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击 正文 第六章09迷惑

钴光 收藏 1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64.html


9

手枪队撤离石鼓洲的决定,是谭辉接到交通员送来的电话记录以后,在半小时内决定的。手枪队轻车简从,撤离倒是很快,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已经全部撤离了石鼓洲。一些队员跟着谭辉去了港岛,另一部分前往大屿山备用据点。

手枪队从石鼓洲悄悄地撤走,渔民们没有觉得奇怪,本来,手枪队的人就是这样,成天神出鬼没的。全部撤走倒是第一次。而且一直到第三天,也没有一个人回来。

谭辉多次和渔民们讲过,对于手枪队在石鼓洲驻扎的情况,即使是在外岛的亲朋好友也不能说。在港岛等有外人的地方,见了面也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因此,渔民们也没有人议论这件事,有人猜测他们是到大岭山去了,听说日本人要和国民党一起围剿大岭山的东纵根据地。手枪队肯定是去支援了。

但是,手枪队迟迟未归,却急坏了一个人。就是渔民程老大的独生女儿程艳。



程艳的父亲程老大,在海上跑了一辈子,练就了一双辨别鱼群走向的神眼,驾驶渔船在风雨海涛中追踪鱼群是一把好手,几十年风风雨雨挣下点钱买了一条破渔船,日子过得宽松了点,还能给女儿送到港岛英国人开办的教会学校念书。希望女儿将来能有个好前程。但程老大的好运随着日本人的到来结束了,日本人一顿机关炮,将他和其他的几十条木船打成了破船板,几十年挣下的家业就完了。恨日本人恨得牙痒痒。

手枪队在石鼓洲的时候,谭辉和杨大力就住在程老大的家里。主要是他们家的房子比较宽敞,手枪队集合开会也有地方。程艳那年已经18岁了,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成天见到英俊潇洒的手枪队长谭辉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就有了些女孩子的心事。

第五天,渔民们得知了手枪队的侯三被日本仔抓住的消息,就猜出手枪队是去救人了,就多了些担心,程艳在家里已经坐不住了,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就决定到港岛找他们。

很长时间以来,程艳对谭辉十分关注,但是眼前的谭辉好像根本就把她当做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平时看到谭辉闲下来,就过去找话题说说话,但谭辉好像只当她是个孩子一样的哄她。现在谭辉的手枪队出了事,她急得不行,一定要见到谭辉才好。

她想:如果谭辉他们去救侯三,肯定是到圣玛利亚医院去了。

她换了一身学生时的衣服,在书包里放了一颗手榴弹,去了港岛。


侯三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他被捕的第三天了。醒来的时候,看见面前的日本人就知道自己完了。

心情十分好的平野弘良坐在他面前的凳子上。心情十分舒畅。

因为顺利的逮捕了陈友仁,平野课长得到了东京的褒奖。心情正好着呢。这可是特高课在香港的重大胜利。

陈友仁祖籍顺德,生于西印度群岛的特立尼达。早在1913年就担任了国民党交通部法律顾问、英文《京报》总编辑。1922年起又担任孙中山外事顾问、英文秘书。1926年被选为国民党第二届中央委员,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1931年被选为国民党第四届中央委员,先后任广州国民政府、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长。1933年参加福州事变,任福建人民政府外交部长,后流亡巴黎。1938年回香港参加抗日活动,日军占领香港以后被逮捕,东京军部命令将陈友仁押送上海,交给伪汪政府。因为他的威望,汪先生希望他能听从他“曲线救国”的主张,加入他的国民政府。这件事干的漂亮,东京大本营特地打来电报进行褒奖。

看到侯三醒了,平野的心情更好了。竟然站起来深深地鞠了一躬,用流利的中国话说:“在下平野,在特高课任职,久仰飞刀侯三的大名,在此致敬了!”

侯三眨了眨眼睛:“你想干吗?”

平野没有回答,而是朝门口的宪兵点点头,宪兵出去了。平野才说道:

“港九乃至广州,江湖上都知道飞刀侯三的大名,我也是有幸才能见到先生。听说您对我们的惠子小姐比较感兴趣,因此我和他的父亲商量,他父亲已经同意,将惠子小姐送给您,照顾您养伤,等您的伤口痊愈,就可以和她生活在一起了。”


侯三没明白。只见门口值班的宪兵回来了,带进来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那女人走近病床,深深地鞠躬:“我叫荒木惠子,请多关照!”


侯三认出了,就是因为她,自己才落得今日的境地。

“无功不受禄!”侯三嘲笑道。


平野笑了笑:“我将惠子小姐送给您,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仰慕您这个人。要是赏脸,就交个朋友。中国人的俗语: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整个中国都不能和日本对抗,汪先生在南京已经开始了与日本的全面合作。难道侯先生就不能与我们合作吗?”

他拍了拍床头:“安心休息,好好养伤。我们有时间!”

说完,他就和惠子一起出去了,剩下一个傻呆呆的侯三。

“这鬼子卖的什么膏药?”

他不懂。


谭辉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这种感觉自从侯三被捕以后,就不时地浮现出来。

从眼下收集的情报看,侯三已经被日本人抢救过来,在医院里做进一步治疗,好像待遇还很好。医院是隶属于日本陆军的,出入都是军人和他们的家属,几乎没有中国人进出。而且,医院门前和侯三所在的病房门口都设置了特高课的武装警卫。一辆宪兵队的装甲汽车就在医院门口待命,随时应对突发事件。

医院附近,是第五联队的一个中队的驻地,这是个步兵中队,从日本方面的新闻报道上介绍,这支部队的训练十分严酷,作战时十分凶猛顽强,是第51师团的王牌中队之一。

看来,武装解救侯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作为手枪队队长,他不能不想尽办法来营救自己的队员,但是面对这些阻碍,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比较好的办法。

他隐隐地有些担忧。梅珍同意他的看法:

“侯三很可能会叛变!”

“我们已经转移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损失。”谭辉说道。

“不一定!”梅珍说:“日本人根本就不是你我想象中的那种军队,他们的作战规则和所有的军队都不一样。”

“侯三了解我们武器弹药的存放地点、了解我们的交通站,了解我们的行动特点。”谭辉说:“如果这样,就干掉他。”

梅珍说:“但是我们对立面的情况并不了解,如果他没有叛变呢?要是等到已经造成损失,再除掉叛徒,就太晚了。”

“只有等。”谭辉说:“我们把武器弹药和侯三了解的人员撤走,交通站放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梅珍说:“我已经安排杨大力他们去做了。今天开始就不能再来这里,我们马上启用下一个交通站。”

谭辉点点头:“现在,我们只有等待机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