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烟雨江南(少年篇结局) 170恶魔的礼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天启五年二月初一天启皇帝再下诏书通告天下,现在任何愿意向台湾海南移民的百姓朝廷发给一路之上的路费,到了地头一人发白银三两,三人发牛一头,土地如同辽东无主之地先到先得,免税三年,一时间中原大地上又一次的掀起了移民狂潮,工部各个矿山劳动力紧急告急,各地工厂里的工人数量也大减,工部尚书徐光启再次把官司打到了天启皇帝的金銮殿上,和他一起的还有觉得自己户部税收连带着受损的户部尚书杨涟,作为罪魁祸首的朱由栩经过一路之上疯狂逃命终于也来到了云南。

“王爷,为什么咱们要这么玩命的往云南赶啊,来的这么急我连换洗的衣服也没带。”陶随然抱怨着坐在云南巡抚的巡抚衙门里抱怨着。

“我也不想的,这次是意外,要不是我跑得快我就要被那三个女人念叨死,这一路就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马月了,时间就是金钱,我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浪费了。”朱由栩现在可不想把自己的自由葬送在这三个女人身上,为了离得那三位远远地朱由栩可以说是一路狂奔,现在在这云南巡抚的官邸里才好好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通知下去,我要召开全云南各级官员开会,顺便把那些土司们也给我叫来。”

“回王爷,云南的各级官员都已经派人去通知了,至于那些土司们恐怕是不好办,在这里那些土司们就是土皇帝,他们对朝廷的戒心可是很重的。”明月侯再次担负起解说员的职责。

“我知道,现在朝廷实行的是改土归流,可是那些土司们都想过一把皇帝的瘾,知道江南军剿匪为什么单单放过了云南吗?就是因为这里的情况实在是太复杂了,各种民族混居,山地树林茂密,地形复杂,不适合大兵团作战,在这里我军的炮火优势受地形限制无法施展,各种民族稀奇古怪的风俗习惯,五花八门的民族语言也将锦衣卫的情报网拒之山外,这些土司他们土生土长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又是世袭贵族,在当地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我们这些外来人一时半会根本就插不进手去,其实我也懒得插手进去。卢象升刚刚给信王写了一封信,在里面大拍马屁之后转着弯的说他在剿匪的时候发现有些时候小股精兵比百万雄兵还要好用,经我批准信王授权卢象升正在各军之中挑选精锐之士组建大明禁卫军,人数只有一千,三月份就会部署到云南这里,到时候就让他来负责云南境内的土司们。”朱由栩并不想对这些云南的土皇帝们动手,他没有兴趣也没有那个能力在这茫茫深山的热带雨林里和他们捉迷藏。

“王爷,这些土司们会随着你的意打起来么?我感觉悬。”陶随然不知道朱由栩到底有多无耻:“这里不是蒙古,你盖座城放在哪让他们去打恐怕他们是不会上当的,甚至他们会不会下山都是个问题。”

“会的,蒙古草原上那些蒙古大汗不也是为了一座小小的城池大打出手了吗,只不过对这里的那些土司们就不能再用这种手法了,用得太多招数就不灵了。”朱由栩对自己在蒙古草原上建的那座新城一直很得意,那座新城被朱由栩命名为鄂尔多斯,天启三年九月建成,朱由栩特意叮嘱工匠在哪里建造了一座华美的宫殿,里面的装潢极尽奢侈,大明的工匠也故意将城墙设计的易攻难守,又在城市里面建造了易守难攻的一座小城来安顿大明在这里的商人们,一开始的蒙古诸部商量着轮流管理这座城市,最先入主的察哈尔汗享受惯了奢华的生活,更舍不得这座城带给他的滚滚财源,在满了一年之后拒绝让出这座城的控制权,愤怒的其他诸部私底下结成了同盟一举攻下了这座新城,察哈尔汗被迫狼狈的率部撤出了这座新城,又是一年后入主的林丹汗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被其他的诸部赶出了新城,紧跟着晋商集团出面协调在晋商集团那可以将死人说成活人的嘴皮子底下建议将鄂尔多斯设立为不设防区,在这里由所有的部落共同管理,税收大家均分,在没有任何一家可以打败其他人独享的时候蒙古诸部接受了这个提议,将长生天面前立下重誓宣布鄂尔多斯附近二十里之内不论何人都不准动刀枪,各部大汗一同入住鄂尔多斯的王宫,在二十里之外各部之间在锦衣卫的有意挑拨下却是不住的厮杀,晋商集团也趁机大肆贩卖大明军队替换下来的各种物资,让大明暗中大赚了一笔。

“那王爷你想怎样来让他们去为你厮杀?”陶随然对朱由栩即将出的主意充满了好奇。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他们厮杀了?”朱由栩坏坏的笑着:“我现在可缺人了,他们厮杀最后损失的还是大明,我要他们自己心甘情愿的跑到昆明来。”

“不可能吧?”陶随然不相信的看着朱由栩:“这些土司们也都知道自己只要来到这里就别想再回去了,他们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来?”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个好地方种我的罂粟花。”朱由栩现在一心的搞自己的礼物,对于这件礼物的威力作为有着龙魂记忆的朱由栩可是再清楚不过了,他要先拿这些土司们来做个试验:“通知晋商徽商和龙游商帮,告诉他们可以进入云贵的深山里进行贸易了,贸易时可以适当的让一部分利润给那些土司们,他们的损失将会在他们缴的税里给他们补回来,告诫他们一定要和那些土司们打好关系,到时候我会送他们一件好礼物的。”

天启五年三月十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第一船黑人三千余名被送至大明,朱由栩也遵守约定释放了三名荷兰人,这些黑人的体力远远超出了同样数量的蒙古奴隶,加之只要吃饭管饱他们就很努力的干活,对于如此听话的劳力徐光启也是赞不绝口,之后更大数量的黑人被当做奴隶卖进了大明,他们承担起了修路挖矿等各种繁重的工作,为大明进入工业化世代奠定了基础。

天启五年六月,大明中央银行在南京正式开始营业,江南当季的夏赋秋赋由中央银行代为收取,中央银行发行的新式银票可以所有的晋商徽商的店铺里直接购买物品并在任何一家钱庄里兑换成等值的白银,因其精美轻便易于携带一经发行就深受上至达官显贵下至黎民百姓的喜爱,逐步的取代了白银铜钱成为了江南的流通货币,并以极快的速度向大明的任何一个角落拓展,新式的存款赚利息的方式和银行的良好信誉让手里有闲钱的人都把手里的闲钱存进了中央银行,优惠的贷款政策也让很多的中小商人得到了发展自己的财源支持,中央银行也在晋商徽商龙游商帮三大帮派的联手合作之下等逐渐的吞噬了其他各地的钱庄成为了大明境内最大的钱庄。

天启五年七月,朱由栩种植的第一批罂粟开花结果,在费尽心力之后朱由栩终于得了第一批的鸦片。

“王爷,这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看着就恶心。”陶随然手里把玩着一块鸦片发表自己的看法:“这种东西你要让那些土司们吃进嘴里恐怕不现实吧?”

“现实得很,现在那些商人们已经和那些土司们关系铁的快穿一条裤子了,那些土司们已经放下了他们的戒心,只要把这些东西好好的包装一下我就可以让那些土司们把这个给我吃下去。”朱由栩邪恶的笑着:“只要他们吃过一两次以后他们就会再也离不开这个东西,那时候不要说让他们交出权力,就是让他们跪在地上给我当马骑他们都会抢着干的。”

半月后,苗家寨子。

“土司老爷,这是我这次给您带来的礼物,福寿膏,这是只有皇家才能吃到的好东西,可治百病,您老人家的风湿听说最近又犯了,我就赶紧给您托人从宫里搞了一些出来,你老人家先试试。”一名徽商一脸憨厚的对高坐在上面的土司双手奉上包装精美的礼物。

“又让秦老板破费,那我就来试试看。”打开包装精美的盒子,里面描金的烟枪,用锡纸包裹着的鸦片都显示着这件礼物价值不菲,土司老爷乐的眉开眼笑。

三天后,同一个地方。

“土司老爷对我送的礼物用的还满意吗?”秦老板一脸微笑的看着正在吞云吐雾的土司。

“真是好东西啊,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谢谢你秦老板了。”土司老爷陶醉在鸦片带给他的欲仙欲死的感觉之中,这两天夜里他吸食了鸦片之后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让自己的女奴在自己的身下不住的求饶。

“那就好,我们已经把货物卖光了,要收购的也都收购完了,今天我们就要离开了,如果土司老爷有什么想要的下次来的时候我一定在帮您带来。”秦老板微笑中带着隐藏无尽的得意之情,他已经完美的完成了朱由栩交代他的任务,现在该回去领取朱由栩答应给他的好处了。

“除了这个福寿膏外什么我也不需要。”土司深深地依恋上鸦片所带给他的快感。

一个月后,苗家寨子。

“秦老板还没来吗?你们快去给我把他请来。”土司在大堂之上咆哮着,昨天他的福寿膏已经用完了,这一天让他过得生不如死:“福寿膏,我现在就要福寿膏。”

“土司老爷,您这是怎么了?”秦老板算好了时间来到苗寨,一脸的惊讶,他虽然已经知道福寿膏的效用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厉害,他在心里对朱由栩更加的畏惧着。

“福寿膏,我要福寿膏,秦先生,求求你快给我福寿膏。”土司一把抓住秦老板哀求他。

“我这里是还有一些,不过就这些了,这是皇家秘药,除了皇室以外谁也吃不到,正好现在翼王殿下就在昆明,你要不去找他要一些,我想他一定会很乐意的。”朱由栩的计划终于靠近了最后的阶段。

“好,我立刻收拾一下就去找他要福寿膏,只要他肯给我福寿膏我就会对他永远的忠诚。”现在的土司老爷已经一刻也离不开鸦片了,除了鸦片他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天启五年八月,云南昆明。

各个深深的依恋上福寿膏的云贵土司们一个接一个的来到了昆明交出了自己的权利,朱由栩热情的招待了他们,并在昆明专门为他们建设了豪华的官邸安置他们,他们的子孙们也由朱由栩特意安排的人带领着参观外面的花花世界让他们深深的沉迷于花天酒地之间,再也不愿意回到深山里去受苦,朱由栩大肆安排人手将那些深山老林里各民族百姓给迁移到了外面来,为现在缺少劳动力的大明注入了新的活力。

台湾和海南两个地方也都种植上了新的水稻种子,两年三熟的高产让朱由栩对即将到来的危机产生出了一种希望,一种可以在灾民造反之前就可以把他们迁出来的希望,一种他不用伤害任何人就可以平定西北的希望。

PS:关于种植地瓜等高产农作物来壮大人口这件事我也曾经想过,但是为什么我们的百姓就要吃那些地瓜土豆来度日,为什么他们不能餐餐有酒顿顿有肉,难道我们中国人就一定比那些外国人低贱吗?为了达成梦想需要大量的土地来种植粮食放牧牛羊,牛羊现在在蒙古可以贩运进来,粮食和其他的资源就需要向外扩张了,但是扩张就一定要用武力来征服消灭其他的民族吗?希望大家可以踊跃和我讨论一下。

(这是少年篇的结局,烟雨江南是我最不满意的一节,有很多原因导致我写这一节的时候心情很糟,结束的也很匆忙,但这不应该是借口,在这里我向所有看这本书的人道歉,我想先休息一段时间,想想怎么来写得更好让大家满意,任何有意见的都请提出,我一概接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