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德韦杰夫借谈政改暗批普京贪恋权力危害社会

枪倒扛 收藏 3 167

[俄罗斯《观点报》5月13日报道]梅德韦杰夫总统13日视察了科斯特罗马州,会见了州议会的青年议员代表。他在会见中谈及诸多政治议题。他认为,俄罗斯应当继续实行总统制,但将权力集中于一人的做法是非常危险的。


梅德韦杰夫说:“高度集权的确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在我国,这种情况不止一次出现,其后果通常要么是停滞,要么是内战。我们不应允许出现这种局面,应当严格按照宪法行事。”


但梅德韦杰夫同时认为,俄罗斯只能实行总统制,别无选择。他说:“我认为,由于历史原因,加之我国疆域广阔,民族宗教构成复杂,除了实行总统制,我们别无选择。但这无论如何不是要压制议会的立法权,不是要放弃分权理论。”


说到这里,梅德韦杰夫指出,未来总统应出自政党。他说:“现在的总统是无党派的(梅德韦杰夫当年拒绝加入统一俄罗斯党),我认为这在一段时间内或许是好事,但我不确信永远是这样,我的观点甚至可能相反,认为总统迟早还是应当来自政党。”


他说,这要等到“大多数人认为这么做不会导致整个政治结构更加脆弱……不过总体来说,这么做可能是对的。我几乎举不出一国总统游离于某派政治力量之外的例子。”


批恋权者危害社会


梅德韦杰夫指出,所有官员,包括国家元首,都要考虑接班人的问题。那些不愿邀请年轻人参与工作、从而不能做好干部新老交替工作的州长“该回家休息了”。他认为,贪恋权力、不愿下台的官员对社会是有害的。


梅德韦杰夫说:“如果某位州长坚持官员不可更换的原则,那就意味着他早该回家休息了,因为每个人,不管他担任什么职务,村长也好,国家总统也罢,都应当考虑要把权力交给谁,周围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他们今后会奉行什么样的方针。如果他不考虑这件事,而认为自己能力足够,可以在自己的位子上永远干下去,那么这样的人对社会来说是危险的。”


梅德韦杰夫同意考虑修改相关法律,加强议会监督的效率。他指出:“议会监督无疑是国家监督体系当中一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我认为,不仅总统应当拥有监督权,议会的监督也应得到全面加强。”


在会见结束时,梅德韦杰夫呼吁议员建立一个没有贪污腐败的新型政治体系。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形成一种新的政治文化,这一任务要靠年轻人来完成。”


梅德韦杰夫还就未来的全民选举问题发表了看法。他说,必须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包括确保候选人能够平等使用媒体资源。


他说:“我们面临一系列非常重要的大事——年底的国家杜马选举和接下来的总统选举。必须创造一切条件,使选举在符合现有法律的情况下进行,要为政治竞争创造条件,包括上媒体。”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5月13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警告说,围绕一个人建立国家政治体系的努力十分危险,这番话明显是在挖苦权力很大的俄罗斯总理普京。


梅德韦杰夫是在向来自俄罗斯中部不同政党的青年活动分子发表讲话时说这番话的。他并未提到普京的名字,但他指的显然就是普京。


[俄新社莫斯科5月13日报道]梅德韦杰夫在科斯特罗马的一番表态可以视为他有意在总统宝座上继续自己第二任期的证明。


社会制度研究所副所长巴多夫斯基在接受采访时说:“梅德韦杰夫今天的讲话意在2012年总统选举。我认为俄罗斯总统未来将具有党派性。而何时能够实现这一点则是另外一回事,在2012-2018年任期中,总统党派归属的问题可能得以解决,因为这对俄罗斯政党制度的发展极为重要。”


巴多夫斯基表示:“梅德韦杰夫不但积极就当前政治事件发表看法,还就未来数年间俄罗斯的发展前景作出了若干战略性声明。”


政治学家霍米亚科夫称,梅德韦杰夫声明的重要之处在于,他“努力对当前的政党制度给予较高评价,同时亦强调他确实进行过某些改革”。’


霍米亚科夫说:“梅德韦杰夫表示,政党制度不是为某个具体人物而建立的,而是为了有效应对来自国内外的挑战。”


霍米亚科夫认为,这是“梅德韦杰夫为最终表态参加2012年总统选举而迈出的又一步”,在他看来,梅德韦杰夫“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如何达到目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