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故宫大盗的人生轨迹!大盗是怎么炼成的!故宫失窃案嫌犯人生轨迹:父母不敢相信其作案

华北军区总司令 收藏 4 418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299/12992426.jpg[/img] [img]http://img3.itiexue.net/1299/12992427.jpg[/img] [img]http://img4.itiexue.net/1299/12992428.jpg[/img] [img]http://img5.itiexue.net/1299/12992429.jpg[/img] 石柏魁,男,1983年10月出生,山东菏泽曹县高楼村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探究故宫大盗的人生轨迹!大盗是怎么炼成的!故宫失窃案嫌犯人生轨迹:父母不敢相信其作案


探究故宫大盗的人生轨迹!大盗是怎么炼成的!故宫失窃案嫌犯人生轨迹:父母不敢相信其作案


探究故宫大盗的人生轨迹!大盗是怎么炼成的!故宫失窃案嫌犯人生轨迹:父母不敢相信其作案


探究故宫大盗的人生轨迹!大盗是怎么炼成的!故宫失窃案嫌犯人生轨迹:父母不敢相信其作案

石柏魁,男,1983年10月出生,山东菏泽曹县高楼村人。


在故宫(微博)、在网友的猜想中,这是一个可以让时迁弃暗投明,让白玉堂退出江湖,让燕子李三金盆洗手的故宫大盗。


在山东曹县,这是一个12岁辍学在家以收废酒瓶谋生,16岁离家外出打工,先后做过搬运工、泥瓦匠、电焊工、烧烤店小工的村民,口袋里从没有余钱。


两者之间的离奇结合,尚待警方进一步公布细节。


[那一定不是我儿子]


石庄村位于曹县县城正西15里,其中一个胡同最南头的一户,就是石柏魁的家。


5月12日上午,来自北京和当地的两拨警车,先后划破了曹县倪集乡高楼行政村石庄村的宁静,不少村民聚拢来,跟随民警涌向石西华的家。这时,60岁的石西华才知道,“二小”石柏魁出事了。


在这一天之前,村里可能没人想起过这个叫做石柏魁的村民,甚至连他的家人也没惦记起“二小”到底在哪里。


面对着小院内涌入的大批警察,两位不知所措的老人放下手中的家务活,被带到乡里派出所。在这里,他们这才知道,很长一段时间来杳无音讯的“二小”石柏魁竟然偷了故宫的宝贝,被抓进了公安局。


“不是我儿子,这个一定不是我儿子。”昨天下午,握着刊登有石柏魁照片的报纸,59岁的李红翠仍然不信这个眉目被打上马赛克的男青年,就是二儿子石柏魁。随后,石西华接过报纸,愣了许久没有说话。


“他跟我说绝不做偷抢的事儿,为啥走了这一步。”母亲李红翠称,儿子石柏魁的做法让她不解。她的脸上,眼泪像滚珠一样掉个不停。父亲石西华也很难接受儿子犯罪的事实:“他没这个胆儿啊。”


对姐夫谢照健来说,小舅子石柏魁偷故宫,让他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他从没干过让人注意的事]


昨天上午,在外地打工的哥哥石柏强得知弟弟出事后,已经坐火车从外地赶往家中。家,是残砖和柴火垒起来的院墙,塑料布搭建起来的厨房。这个4年前建成的4间平房里面,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村民说,在这个700口人的小村子里,石柏魁一家是全村最贫穷的一户。


石西华说,早年,他因治病几乎借遍全村人的钱,妻子李红翠也是常年患病,家里非常困难。石柏魁在家里排行老三,上边有一姐一哥。因为家里穷,姐姐石素岭没读过一天书,石柏魁和他的哥哥石柏强也是小学没毕业就辍了学。


在石西华的眼中,大儿子石柏强老实能干,学会了电焊手艺,4年前结了婚,生活正在一步步地往上走,不让人操心——虽然两年前,他的妻子因病去世,而看病花光了家里几乎所有的积蓄。


让他们操心的是小儿子——石柏魁上学时成绩不好,家里不富裕,12岁的时候,就辍学回家干活了。辍学一两年后,石柏魁开始跟着父亲在建筑队上干小工。15岁时,同村一个近亲盖房子,石柏魁赶去帮忙,不料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脊椎骨摔伤了三节。“至今还不能干重活,站的蹲的时间一长,他就疼得受不了。”父亲石西华说。


16岁那年,石柏魁跟着几个同乡外出打工,临走前他没有告诉家人去哪儿。村里的人,包括石西华在内,对他没有太大的期望,因为“他(石柏魁)从来没有干过让村民注意的事”。


“问他也不说,我们想着他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也没再多问。”石西华说。


[只要咱不偷不抢,好好做人就行,赚不到钱能领个媳妇也行]


警方公布的材料称,石柏魁起初在东营市饭店里干了4年,2003年前后到北京一家饭店打工,其间很少回家。


石柏魁的家人说,去年10月份,石柏魁从外地回家后没再出去。石柏魁的哥哥是个电焊工,近两年在外赚了些钱,盖了4间房。母亲劝他也学会电焊,跟哥哥一样有了本事就好赚钱——去年年底,石柏魁去菏泽市某技校,学习了10天电焊技术,拿到了生平第一个证书,初级电焊工。


今年开春,石柏魁跟随哥哥石柏强、姐夫谢照健一起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一发电厂建设工地,负责50米高的锅炉房焊接工作。“那个地方风大、天冷,更要命的是,要在很高的架子上焊。”


谢照健说,40多天前,石柏魁因为恐高辞去工作,当时石柏魁告诉他会回老家,他给了石柏魁300元路费。半月前,谢照健也难以忍受整日在类似沙漠的地带,高空电焊工的生活,返回了曹县老家。


“我回来后才知道,他根本没回家,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谢照健说。他们没想到,捎来石柏魁音讯的人最后是警察。


李红翠说,石柏魁打工十几年,从没往家带过钱,也没有带过女人。李红翠对儿子的要求不高,“他回到家后,我问他挣了多少钱,他说没挣钱。我就跟他说没事,只要咱不偷不抢,好好做人就行,赚不到钱能领个媳妇也行。他还答应我说,放心吧,娘。”


石西华也说,石柏魁出去打工十来年,一直没挣到钱,“回家连买烟的钱都没有,还是我管着他”。


可以想象,石柏魁的生活正在往下——去年,李红翠因阑尾炎住院,当时,大儿子石柏强曾专门回到曹县,照顾母亲一个多月。而石柏魁既没有往家里汇款,也没打电话问候。


[除了不挣钱他没啥别的毛病]


在村里人眼中,石柏魁又瘦又小,一米六的身高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从小他就这样,不像别的孩子一样壮实,性格也不调皮。”村主任石先生说。


据他介绍,石柏魁一家是村里的贫困户,头十几年石家的温饱都是问题。可能是因为家里太穷,加上父母性格老实,一家人跟村里人来往都不太多,石柏魁跟同龄人交往得也很少。石柏魁姐夫称,他其实挺胆小,“他来我们家串门,天黑前就走,说害怕走夜路”。


在姐夫眼里,石柏魁不算外向,但也不是个有抱负的人,“在家人面前好说,但没见过他办大事。”母亲李红翠觉得,“除了不挣钱他没啥别的毛病。这几年在外面不顺,他回家也不勤快了。”


这个毛病带来的后果越来越严重——石柏魁每次回家,总是躺在床上看看电视,不串门,也不走亲戚。家人问他,他就说也没挣到钱,很丢人。


在外闯荡十几年,烧烤店小工是石柏魁最常做的职业,也是他最喜欢干的工作。


姐夫谢照健说,他跟小舅子的关系还不错,每次两人见面都能谈很长时间,一起喝酒、玩儿、谈谈工作。


在曹县租一间铺子开烧烤店是石柏魁的一个心愿——家人都知道石柏魁的这个愿望,但因为没有启动资金,他的打算一年年搁浅。“头几年他就念叨过这种想法,一是没钱,再一个曹县的消费人群也不行啊。”


案发前,谢照健跟石柏魁探讨过多次开店的事儿,谢照健认为曹县穷,条件不行,烧烤这种东西根本卖不动。石柏魁却认为,只要他做得好吃,总有人来买。


“其实他没长性,吃不得苦,有时候还固执,他烧烤的技术不行,跟老板干时就经常因为做不好,不让干了。”谢照健说。


昨天,北京警方表示,石柏魁亲口供述称,5月8日,他参观时听导游介绍情况,“也不知道怎么了,脑子一转圈就想起‘盗窃’这个念头了”。随后,他藏匿于现场躲过清场检查后,破坏展厅北侧窗户及玻璃,入室盗走7件珍宝。


显然,从“勤快”到“不爱动”,从“二小”到“故宫大盗”,已经超出了石西华和李红翠的想象,他们已经看不清这个“小儿子”的身影。


京华时报.本报实习记者黄海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