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内忧外患之辩

饥寒交迫的奴隶 收藏 1 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人注:这是一家杂志约我写的文章,结果被领导毙了。贴在这里吧。




每一个国家在任何时候,都会有各种矛盾,矛盾的严重程度会因解读者的不同而不同。一个政府的能力及其前途也取决于它化解矛盾的能力和方法。对于当今中国社会来说,各种各样的矛盾的确存在。不同的人,对于中国社会当前矛盾的解读以及得出的结论很不相同,其中的关键就在于站在什么样的立场解读。当今中国面临的紧要问题,大致分为内外两个方面。套用以前的说法,称之为“内忧外患”也未尚不可,那么,我们如何看待两者的关系,或者说轻重缓急?




有一种极端的观点认为,当今中国没有外患,只有内忧。中国的所有问题都是中国自身内部造成的,与外部没有关系。甚至,中国与外部若有不协调或冲突,也完全是中国自身的原因造成的。为了强化这一观点,或者把这种观点固定为永恒的真理,持这一极端观点的人,还有一个经常使用的附带理论:中国人素质很差,因为中国文化从来就恶,所以内部也搞不好,外部也处不好,一切问题的原因都来自于中国自身的文化基因和人种。



我非常反对这一观点,然而我不得不说,这一观点在当今中国很有市场,而且它的声音非常强大。几乎面对当今中国的所有问题,这个观点和声音都会以领导舆论的姿态抢先站出来定调。对此我想说,首先,我并不认为中国没有“内忧”,当今中国确实有独特的“内忧”;其次,当今中国的“内忧”没有严重到被上述极端观点无限夸大的地步;第三,中国的“内忧”是如何产生的,也需具体分析;第四,我认为,当今中国的“外患”相当严重。



中国当今所面临的外患,有一些是一目了然的。例如美国在中国周边地区的战略布局,几乎在各个方向都存在;陆地之外,东部海域也同样。去年态势相当严重的黄海危机,最近不过是因为中东、北非地区的形势钳制了美国的精力,加上日本地震海啸,美日联手也暂时有了难度,从而得以稍稍缓解而已。但丝毫不能排除美国、日本等一旦腾出手,还会在这里制造新的摩擦。当然,如果有人认为美国在中国周围的战略布局都是善意,或者说即便美国防范中国,也是因为中国太坏,对此,我们已经无需驳斥,只能认为那是不同立场的结果。因为,这种观点就是维护美国利益的论调。如果站在中国的立场,我们只能得出相反的结论。要想调和,很难。



中国当前所面临的外患,除政治军事领域外,经济领域也很明显,如人民币汇率、对外贸易遭遇不公正待遇问题等。而且,我认为中国相当一部分“内忧”,其实是来自“外患”。例如,中国国内当前压力较大的“内忧”之一是通货膨胀。不少有识之士指出,中国通货膨胀的压力相当一部分来自外部的“输入型通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日也表示,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很大的资本流入压力,导致高通胀的风险增加。就事论事地说,各个国家“输入型通胀”的压力未必相同,中国所面对的“输入型通胀”压力究竟有多大,站在不同立场的人,也会有不同的答案。但毫无疑问,当今中国的一部分“内忧”实际上来自“外患”,可以称为“输入型内忧”。



像通胀压力这种“输入型内忧”是一个较为明显的动态形式,中国还有一些“内忧”不如通胀压力那么明显地与国外具有即时互动感,但本质上也是“输入型内忧”。例如,中国民众普遍反映强烈的住房、医疗、教育等问题,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照搬照抄美国的做法,在中国水土不服所造成的“输入型内忧”。住房问题很明显。当年,中国受美国住房金融化的影响,把它当成彻底解决住房问题的灵丹妙药,结果,美国自己也出问题了。中国当前的住房问题,只不过是因为社会现实与美国不同,问题的形态也有不同而已。比方说中国的人口比美国多得多,土地资源比美国稀缺得多。我们虽然不能简单否定房地产市场化改善中国人住房条件的成绩,但是,把美国的住房金融化当成最主要的方式,确实是造成中国社会住房这一内忧的原因之一。



在这个问题上,有一种现象值得注意,例如教育。有人会说,美国的教育很好,教育市场化到了中国,就被中国人自己搞坏了。它的通用形式是:外国的好东西到了中国就变坏,原因还是因为中国人坏、中国制度坏。因此,这种观点还是以否认“外患”存在为根本。对此我想说,首先,美国的教育之类,是否真像某些人说的那么好,完全值得怀疑。实际上,美国自身对他们教育制度的弊病也有很多批评,并提出了变革的构想;其次,退一步说,就算美国的教育制度完美无缺,简单照搬到中国出了问题,那么,我们应该批评中国现实,还是应该反思这种简单照搬的做法?中国社会与美国社会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不面对中国的现实,就好比医生治病,不了解清楚病症病因,简单开一付进口药,以为就能药到病除,能否算一个负责任的医生?



我毫不否认中国有自身的“内忧”,但是,中国自身的问题所造成的“内忧”与“外患”相比,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不同立场的人,结论完全不同。现在人们一般都说中美之间有矛盾、有冲突、也有共同利益。那么,在中美矛盾冲突的时候,双方都反思自己的内部问题,是一种合理的状态。而事实上,美国常常是把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归到中国头上。中国国内替美国帮腔的人,也鹦鹉学舌地重复着美国的指责。说白了,他们就是为了与美国利益保持一致,才会因为维护美国利益的需要,而夸大中国的内忧,以淡化中国所有的外患。这就好比有些美国人不认为中国面临“输入型通胀”的压力,反而认为中国给低收入人群加工资,加剧了全球通胀的风险。与此同时,国内一些爱美精里应外合,把中国增加低收入者工资的措施,强化为一个巨大的“内忧”。



中国社会的确存在不少内部问题,但真正来自“内忧”的危害,并不像爱美精们描述的那么危如累卵。相反,当今中国面临公开的、隐形的“外患”却相当严重。我们经常看到的现实是,当中国国内的制度措施朝着不利于美国利益的方向发展时,爱美精们必定会跳出来说:由于中国的劣根性,事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所以,当今中国的很多“内忧”,不光只是“输入型内忧”,而且还是“输入夸大型内忧”。最为严重的是,淡化粉饰“外患”、推动“输入型内忧”、把“输入型内忧”歪曲成“绝对内忧”,夸大中国社会不真实“内忧”的势力,在当今中国国内很强大。在我看来,这才是当今中国真正的严重“内忧”之一。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