误,与相关法律规定相违背。




一、 一审判决认定夏俊峰构成故意杀人罪,属于定性错误。




1、案发之前夏俊峰并不认识两被害者,无冤无仇,该案的起因是2009年5月16日沈河区城管申凯、张旭东等十几人进行野蛮执法。




证人史春梅、张杰、贾子强、尚海涛、张忠文证明,“城管把人抓住,就抢煤气罐,(香肠竹签等)东西扔了一地。妻子不让扔,十几个城管围着夏某就开始打,夏求别打了也没放过,打得夏某来回倒,站也站不住。”夏俊峰的一只鞋被城管人员踩掉留在现场,在一审时已经作为证据提交并出示。夏俊峰的供述,“城管像土匪一样把锅碗瓢盆往地上扔,我们求饶,说今天周六,他们说‘别废话’,一城管打我后脑勺……”妻子张晶的证词也证明了夏俊峰被十几人推搡殴打。城管祖明辉的证词也承认,夏俊峰的煤气罐“被我们夺下来,放在货车上。”(卷三34页)




2、在野蛮执法之后,城管强行将夏俊峰拽上车,并带到办公室进行殴打。这样,被害者申凯、张旭东当时的行为就构成了非法拘禁罪。




证人史春梅、张杰、贾子强、尚海涛、张忠文证明,是城管人员强行将夏俊峰拽上车,而不是夏俊峰主动上车。夏俊峰的供述、妻子张晶的证词也证明了这一点。(2010年2月25日夏俊峰询问笔录:“三四个城管拽我到他们车里。我挣扎反抗,不想跟他们去。”)张伟的证词是“夏俊峰主动上车”,这与而张晶、尚海涛等5人的证词相矛盾,一审判决书对此没有任何解释。辩护人注意到,张伟的证言前后矛盾,不足采信。比如5月16日笔录,张伟提到夏俊峰刺了他一刀后又追他,但没追上。矛盾之处是:夏俊峰怎么可能追不上一个大腿已经受伤的人?又如,5月16日案发当天的笔录明白无误地说,“没看见”申凯和张旭东被谁刺伤(卷三17页);但一个多月后的6月22日笔录却说“夏俊峰背对着我,正在用到扎张旭东。”(卷三20页) 这显然不符合记忆规律,是在说谎。考察当时情境:城管野蛮执法,商贩避之唯恐不及,城管人多势众,不愿空手而归;夏俊峰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仍被殴打,前去虎狼之地将会如何,可想而知。因此“主动上车”之说,只有城管人员的证词,其实只是城管人员的想象而已。




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行政处罚法第19条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有公安机关行使。行政执法沈河分局及城管人员当然无权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强行将夏俊峰拽上车并限制在办公室的行为,已经符合非法拘禁罪的全部构成要件。根据夏俊峰的多次陈述,秃头的城管人员先是辱骂他“你怎么那么能装B呢”,继而用拳头打他的头部,两人对夏俊峰拳打脚踢,秃头还拿桌子上的铁茶杯砸他。可见申凯、张旭东当时的行为不但构成非法拘禁罪,而且具有殴打辱骂情节,属于法定的加重处罚情节。《刑法》第238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同时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非法拘禁罪的,从重处罚。




3、夏俊峰在被羁押时,就要求警官将其胳膊上被打的伤拍摄下来,这有力地证明了被城管殴打的现实。 夏俊峰在被抓到办公室之前并没有受伤,案发之后数小时后即被抓捕,刺伤只能是在城管办公室被殴打所致。据夏俊峰陈述,当时他的“两个胳膊都有伤,青一块紫一块。大腿根部有很大一块淤青。当时没照相。脖子、后背都有青紫,头上还有包,但都没照相。左耳朵二个月都一直耳鸣。当时只照了胳膊,法庭出示的两张照片就是。”夏俊峰被殴打至身体多处青紫,事件发生过程又仅有数分钟,说明夏俊峰被城管殴打而被逼自卫。但一审判决书对案卷中的、法庭出示的这两张照片竟然只字未提。对这么关键的证据避而不谈,说明一审审判机关已经丧失了起码的中立性。



4、从死者的伤口形态分析,当时张、申两人正在俯身对夏俊峰进行持续殴打。




死者申凯左胸和背部刺创,死者张旭东左胸部上方刺创,并且均有左上右下走行或右上左下走行的刺创。


首先,非要害部位的刀刺不符合故意杀人的特点,如果是故意杀人,在极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去刺扎无关紧要的部位。


其次,申凯身高1.82米,张旭东身高1.80米,而夏俊峰才1.65米,如果都是站立姿势,不可能在胸部以上形成左上右下走行或右上左下走行的刺创;当时夏俊峰为半跪姿势,右手持刀,只有向前上方和向左肩后乱捅,才能形成被害者胸部上方的左上右下走行或右上左下走行的刺创。这也表明夏俊峰被踢成半跪姿势后,申凯和张旭东仍未停止行凶,而是俯身继续对之进行殴打。


最后,夏俊峰身体矮小,张、申二人身材高大,权力、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差距悬殊,且在城管办公室被限制人身自由,夏俊峰主动殴打两名执法队员,绝不符合常理;只有突然而紧急的防卫,使张、申不及闪躲,才能解释张、申二人身上刀伤的部位、走向和次数。




5、夏俊峰进行防卫时所使用的小刀,并非事先准备;而且当时情境下用刀防卫,完全出于本能。




夏俊峰所用的刀是平时切肠用的,并非有预谋准备。他并非一开始就掏出刀,也不是突然想起身上有刀;他是被城管人员猛踢下身时,用手去捂痛处,才摸到了揣在兜里的小刀。完完全全出于防卫的本能,他才摸出刀来进行反抗。




6、夏俊峰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0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合法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对正在进行故意伤害、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根据夏俊峰的陈述,“到了执法队。陶冶先下车,开门。张旭东问:你农村还是市里的?我说:“这还有什么区别啊,摆摊的,都不容易。”刚进屋,后来又进来一辆车,下来一个人(后来知道他叫申凯),他进屋就骂我,开始打我,用拳头打在我脑袋和耳朵上,我就想往外跑,和申凯面对面了,马上张旭东就把我脖领子抓住了不让我跑,也打我,用拳头叮咣打,张旭东和申凯就把我夹中间了,张旭东用脚踢我大腿根部,特别痛,我右膝盖被踢跪地下了。我就去捂痛的地方,就摸到刀了。”

当时,夏俊峰被非法拘禁的状态在持续,被野蛮殴打的状态没有停止。在行凶者的非法侵害行为正在进行的过程中,夏俊峰被迫进行防卫,符合正当防卫的全部要件。




7、夏俊峰的防卫行为虽然造成两死一伤的后果,但并非防卫过当。




防卫过当是指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给不法侵害人造成重大损害的行为。一般而言,在面临非法侵害时,如果用较缓和的手段能制止侵害时,就不要用激烈的防卫手段;当侵害行为已经被制止时,就不应再继续对侵害者进行伤害。而对“必要限度”的把握,必须结合当时的环境、体质、精神状态、可能的反抗手段乃至相关的社会背景等各种因素进行综合考量。在当时的情况下,夏俊峰处在被非法拘禁状态,两城管人高马大,除了拳打脚踢之外,还用了铁杯子等工具虐待夏俊峰,后面极可能有其他城管队员陆续进来,此时,除了用随身携带的摆摊用的小刀,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可以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夏俊峰说,在那种情况下,“任何人都会做出同样的反应”,这是最典型的正当防卫的心理状态。






辩词第一点,写到,双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但是,事实上,夏在当地摆摊已经不是第一天了,而两个城管也不是第一天上班,也不是第一天再当地执勤,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小贩和城管不可能是不认识的,所以,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这个描述非常牵强。


并且,第一点中,律师的辩护词写道,

“十几个城管围着夏某就开始打,夏求别打了也没放过,打得夏某来回倒,站也站不住。”夏俊峰的一只鞋被城管人员踩掉留在现场,在一审时已经作为证据提交并出示。夏俊峰的供述,“城管像土匪一样把锅碗瓢盆往地上扔,我们求饶,说今天周六,他们说‘别废话’,一城管打我后脑勺……”妻子张晶的证词也证明了夏俊峰被十几人推搡殴打。”

而这段话正是夏最终被判死刑的核心原因之一,具体我后面会写道。



关于第二点,辩护词写到“在野蛮执法之后,城管强行将夏俊峰拽上车,”


这里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夏俊峰后来自己的供词中有,是自己主动去办公室的,律师的辩护词和当事人自己的供词有重大出入,而在律师和夏俊峰双方都没有提出有刑讯逼供的前提下,律师在辩护词中这么写,只可能降低法庭对夏的证词和律师的辩护词的可信度,



关于第三点:


这里要和前面第一点结合起来了,夏想要免除死刑,唯一的出路就是证明是在被殴打的前提下反击杀人,也就是要证明夏杀人的同时,正在受到侵害(也就是殴打),而由于殴打没有目击证人,唯一的证据就是夏身上的伤,


但是,第三点,辩护律师的核心辩词“夏俊峰在被抓到办公室之前并没有受伤,案发之后数小时后即被抓捕,刺伤只能是在城管办公室被殴打所致。”和前面第一点的“十几个城管围着夏某就开始打,”完全自相矛盾。在这样自相矛盾的证词面前,法院能采取的唯一措施就是不予取信。



关于第四点,


辩护词写“非要害部位的刀刺不符合故意杀人的特点,如果是故意杀人,在极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去刺扎无关紧要的部位。”


关于这个律师真的很业余,如果胸部和心脏所在的背部都还不是要害部位,那人身上还有那个地方可以称为要害部位,事实上律师这么辩护,给法官的印象就是,“非要害部位的刀刺不符合故意杀人的特点”,那么要害部位就是故意杀人的特点,而夏刀刺胸和背,正符合故意杀人的这一特点。



另外,辩护词写到“只有突然而紧急的防卫”,这个和药家鑫的激情杀人完全一致,没有任何说服力,


并且,这句话也正好印证了控方提出的,城管两人均1.8米,夏只有1.6米,如果城管正在殴打夏,一定是全神贯注的,不会一次性两人同时被偷袭,只有在城管两人同时放松警惕时,才会被夏一次性偷袭两人得手。


并且,这里辩词写案发时夏倒在地上,这完全无法解释一个倒在地上的人如何“突然而紧急的防卫”同时杀死两个人,这和正常的常识不符。




关于第五点,内容较少,基本没有破绽。



关于第六点:


前面说了,要证明夏是正当防卫,核心需要证明的就是要证明案发时,夏正在受到殴打;


但是前面写了很多,均无法有力的证明案发的同时,夏正在受到殴打;



关于第七点:


关于防卫过当的问题,根据司法实践,以及以往的案例


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胁时,防卫杀人才符合防卫过当,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基本上只有,强奸,以及对方手持足以杀人的武器时,才满足无限量防卫;


前面的所有证词都说明了,在案发时,两个城管并没有任何武器,是赤手空拳。并且,夏前后所有的伤加起来也远远不足以危及生命,所以,就算是防卫杀人,也肯定是防卫过当。






就辩护词综合阐述一下:

1、律师的辩护词在关键点(案发时是否正在殴打)上自相矛盾,让法庭无法取信;


2、律师辩护词和当事人口供自相矛盾(关于是否自愿去办公室),降低当事人证词可信度;


3、由于案发现场无目击证人,辩护词始终无法对控方核心证词(两名城管身高1.8米,夏1.6米,夏只有在城管放松警惕的情况下才可能突袭得手)做出有力回答;


4、辩护词始终没有解释死者尸体上只有点状刺入伤口,而不是在双方运动中产生的连续线状伤口;


5、辩词始终没有解释夏如何在被殴打的短时间里突然杀死两名1.8米的城管。


6、辩词的所有内容都建立于夏本人和夏老婆的证词的基础上,但是从法律角度来说,当事人以及和当事人关系密切的人的证词法庭完全可以不采信。



最后,表示一下个人观点,城管确实很可恶,我也很讨厌,但是它只是一个职业,城管也有父母,也有妻儿;


并且,讨厌和可恶不等于该死;


小贩确实因为城管被剥夺了生计,但是被剥夺生计叶不是杀人理由;


城管在执法时确实动了手(这个有很多目击证人证实)但是,如果不能证明在办公室内城管正在殴打夏,那么也不可能成为正当防卫的理由;


最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辩方不能拿出切实的,足以让法庭采信的,案发时两名城管正在同时殴打夏的证据,我们应该理解法庭的判决。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小贩确实因为城管被剥夺了生计,但是被剥夺生计叶不是杀人理由;


被剥夺生计都不算杀人的理由,那么当初共产党闹革命,很多不就是因为无法生计和被剥夺了生计的贫苦人民起来反抗的吗?你让他生活无着落,生存无希望,那不是要他的命吗?他该死?那么剥夺他生计的人是否也该死?


夏俊峰扎死城管不应该,应受法律惩处,这一点勿容置疑.但是,作为社会底层的人,执法部门为什么在执法的前提下不对他及他们多一点理解同情和耐心细致地解释?你们没有尝到下岗失业的滋味,穿着一身虎皮就可以随便把人家维持生计的东西撒拉一地,就可以用使用暴力?换个角色是你们又怎样想怎样做?国家提倡和谐社会和谐执法,就是执法队伍中少数败类,人为地造成了社会不稳定不和谐因素.你们说没有欧打夏俊峰,难道他身上的伤痕是自己弄的?现实如此,为什么法官们就因无人作证而不采信?请法官大人想一想:在场的城管敢为会为夏俊峰作证吗?出了这样的大事,在场城管者恨不得把所有错误都全部推给夏俊峰...要知道夏俊峰和城管人员无怨更无仇,所以他才给城管者下跪,是城管者践踏了夏俊峰做人的最后尊严,导至夏俊峰失去理智才产生不应该的悲剧...执法者是人,贫民小贩也是人.

15楼ahplb

 以下是引用王宝良 在第12楼的发言:
不死的话,他能赔得起两人的钱吗?如果这样都不死,哪还有谁能当城管,这城市不就成了小商小贩的天下,他们要咋办就咋办,城管中有败类,但小贩中更加多的是刀民啊?谁没有吃过马路摆摊人的亏,他们有些的东西是人吃的吗?

搞清楚因果关系,夏乱摆卖是不对,但如果城管不采取过激的执法手段,对夏进行殴打的话,夏会用刀刺死他们吗?

那些认为夏俊峰该死的人说得到是轻巧。你有没有试过被几个人围殴是怎样的感觉?有没有想过被围殴有多大的伤残甚至死亡风险?这时候他除了选择利用一切可能的手段进行自卫还有任何的选择吗?

我可以告诉大家,即使被围殴没被打死的人,大多数人事后都会有杀掉围殴他的人的感情冲动,只是因为法律的威慑,一般都不会予以实施而已,而在围殴进行时,因过于激愤而做出失去理性的行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该案城管纯属咎由自取!


夏俊峰不该死!

我有个疑问,如果说辩护律师的证词有问题,不能证明夏俊峰是自卫杀人,那么控方律师能否证明夏俊峰是故意杀人呢?总不能因为夏俊峰不能证明自己是自卫杀人,就认定他是故意杀人吧?双方都没有有力证据啊。


如果这个案子没有被网络和媒体大肆宣传的话,结果咱就不谈了,但既然已经沸沸扬扬了,这个社会影响就很大了,如何判决,也决定以后城管和街头商贩的未来命运的。


假设说夏俊峰没被判死刑,城管以后肯定会收敛点,不会像现在这样到处打打杀杀的,但小贩就会更放任些,说不定哪天又蹦出来个捅死几个城管的出来。


假设说夏俊峰被判死刑,对于我们这些百姓来说,肯定是同情弱者和弱势群体的。那会不会以后城管本来就堪比天大权利更加猖狂了呢?想砸谁摊子就砸谁的,谁不服拉回去暴打,这不和养了一群日寇一样么?难道我们中国现在需要日寇的打砸抢了?那我宁愿日寇来我们中国打砸抢,然后我们在闹革命,也不愿意政府养这样一群人来祸害老百姓。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