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啸 第一卷 陌路烽烟 第015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


第015章

刘大勇跑出屋子,摇摇晃晃的屋子、轰隆一下倒了,灰尘呼的炸起,呛得刘大勇连连咳嗽。

眼泪在脸上冲得花花沓沓,刘大勇急忙向下面看去。山谷里的敌人惊动了,一个排的二十多个白匪军弯着腰向这边摸来。

窜进草房,急急在灶台上那个白匪的身上摸出两个手榴弹,拖着缴获的步枪就跑。

一口气跑了好几里,转过一个山头,前面就是哨口了,守哨口的自己人还不知道敌人摸进来了。刘大勇想着赶紧跑上去,告诉守军,好打那些兔崽子一个伏击。

但是在他伏着腰往山上疾跑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几颗被踩断的草茎!心里一惊,这里极少有人走,现在更是不会有人跑到这个地方来。看草茎的新鲜,这分明就是刚刚踩断不久!

伏在灌木后面,刘大勇向着上面看去,葱青的树叶之间,白狗子那撅着屁股向上爬的影子时隐时现。

刘大勇知道,一旦这个哨口被攻破,后面的几个村庄就惨了!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枪,检查了一下枪膛里的子弹,顺枪朝着一个撅起的大屁股就是一枪,一声惨叫随着枪声响起,距离哨口仅仅隔着几十米了!

刘大勇抱着枪缩进灌木丛中,只觉得口干舌燥,冰凉的岩壁也止不住他感觉沸腾的血脉。刚才的开枪射击虽然做得顺畅无比,就像是潜意识里的战斗灵魂的爆发,但是现在,他的心跳得厉害,不知道那人死了没有。虽然见识过白狗子造就的很多惨事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刘大勇的心底,始终对他们不是最痛恨的,心底的深处,隐隐的,还有更加痛恨的一种人!

抓住枪杆的手有点颤抖,这不是紧张!这是肾上腺素急剧分泌的迹象,这个念头浮上脑海,刘大勇自自然然的接受了这个新的信息。他已经不再因为这些信息而害怕!

哨口上枪声大作,刘大勇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慢慢的向后面退去。

翻越一道陡峭的山崖,膝盖上的裤子都磨破了,拖着还有四颗子弹的步枪绕进了村子,村子里现在没有多少人,很多人都在外面躲着,白狗子的凶残大伙都经历过,自从上次井冈山哨口失守,留在几个村子里没有逃上山的人大多都被杀害了,几乎每个村子的茅草屋子都被挨户团给烧了。

这次白狗子来得快,要不是刘大勇偶然间撞见,恐怕哨口就要被偷袭而失守了,步枪还有四颗子弹,刘大勇现在不知道乡亲们躲到哪里去了,在村子里巡梭一番,带着步枪躲到了屋后的山上。

刚刚抱着步枪走了上去,就看到小路上王大伯和刘铁匠两人带着东西匆匆回来。

“阿爹!”刘大勇急忙喊了一声。

刘铁匠一看是自家孩子,乐呵呵的喊道;“大勇,走,咱们去帮部队捡东西去。”

捡东西?打扫战场?

“咱们打胜了?”刘大勇惊讶的张大了嘴。怎么这么快?

“咱们的主力部队回来了!偷袭哨口的肖家壁被发现了,被咱们里应外合打了个歼灭战,听说肖家壁那黑心狼也抓住了呢!”王大伯高兴的说道。

肖家壁这几年对根据地的破坏性非常大,手上的人命案无数,想必是要接受人民政府的公审了。

刘大勇这次的掉队不仅机缘巧合的破坏了敌人偷袭哨口的行动,还杀死了两个白匪,缴获了一条八成新的汉阳造。刘营长派人到那个茅屋那里核实过情况之后将为他请功的文件报了上去。没过几天,胸带红花的刘大勇晕晕乎乎的在村口的磨盘上接受了奖励,那把汉阳造发给他做武器,至于原先杨部长送给他的那把小手枪,被部队收回去了。

刘大勇继续是班长,手下就是原先的几个红小鬼,刘营长一高兴,给他们班里配发了三根步枪,除了刘大勇的汉阳造、还有一把法国造的、老得掉牙的步枪、一把英国造的,都是连膛线也没有了的,只是子弹都还有二三十发,也算不错了。

打了胜仗,主力部队也回来了,生活条件也变得好了,刘大勇每天吃的饱饱的,两个月的时间,个子就又窜高一截。

外面红军打胜仗的消息不停的传进来,红军的跟据地听说已经扩展到福建那边去了,形势一片大好!

就在这个时候,刘大勇他们营接到命令,他们被调入红军主力部队,补充进红十二军第三十四师。

等到刘大勇他们营赶到红十二军的时候,他们又被编入红一军团红四军第一十二师,进入正规部队,第一就是装备的更换,刘大勇他们班虽然多是十五岁左右的,但是也每人拥有了一条汉阳造,子弹带中也有了三十发子弹。

这个时候红军老打胜仗,缴获的军火物资很充裕,军队也像是吹气泡一样快速的发展起来。

不久,还没有经历过一仗的刘大勇班就被作为老兵班调进红一军团第二师,这个时候,已经是1933年6月,红一军团奉命组建东方军,进入福建作战。

刘大勇所在营还没有赶到团部指定的驻地,就接到了战斗命令。福建的国民政府军主力压向根据地,而一个民团也不知死活的作为旁路掩护,直扑向他们营的左前五十里外的礼寨。这个寨子的居民姓礼的没有一人,但是这个寨子偏偏就叫礼寨,寨子挺大的,有一千多户人家,在福建西部山区也算是一个挺大的寨子。

现在寨子里就只有一个排的战士和一个工作队,刘大勇他们赶到的时候,敌人距离也不远了。

刘营长布置下怎样挖工事后带着几个参谋和连长上周围看地形去了。刘营长布置的工事很简单,就是交通壕和机枪位结合的简单工事,刘大勇他们班没有机枪,工事很快就按标准挖好了。

左右看看,刘大勇发现整个阵地的工事都修的很简单,营里只有一挺老式的马克辛,还是水冷的,战士们都叫它老黄牛,挺沉的!

刘大勇左看右看还是觉得不放心,现在白匪军已经是飞机大炮的来了,就算是民团,他们也要将工事修的更好才是。

看看地形,刘大勇心里涌起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己班前面有着一道凸出的石梁子,上面地形窄小,但是陡峭而不可攀登,要是上头布置一挺机枪的话,对仰攻的敌人威胁是很大的!只是上面没有遮挡物,敌人的炮要是打得准的话机枪就很危险了。

吩咐蒋大富几个继续将战壕挖深,形成人可以在里面直立行走的高度,刘大勇摸到石梁子上面仔细查看。

石梁子孤零零的伸出大概有三十来米,上面狭窄,但是可供人通行。眉头一转他就有了想法。回到阵地上,其他的战士见到他们在挖深战壕,也跟着继续挖。

刘营长赶回来的时候,眼前的战壕让他颇为吃惊,战士们挖的非常的深,足足的两米深还恐怕不止,他们在战壕里放置着一个个木箱子,叠起来站在上面对外射击刚刚好。机枪位置那里,一个个土包牢牢的堆在那里,顶上还盖着一层木头和米多深的土,就算是迫击炮击中,恐怕也是难损机枪分毫!

仔细一看,这样的机枪位竟然有三个,机枪手孙大头正乐呵呵的和弹药手在那里呵护着保养老黄牛的机件。

“行啊!这工事谁整的?水平不错啊!射界什么的也都考虑到了。”刘营长很高兴,夸着大伙。

刘大勇赶紧说道;“那个啥,营长,奖励什么的咱们不要求,革命事业、能出一点力就是一点力,我只要求营里能不能给俺多拨上几箱子手榴弹?”

刘营长;“哟呵!你这小子在这里埋伏着啊!行,去领上两箱子手榴弹,就算我奖励你们班的,不过要是战后你的手榴弹扔光了,没有炸死几个白狗子的话,咱们得算算帐。”

刘大勇拍着胸脯;“嗨,这个你放心,看我们直属班怎样打白狗子,到时候你会发现给少了手榴弹给我们。”

孔辉大笑;“俺们的小马驹胃口还真大!”

刘大勇没有理他,埋头将手榴弹分给战士们,沉甸甸的手榴弹袋子背在腰侧,似乎给了他们更多的信心。

旁晚的时候,白狗子大片大片的涌过来了,几个尖兵模样的家伙歪挎着枪,走到石梁子不远,站在那里耀武扬威的嚷嚷一会,倒挎着枪回去了。

夜色渐渐的来袭,刘大勇嚼着香喷喷的辣椒炒肉拌饭,心思第一次没有放在碗里,不停的向外面探着头,这是他第一的正式阵地战,心情很紧张的说。

拔完饭把碗一丢,刘大勇盯着下面好一会,也没见什么动静,心里想着是不是仗着地形去偷袭一下,就听得后面吵吵嚷嚷的。

“啥事?”刘大勇回头跑到营部那里,几个穿着干部军装(四个兜)的人正都在营部门口,刘营长挡住他们,看脸色,营长很气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