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准战略进攻点,为国家发展创造更长久的机遇期

看到一则消息:北约计划长期驻扎阿富汗。

可能有人会感到惊奇,美国刚刚击毙拉登,这不是从阿富汗这个泥沼里全身而退最好的时机?美国退了,北约难道这一次真的要“主导”中亚事务?对这样的结果丝毫不感到惊奇。中美战略摊牌的一天终究要到来。假如有一天,世界上这两个最大的国家要兵戎相见的时候,中亚、西亚将是决定谁为王者的关键所在。理由很简单,我们应该重视研究和利用由来已久、根深蒂固而又积重难返的宗教仇恨问题。***教和***、天主教之间旷日持久的战争不会在短时期内结束,甚至永远不会结束。而相对来讲,同属东方文化,东亚国家在意识形态方面跟***世界要比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相似的多,融合的可能也就大得多。最低限度来说,***世界至少在目前还没有像憎恨美国那样憎恨中国。这是我们必须要把握的。

我们试想这样一个局面:我们占领了藏南地区,甚至将国土延伸到印度洋之滨,印度已经被束缚在一个狭小的平原地带,中国,这个幅员大国背倚一个极度仇恨美国的***世界,整个中南半岛尽在怀抱之中。那么,我们还会担心在南海、太平洋方向的与美对决吗?还会为“同时开辟两个战场”而经营一个强大的陆军和一个强大的海空联合舰队吗?我们的能源供应线还会象今天这样脆弱吗?我们家门前的那些小丑还敢肆意跳梁吗?

美国进入中亚,并非权宜之计。这是麦克阿瑟当年太平洋“蛙跳”战略的翻版——在敌人纵深楔入据点,依仗先进不只一代的武器装备,以最快速度,击溃其抵抗,从而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因为它看到,在中国西部的进攻,从西亚方向是难以奏效的,只能在中亚小国玩金弹和国家恐怖,即所谓的胡罗卜加大棒。

美国的意图是明显的,就是要在战略态势上抢占制高点,构筑一个以攻为守的防御纵深。而中国则像一个昏睡的老人,对逼近的威胁毫无反应,或者有心无力。

在太平洋方向,中国和美国难以对抗。这不仅因为我们之间的力量悬殊,更因为战争的利益问题。我不相信有哪一个国家会因为一个中途岛就去冒犯美国。而南海,战术性作战可以,战略展开空间不足,不足以为此而背上一个“好战”的名声。中国的战略方向应该在印度洋。先头一步就是藏南问题。对印度,也就是在藏南问题上的游移不决实在令人遗憾。一个被缚大国,关于战略突围方向的认知又是这么的含糊不清,实在令人遗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