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塔利班演出“地道战” 北约18个月战果付诸东流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近日报道,5月3日,CNN记者尼克·佩顿·沃尔什费尽周折,获准进入阿富汗坎大哈省萨尔波萨监狱采访。不久,沃尔什遭遇“逐客令”。


萨尔波萨监狱不欢迎“盟国”的记者,是因为日前该监狱发生了一起大规模越狱事件——塔利班武装挖了一条长达320米的地道,近500名囚犯经由这条地道逃脱……


“兄弟,醒醒,你们将重获自由”


5月3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记者尼克·佩顿·沃尔什费尽周折,终于获准进入阿富汗坎大哈省萨尔波萨监狱采访。在一间牢房里,沃尔什注视着牢房水泥地面上的一个圆洞。洞深约两米,连接着通往监狱外部的地道。地道里空间狭小,塑料通风管占去了相当的空间,仅容得下一人匍匐前进。


连日来,阿富汗政府及驻阿美军为这条地道伤透了脑筋。4月24日深夜23时,近500名囚犯经由这条地道逃脱。


越狱事件发生后,阿富汗当局加紧了对监狱周围地区的搜查,抓获了71名越狱人员,击毙两人。经过审讯,部分还原了越狱时的场景。


4月24日23时,大多数囚犯进入梦乡后,几名囚犯活跃起来。他们掏出事先复制的牢房钥匙,挨个把牢房打开,轻声通告里面的囚犯:“兄弟,醒醒。这边走,从地道爬出去,你们将重获自由。”


瓦利·穆罕默德是塔利班武装人员,入狱前在赫尔曼德省马尔贾地区活动。他说,4月25日凌晨1时30分,牢房里的响声把他吵醒了。

“我睁开眼睛,看到3名塔利班成员手持AK-47冲锋枪,正在叫醒囚犯,”瓦利·穆罕默德说,“他们把我们带到地道入口,我们一个接一个进去……我花了半个小时才到达地道的另一头。”


根据瓦利·穆罕默德的描述,地道里有照明设备和通风管。


囚犯扬·穆罕默德被叫醒时,表示自己不是塔利班成员,不想越狱。“但他们拿枪指着我们,警告我们,如果不走就开枪……”扬·穆罕默德只得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爬到地道的另一头时,他发现已有八九个人守候在那里,他们让他火速离开。


很多囚犯并不知道这条地道有多长,通向哪里。


越狱者大部分是塔利班成员


越狱行动一直持续到4月25日凌晨3时30分。蹊跷的是,在这4小时30分钟里,监狱看守竟然毫无反应。


离开地道后,瓦利·穆罕默德打算到坎大哈市的亲戚家找些食物和衣服。不过,他钻进地道时弄脏了衣服,没有穿鞋,形迹可疑,最终落网。


扬·穆罕默德来到一处村庄,躲入麦田。“人们发现我并报警,警察随后把我抓住。”


一名自称毛拉·伊德里斯的囚犯逃出监狱后,乘坐塔利班事先准备的车辆离开。“路上经过不少检查站,只有一处检查站的警察拦下我,”他说,“他们问我为什么没穿鞋,且衣服上沾满泥巴。我告诉他们我是劳工,他们就让我通过了。”

现年22岁、名叫安拉·穆罕默德·阿迦的塔利班成员,在坎大哈省斯平布尔达克地区一个靠近巴基斯坦边境的地方,接受了《纽约时报》的电话采访。阿迦表示,他被关入萨尔波萨监狱28天,那天深夜,一个同伴把他叫醒,然后把他带到一间牢房里。阿迦看到,牢房的地面上有一个洞。


接着,阿迦和同伴进入地道,穿越了监狱的安全哨所、混凝土墙和一条高速公路,一直爬到监狱附近的一栋房子里。一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车把他带出了好几公里,之后乘一辆出租车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祈祷上帝给我自由,”阿迦说,“那一夜是我愿望成真的时候。”


阿富汗政府的数据显示,经地道逃跑的囚犯共488名,只有不到20人不是塔利班成员。塔利班发言人优素福·艾哈迈迪说,541人成功越狱,其中106人是塔利班指挥官。


越狱“是一次里应外合的行动”?


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说,他们从监狱外面的一处地点开始挖地道,花了5个多月,绕过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多个检查站,4月24日终于贯通,全长320米。


阿富汗政府称,塔利班使用千斤顶,从地下破坏了牢房地面数厘米厚的混凝土层。


挖地道一事,狱中只有不到5人事先知情,包括获刑两年的塔利班发言人穆罕默德·阿卜杜拉。


自称阿卜杜拉的越狱者在电话中告诉美联社记者,越狱前,“一些朋友”提供了多把牢房钥匙,使他们逃跑时放出其他囚犯。阿卜杜拉说,地道4月24日上午打通后,他们用地毯盖住洞口。午夜前,他们悄悄打开其他牢房的门,一次唤醒四五个人,分批进入地道,以免地道中的人过多而缺氧。

塔利班称,他们在地道出口处的公路上安排了数辆车接应,还准备了“人弹”等。“但看守没有动静,不费一枪一弹,我们的人都转移到了安全地点。”


4月25日凌晨,萨尔波萨监狱的看守看到了地道口的一堆新土,以及近半囚犯不知去向,大惊失色,遂向上级报告。


“这很明显是傻瓜一样的安全部门的责任,”坎大哈省省长图尔亚拉伊·韦萨说,“这条地道不是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就能完成的。”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没有监狱看守的协助,塔利班武装不可能帮助近500名囚犯越狱。西方国家的一些官员认为,这次越狱“是一次里应外合的行动”。


塔利班为何展开越狱行动


卡尔扎伊总统发言人瓦希德·奥马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次越狱事件是一场灾难。“对政府和阿富汗人民来说,这是一则极坏的消息,这显示出政府某些部门的弱点。”


路透社评论称,夏季作战期临近,北约部队将着手向阿方移交安全防务,许多有作战经验的塔利班人员逃走,对阿富汗和北约是一个打击。


阿富汗议会一些成员、部落首领表示,越狱事件“使18个月来在坎大哈省与塔利班武装分子艰苦战斗得来的成绩付之东流”。


一名曾经的塔利班头目说,这么多塔利班成员重新投入战斗,使得一些塔利班成员无法确信,与政府合作后他们还会安全,政府实施招降计划将更加困难。


曾是塔利班成员的毛拉·阿齐兹·阿迦说:“越狱事件会让和平来得更迟。”毛拉表示,他曾与塔利班成员通电话,努力说服他们到政府这边来,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如何给他们提供保护”?

“这真是塔利班的一大成就,也暴露出政府的巨大失误和弱点。”阿富汗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坎大哈省议会议员穆罕默德·哈米德说,“塔利班在这次越狱事件中得到了两方面好处——第一,传达了这样一条信息:我们能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即使在守卫森严的监狱也是如此;第二,可以提升塔利班的地位,从而吸引更多人‘慕名’加入。”


阿政府不愿接受西方媒体采访


在不少阿富汗民众看来,政府腐败、无能和自满是近500名囚犯成功越狱的重要原因。


“我们不知道安全部队在干什么,”坎大哈市一家商店的店主哈吉·海鲁拉说,“监狱四周设有防御设施,但我们现在听说……数百名囚犯通过地道逃跑了。”


越狱后落网的哈米德·古尔说,这座监狱的牢门经常不上锁。越狱当天,“我们轻易走出牢房,来到地道入口。”


越狱事件发生后,阿富汗政府不愿接受媒体采访,哪怕是来自“盟国”美国的记者。当CNN记者沃尔什手持盖有阿富汗监狱管理部门大印、有阿富汗司法部长签字的信件,到萨尔波萨监狱采访时,却吃了闭门羹。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卡尔扎伊总统的弟弟、坎大哈省议会议长艾哈迈德·瓦里·卡尔扎伊的关系,才得以进入监狱采访。


沃尔什看到狱方正在用混凝土填地道,现场还有两个年轻的美国人在丈量地道口的深度。沃尔什想要摄像,却被这两个不愿透露身份的同胞制止。


过了一阵子,这两名“同胞”毫不客气地向沃尔什下了“逐客令”。


出了监狱,沃尔什发现,监狱旁边就是一座北约兵站——越狱事件竟然就在北约部队的眼皮底下发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