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初期,德国抛弃了友邦中国,转而与日本结盟;美英等国也只流于口头上同情中国,背地里却将石油、钢铁、面粉大量卖给日本;只有苏联派了军事顾问团和三百多架飞机的志愿航空队来华援助中国。蒋介石感到势单力孤,寻思能不能把德国从日本人那里重新拉回来。于是便派与德、意两国关系不错的蒋百里赴欧斡旋游说。行前蒋介石面授机宜,教蒋百里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信心十足地说不信希特勒不回心转意。于是,蒋百里便飞到意大利和德国,展开了一次十分荒诞的外交活动。温靖邦在抗战纪实《虎啸八年》(花城出版社)第四部里详细描写了这场趣事,摘录于次,供网友一笑:

蒋方震穿着军服来见蒋介石。

蒋介石客气地说:“百里先生,昨天我托陈立夫部长向你转达的意思,不知道你是什么想法?”

蒋方震说:“委员长,方震愿意接受这个光荣的任务!”

蒋介石嘉许地微笑点头,“百里先生能够出马,定能打退日本的外交攻势!百里先生到了欧洲,可以便宜从事,不必事事请示。要想方设法,拆散德、意两国和日本的合作;至少要说服他们不要和日本搞得那么热乎,不要支持日本打中国。如果能让他们把同情转移到我们这边当然好;如果不能完全办到,保持中立也好!对于这个,百里先生有什么具体方案?”

蒋方震略一沉吟,说:“广田外相到德、意两国宣传我们亲俄联共,流毒不浅,我们用道义或者一般的在华经济利益很难打动他们;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这两个人把意识形态看得高于经济利益,我以为只能以毒攻毒——日本人说我们亲俄联共,我们也说他们亲俄联共——至于根据,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呢,总会找得到的嘛!”

蒋介石笑了起来。这确实不失为一大怪招,尽管怪了一点,也许怪药恰可治疗顽症亦未可知。旋即给予肯定,鼓励他到了欧洲以后大胆去做。

西装革履的蒋方震搭上去莫斯科的飞机。又从莫斯科转飞意大利的罗马。

-

蒋方震明白,在目前的政治气候条件下,中国使节要见到墨索里尼并不容易。好在他以前和莱亚佐?齐亚诺伯爵有一点私交,齐亚诺前些年来华他也参与了接待,也许可以通过墨索里尼的这位乘龙快婿引见。

齐亚诺也够交情,积极斡旋,打了不少圆场,终于说得墨索里尼同意接见蒋方震。

墨索里尼尽管内心不欢迎中国使节造访,表面的待客之道丝毫也不马虎,上咖啡,请吸雪茄,寒暄,一样也不少。

墨索里尼不愿耽误时间,开门见山问道:

“蒋先生,贵国领袖派你到敝国来,有什么事要我们效劳吗?”

“尊敬的领袖,敝人奉蒋介石委员长派遣,到贵国寻求抗俄反共的同志,希望得到你的指教!”

“什么?反共抗俄?”

墨索里尼愕然。长方形大脑袋凝固不动,一双狮子眼直愣愣盯着蒋方震,眼里有惊讶,也有困惑,一时感到找不到北。

蒋方震继续说:“中国是真正反共抗俄的国家,十多年来牺牲在剿共战场的国军将士不下二十万;当年俄军借口中东路问题大规模入侵东北,我东北军将士奋起抵抗,也付出了重大牺牲。”

齐亚诺在一旁证明,这些都是事实。

蒋方震又说:“日本就不一样了!它的上层自天皇以下,都缺乏政治思想,眼睛只盯着经济利益。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真正反共呢?它们只在口头上高喊反共,骗取德、意两国信任,缔结共同协定;事实上是把德、意两国推到前台反共,它自己则以此为筹码,从俄国那里讨得好处!”

墨索里尼不再抽雪茄,也不去动面前的咖啡,歪斜着大脑袋专注地倾听。

蒋方震说:“日本高喊反共,可是却没有一点点反共抗俄的实际行动!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说明,日本和苏俄早就建立了某种默契;苏俄对日本侵占我国东北,抱默许态度,在中东铁路出售问题上就充分暴露了这点!日本对俄国策划的外蒙独立,也默许不争;它搞亲日伪政权只限于在内蒙进行,从不去染指俄国势力范围外蒙古!这些难道都是巧合吗?另外,日军占领东北多年,虽也有一些小的俄日纠纷,但日本的大方向是南侵中国腹地,并没有北进西伯利亚。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所以,日本侵华不仅不是为了反共,相反是得到了苏俄默许的!”

墨索里尼挪动挪动肥大的屁股以便更好地倾听,沙发给压得吱呀吱呀直响;脸上表情除了依然专注,还有一种若有所悟的成分。蒋方震见产生了效果,心里暗笑真是无诬不成讼呀;脸上却益加恳切而且略含悲壮。继续说:

“尊敬的领袖,中国是德、意两国永远的朋友——是不以利害为转移的真正的朋友,请你一定要相信!日本既然和俄国搞到了一块,它对德、意两国示好就不会是真诚的,至少是有水分的;它进攻中国,破坏中国的统一,实质上损害了德、意两国的在华利益。它是想独吞中国资源,独占中国市场呀我的领袖!”

齐亚诺也在一旁敲边鼓,终于部分地扭转了墨索里尼的看法。墨索里尼沉吟一会儿,语气友善地说:“蒋先生,请你转告蒋介石委员长,意大利、德国与日本签订防共协定,我们两国的初衷决不是针对中国,我们也不会同意日本把这个东西拿去对付中国!”说到这里,摩挲肥硕的下颌,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说:“不过,我以为中国最好是与日本讲和,不要再打了;中国没有工业,经济底子太薄,军队也一盘散沙,肯定打不赢,再打下去会被日本吞并的!”

蒋方震说:“尊敬的领袖,这个由不得我们呀!中日战争是由日本侵略中国引起的,中国只是被迫自卫;日本不停止侵略,中国没法停战呀!”

墨索里尼默然。旋又点了点头,叹息一声。

蒋方震说:“尊敬的领袖,我可不可以斗胆请求你一件事?”

墨索里尼慷慨地挥了一下手,“请讲吧,只要是我办得到的我一定效劳!”

蒋方震说:“请您向您那伟大的朋友希特勒元首代陈我们的苦衷,希望他能像您一样给予我们以理解和同情!”

墨索里尼犹豫了一下,说:“这个,应该由你去向他陈述;当然,到时候我会打电话向他说明我的看法的!”

蒋方震站起来,深深鞠躬,一再道谢。

蒋方震又从罗马飞赴柏林。

本来不愿接待他的希特勒,接到墨索里尼电话,指定戈林代为接见。

蒋方震把对墨索里尼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戈林斜倚在沙发上,吸着巨型雪茄,两眼透过雪茄烟雾疑惑地瞧着蒋方震;分明是不相信他的话。待他说完,马上摇了摇头,说:

“蒋先生,请恕我不能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愿闻元帅先生教诲!”

“从日俄战争开始,日俄两国就结下了很深的仇恨,这种历史宿怨不可能太快消除;现在生出了新的争端,都想由自己来领导亚洲,各不相让,莫说消除不了旧恨,恐怕迟早会为了新怨打上一仗呢!”

蒋方震暗暗吃惊,这戈林看来非等闲之辈,用糊弄墨索里尼的办法蒙不了他。蒋方震也不慌乱,脑子里还储备着第二套方案呢。他从容笑了一笑,说:

“元帅先生,你的高见也许不无道理;但是,请恕我直言,你却不了解日本社会的深层次问题,这些问题将导致日本最终走向极端亲俄的立场!我们是日本近邻,对一切都洞若观火!”

戈林大为惊愕,夹雪茄的手停止在半空,审视地盯着蒋方震。也许这大胖子已习惯了希特勒的讲演作风——先作惊人之论,尔后再一一说出根据,所以已经形成了这样的思维定势,以为越是惊世骇俗之论越是可能不寻常,就越应该给予关注。后来,用夹雪茄的手指了指蒋百里说:“蒋先生的根据是什么?”

蒋百里知道,希特勒在德国实行的是打倒大资产阶级(多为犹太人),扶持中产阶级,逐步改善无产阶级经济条件的政治路线。他们把这叫作国家社会主义。这个与马克思主义完全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主张是不同的,马克思主义改造旧世界的人道主义内核也是国家社会主义完全不具备的;所以,希特勒对最能拆解自己骗术的马克思主义怀着刻骨仇恨。

蒋百里说:“日本这个新兴的工业国,其财富十之七八掌握在私人财团和大企业主手中,老百姓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用共产分子观点去考察,日本已经具备了发生无产阶级革命的条件!二十年前,马克思《资本论》就在日本卖了几十万套,列宁的书也十分畅销!”

蒋方震这话的弦外音是:日本这个工业发达、无产阶级众多、贫富差距极大的国家,又引进了极富煽惑性的学说,潜伏着发生无产阶级革命的危机;更严重的是那里的工人说不定已经组织起来了,因为既然二十年前马克思的书就那么吃香,说明那里的共产党有相当的规模了,也许什么时候会突然鼓动工人暴动推翻现有政权,建立共产主义国家!你德国与马克思主义形同水火,却与这样潜藏着向左倒因素的国家打得火热,岂不可笑吗。

戈林眨巴眼睛,不断嘘气——这是他习惯动作,一旦遇到新奇而又不敢遽下断语的事时就会如此。后来又唔了一声张开大嘴巴想要插话。蒋方震却不稍停顿,马上又折回第一套方案,即刚才被戈林否定的日本通俄论。他深知反复交替论证的妙用,相得益彰,往往形成强有力影响,足以使怀疑者的立场发生动摇。

他说:“我们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广田外相是个暗藏的亲俄分子!他曾经通过朝日新闻社发表答记者问,称只要他广田在位,日本和俄国就不会发生战争。我国东北的中东铁路悬案,就是在广田一手操办下友好解决的!这是广田的个人行为吗?只有白痴才会这么想!”

戈林愣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不满地乜视蒋方震,那意思似乎是说:不要小瞧人,我可不是白痴。

蒋方震煞有介事地继续揭发,“日本在同德、意两国签订防共协定的同时,广田瞒着你们,秘密与俄国签订盟约对付中国。广田亲口向莫洛托夫解释,日本虽然参与了三国防共协定,但日本仍会坚持日苏友好。请元帅查阅X月X日《真理报》,上面公开报道了这事!其实,日俄的暗中勾结在国际上早就是个半公开的秘密了,贵国领袖们不应该忽焉不察呀!”

戈林沉默不语。大约蒋方震的一番说辞对他不无所动,但又与他一向对日本的看法严重抵触,不由自主地要在那颗肥大的脑袋内进行一番思索、辨析甚至斗争。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中国军民在对日作战中的牺牲精神,我深表敬佩;不过,你们实力太小,我看不如……”

蒋方震怕他会说什么对日媾和,马上打断他的话,说:“元帅伟大的同情,我一定转达敝国领袖和军民!正因为我们力量不足,所以我们迫切盼望老朋友德国的大力支持;贵国的军用物资和信贷等等支援,希望能尽快恢复!”

戈林犹豫半晌,说:“我向元首汇报以后再说吧!”

此后一段时日,德、意虽没有直接向中国提供援助,但在中日战争中却也没有积极支持日本,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太平洋战争爆发。这应该说是蒋方震出使之功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