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生]说警察讨薪违规,看上去正义,实则很无耻(转)

454yanxi 收藏 5 821
导读: 周立太      凤凰网评论《自由谈》专栏第398期,以《重庆特警讨薪,看上去很美》(以下简称《看上去很美》)为题,对重庆警方查处黑包工头并帮民工讨回工钱的行为妄加评论,认为此举是公权力滥用的违规行为,损害了警察形象。在我看来,该文从标题到内容,看上去正义,实则很无耻。   根据媒体报道,《看上去很美》涉及“重庆特警讨薪”的本来事实是:4月30日晚,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一负责人办案途经重庆市江北区三湾路中凯城市之光工地附近时,遇上一群手持铁棍菜刀的男子正在工地外追打几名中老年男子。民警上前制止竟遭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周立太


凤凰网评论《自由谈》专栏第398期,以《重庆特警讨薪,看上去很美》(以下简称《看上去很美》)为题,对重庆警方查处黑包工头并帮民工讨回工钱的行为妄加评论,认为此举是公权力滥用的违规行为,损害了警察形象。在我看来,该文从标题到内容,看上去正义,实则很无耻。

根据媒体报道,《看上去很美》涉及“重庆特警讨薪”的本来事实是:4月30日晚,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一负责人办案途经重庆市江北区三湾路中凯城市之光工地附近时,遇上一群手持铁棍菜刀的男子正在工地外追打几名中老年男子。民警上前制止竟遭围殴,民警将两名行凶、滋事的男子控制,其余行凶男子纷纷逃窜,警方连夜对此事展开进一步调查。经查,手持凶器的行凶男子,均系中凯城市之光工程项目部的保安。该工地工作人员多数来自江浙一带,工地负责人俞刚为解决工程施工中出现的所谓“纠纷”,于2010年底以每月发放5000元工资的方式,雇佣来自浙江、江西、河南及重庆本地20多个社会闲杂人员组成“黑”保安队,专门对付讨要工资的农民工。5月1日12时,重庆警方组织刑警、经侦、治安、特警及江北公安分局民警对该工地进行查封。警方查封现场时,正在务工的200多位农民工纷纷要求严惩这些黑心包工头和黑打手。对于工人们关注的“欠薪”问题,重庆市江北区相关职能部门展开联合调查,并协调各方尽快支付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5月3日,重庆警方与江北区政府向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发放了第一批工资。警方介绍,公安机关协助相关部门连夜清算核对,并确认了首批被欠薪的民工名单及欠薪金额共计61人约80余万元。

《看上去很美》误导读者很无耻

我先不说特警讨薪到底违不违规、该不该,仅就《看上去很美》的版面形式和内容,即显见《自由谈》栏目违背客观事实、误导读者的极度无耻。

无耻之一:《看上去很美》所在栏目既然取名为《自由谈》,自然应该并且能够包容各种各样对事件的看法和观点。然而《看上去很美》却对全国舆论对警察讨薪一事的普遍叫好一笔带过,相反却链接几篇所谓的非议文章就对警察讨薪结论为踩线、违规,这种以己所好,自由取舍进行新闻事件评论的行为本身,就是不客观、也是不道德的。

无耻之二:《看上去很美》挂羊头卖狗肉。栏目在《实质却是又一次踩线犯规》、《主动制止打人是警察份内、不做就是失职》、《讨薪问题却是民事纠纷,做了就是违法》、《“万能警察”和“失职警察”一样不可取》等标题内容中,均表述有重庆警察讨薪的内容,并且将警察讨薪与公安参与强拆、插手经济纠纷等相提并论予以批驳。然而,点开在每一个标题内容末尾的“详细”二字,链接的却是一些与警察讨薪风马牛不相及的博文和评论。这些博文和评论中甚至连警察讨薪四个字都没有出现过,《看上去很美》挂羊头卖狗肉的手段之低劣,使人惊异。

无耻之三:《看上去很美》贼喊捉贼,左手高举贞洁牌坊,右手套弄着野男人勃起的阳具。《看上去很美》呼喊警察不能越位,行事要依法,且视网民对警察讨薪普遍叫好为不懂法的“盲目”,很是不屑。然而,它自己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百分百的法盲,居然引用1989年公安部就下发的《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认为重庆警察讨薪违反了法律规定。欠薪是经济纠纷吗?用刀枪棍棒侍候讨要工钱的民工是经济纠纷吗?不是的,欠薪是劳动争议,恶意欠薪可能构成刑事犯罪,刀枪棍棒殴打民工可能是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的犯罪行为。凤凰评论的一些人自己不懂法,却以法律权威者自居,以违法的理论和观点指责警察讨薪违法违规,肆意鞭斥他人,除非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是为了什么。

警察讨薪看上去很美,也不违规

作为一个十多年来一直从事弱势群体法律维权的民工律师,我对中国的劳动法律体系有着深刻的了解,对民工遭遇欠薪所面临的痛苦、无奈和无助有着切肤之痛的感受。这其间,曾骂过人,流过泪,酸甜苦辣百味杂存。国内外的媒体都曾报道过我的一句话:“我周立太一直给农民工诉讼讨薪、工伤维权,但我今天还没有成为一个疯子。”这是我的心里话。

正如中央电视台在上一期的《新闻周刊》中有一句话说:中国建立劳动法律体系的目的就是保护劳动者,但现实中劳动者的权益要真正得到保护实在是难上加难。这一点在包括讨要工资在内的劳动争议案件中表现到了极致。按照我国的《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和民事诉讼法律规定,民工通过仲裁和诉讼讨要工资,法定最长时间超过1000余天,将近三年。三年时间,汶川灾区已经重建,农民工的孩子已经从初中毕业到了高中毕业。这将是极大的时间和成本代价?不仅如此,民工还必须支付经济成本,而且面临着遭遇行政不作为乱作为、仲裁诉讼受非法律因素的干扰等巨大风险。为什么多年来一直有那么多拿不到工钱的人要去爬高压电杆、要去跳楼、要抱着老板同归于尽?民工难道不怕死?不,民工们自己被逼无奈后想达到目的的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唯一方法。

重庆警方在办理恶意欠薪甚至故意伤害等刑事案件过程中,与政府劳动、司法、建设等部门一道,同时协调欠薪的包工头兑现欠薪,与在办理故意伤害治安案件过程中,调解当事人双方达成赔偿协议,兑现赔偿款,没有任何两样。警察在办案过程中促成当事人双方达成民事部分的调解协议,这几乎是公安部门每天都在做的事情,为什么这次到了重庆警察身上就违规了呢?

法律规定劳动争议可以通过仲裁、诉讼程序解决,但是法律没有禁止公安机关在办理涉劳动争议引发的刑事案件过程中不可以对劳动争议进行调解。相反,调解不仅是我国政策规定处理纠纷的最基本的原则,也是处理纠纷的首要方法和解决问题的首要途径。同时,调解也是我国法律明确规定的仲裁、诉讼案件中解决争议纠纷的基本原则。中国司法系统历来将调解结案当作争议纠纷解决的首选途径,只有在调解不成的情况下才加以裁判。因此,重庆警方在有劳动、司法、建设等政府部门、裁判机构的参与之下,通过办理刑事案件协助农民工讨回被拖欠的工资,不仅没有越位,而且符合我国法律规定的法治精神,符合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根本要求。

学者媒体不该高高在上,唱高调

必须承认,任何公民、任何媒体均有权监督司法机关的行为。但是这种监督必须尊重事实,尊重法律,不能脱离中国的时代背景和法治进程,更不能歪曲事实、曲解法律。然而,当一些个案发生后,总会有那么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新闻媒体,总视自己为“阳春白雪”,其他人都是“下里巴人”,凭借其资源优势,唱高调,造舆论,对个案办理指指点点。殊不知,他们自己却成了孤家寡人,曲高和寡。药家鑫不是有教授帮腔为“激情杀人”想枪下留人吗?其结果是遭到网民的一片臭骂,法院一审还是判了斩立决。

《自由谈》的《看上去很美》真的是看上去很美,实则很无耻。你看那近千条网民留言,有几条是认可《看上去很美》的?

这就是民意,这就是人心向背。



-----------------------------

转来大家看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