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中一段鲜为人知的谋杀案

阿西莫夫礼物飞 收藏 1 1479
导读:《倚天屠龙记》中一段有鲜为人知的谋杀案,凶手作案动机卑劣无耻,不可告人;手段阴险毒辣,令人发指。可惜金大侠始终未将该凶手绳之以法,致令其逍遥法外,而死者则冤沉海底。 为伸张正义,维护武林公理,鄙人决定将这段沉冤已久的内幕公诸于众,对凶手施以口诛笔伐,以证法网之恢恢,疏而不漏也。 这起谋杀案的受害者是紫衫龙王黛绮丝的丈夫韩千叶,死因是中毒,而凶手则是明教光明右使范遥! 何以见得?且听某慢慢道来。 首先,不妨让我们先来听听胡青牛关于该凶手特徵的描述:“我问起下毒之人,知是蒙古人手下一个西

《倚天屠龙记》中一段有鲜为人知的谋杀案,凶手作案动机卑劣无耻,不可告人;手段阴险毒辣,令人发指。可惜金大侠始终未将该凶手绳之以法,致令其逍遥法外,而死者则冤沉海底。


为伸张正义,维护武林公理,鄙人决定将这段沉冤已久的内幕公诸于众,对凶手施以口诛笔伐,以证法网之恢恢,疏而不漏也。


这起谋杀案的受害者是紫衫龙王黛绮丝的丈夫韩千叶,死因是中毒,而凶手则是明教光明右使范遥!


何以见得?且听某慢慢道来。


首先,不妨让我们先来听听胡青牛关于该凶手特徵的描述:“我问起下毒之人,知是蒙古人手下一个西域哑巴头陀所为。”


显而易见的是,该凶手无论在身份上还是外形上,都与范遥的特徵极其吻合,而且范遥显然又具备谋杀韩千叶的最直接动机。


范遥爱慕黛绮丝良久,曾央阳教主夫人为其做媒,但黛绮丝却宁死不从(虽然黛绮丝此举亦事出有因,但在不明底细的范遥看来,黛绮丝显然对他绝情之极矣)。而更不可忍受的是,黛绮丝居然一见钟情的爱上了一个毛头小伙子韩千叶,为了跟他双宿双飞竟不惜叛教而出。这一切自然早已足够让范遥对韩千叶萌生杀机了。据此,我们已可将范遥列为本案首号疑凶了。


当然,光凭上述怀疑还不足以定其罪名,我们还需要一些更有力的证据来指证该疑凶。


不妨再来看一下凶手的做案手段:前面已经提到,凶手的做案手段是下毒。然而令人感到费解的是“两位中毒的情形不同”:黛绮丝“中毒不深,可凭本身内力自疗”;而韩千叶所中的毒却是“无药可治”(请注意,这是“蝶谷医仙”胡青牛所说的“无药可治”)。


若是普通仇家,显然不会对两人施以如此判若云泥般的区别对待。而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下毒者为范遥:他对黛绮丝仍旧情未了,故仅略施薄惩;而对韩千叶这个横刀夺爱的情敌则务求赶尽杀绝。


如果说上述论断只是对一些旁证的推理分析,那么下面就是疑凶自己露出马脚了。试看范遥在大都初遇小昭时的情形:


“范遥转身出店,经过小昭身边时,突然一怔,脸上神色惊愕异常,似乎突然见到甚么可怕之极的鬼魅一般,失声叫道:“你……你……””


从上面一段文字中,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范遥见到小昭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对了。是害怕,“似乎突然见到甚么可怕之极的鬼魅一般”的害怕!


当然,范遥害怕的并不是小昭,而是面貌与她酷似的黛绮丝。但范遥为什么会害怕黛绮丝呢?如果仅仅是因为当年对她有所爱慕,那么再次不期而遇时,应该不胜唏嘘感慨才对,断断不该有害怕这种表情的出现。由此可见,范遥正是那个以“哑巴头陀”的身份害死韩千叶的凶手,所以才会对黛绮丝“如见鬼魅”般的害怕。而更要命的是,他刚在赵敏面前振振有辞的宣布了“苦头陀姓范名遥,乃明教光明右使。”如果当时在座的不是小昭而是黛绮丝,不当场跟他拼命才怪!


至此,我们再反观范遥以前的种种可疑形迹,不难发现范遥“俊貌玉面甘毁伤”之举虽几可直追“漆身吞炭”的豫让,但所谓追查成昆颠覆明教的阴谋云云,纯属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潜伏王府多年,也没见他查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阴谋,充其量不过是适逢其会的搬动了少林寺中的几尊佛像而已,实属举手之劳,顺水人情。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乃成昆一手策划,也没见范遥来通风报信。他为混进王府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怎会连这种关乎明教生死存亡的大事也不追查清楚?可见其毁容的真实用心实不在此。


事实上,范遥毁容的真正目的在于追查黛绮丝和韩千叶的下落,并伺机加以陷害,这完全是一种“既然我得不到,也不能让你得到”的小人心态。韩千叶夫妇虽亦乔装改扮,但毕竟没范遥做得那么绝,多半在声音等方面被范遥识破了真实身份,而在有心算无心下遭了他的毒手。可以断言,范遥毒死韩千叶,绝非偶然冲动下的泄愤行为,而是一次深思熟虑,蓄谋已久的谋杀行动。


而更狡猾的是,范遥早为自己留了后路。他在刚投入张无忌麾下时,故意声称自己为取信汝阳王曾亲手格毙过本教的三位香主,见张无忌脸上有“不豫之色”便当场断指明誓,并以死相胁,给张无忌留下了一个“此人说得出做得到”的鲜明印象。挤兑得这位“年轻识浅”的新教主不得不说出“你再残害自身,那便是说我无德无能,不配当此教主大任。你再自刺一剑,我便自刺两剑”之类的言语。


很明显,范遥此举的目的可概括如下:首先,当然是万万不能让黛绮丝得知他的真实身份;但万一不幸被她识破身份,一来黛绮丝武功不及他范遥,二来明教中的老兄弟们当年泰半都不太赞同黛绮丝嫁与韩千叶,所以一旦黛绮丝来向范遥寻仇,大家虽不见得会帮范遥,但至少可以肯定没有人会站在黛绮丝一边。殊为可虑者,倒是这位颇具“正义感”的新教主,所以须得先用话将他挤兑住,让张无忌赌咒发誓般的声明不再追究他以往的过失。这样即便日后黛绮丝重归明教,张无忌亦不便再追究他昔日曾毒死韩千叶的恶劣行径了。



本文内容于 2011/5/15 15:08:40 被小编a1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