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血战之后的余程万:女儿成为香港艳星

八一苍狼 收藏 33 42153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卑职率副师长、指挥官、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部主任以下官兵死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扼守一屋,与倭贼做最后拼杀,誓死为止,以报国恩,并祝胜利。”


常德血战,虎贲师用骨岳血渊再次捍卫了荣誉。


2009年12月8日,一部名为《常德大血战》的电影杀青。这部重现当年惨烈战场的电影,核心人物——57师“虎贲师”师长余程万由香港演员吕良伟扮演。


开头一段,即是余程万给司令长官孙连仲发电报。孙接获电文,当即泪如雨下。


此一役,虎贲师扬名中外,而师长余程万,在经历辉煌后,留给后人的,惟有一声叹息。



一本书换来的太太


常德保卫战,8000余虎贲抵抗日军,仅存83人。


常德血战后,余程万被人敬为“忠骨英魂”,有人写藏头诗赞之:虎视群倭意难平,贲威飒飒震乾坤。


不过,正是这位虎贲师长,却在常德收复后,差点被蒋介石枪毙。


常德血战的最后一刻,守军只剩300余人,而援军迟迟未到。部下苦劝坚请下,余程万带200余人突围,与援军会合后,又杀回常德。


然而,“突围”被一些人认为是遗弃部属放弃守土,余程万被拘。4个月后,经人求情,余才无罪释放,随即被任命为74军副军长。


为了纪念常德血战,余程万派两位手下找到了当时的小说名家张恨水,希望他能够写下虎贲军的感人故事。


张恨水先是推脱,因为他不懂军事,“自己是百分之百的书生,又没到过战场,无法下笔”。


两位虎贲没有气馁,而是在张恨水附近住下,常常去找张聊天,久而久之,竟成了朋友。当两人旧话重提,张恨水无法推辞。


1945年春,张恨水正式动笔写《虎贲万岁》。


小说完稿后,张恨水婉拒了余程万的丰厚酬金,甚至连请吃饭都没去,但是接受了一件礼物:一把从日俘手中缴获的战刀。


《虎贲万岁》出版后,57师扬名中国,也大大地提高了余程万的知名度。一位很漂亮的苏州小姐看了书后,决心不顾一切委身于张恨水笔下的“虎贲英雄”。


此时抗战已胜利,余程万的军队驻扎在南京。一次他去上海游玩,见到了这位苏州小姐。很快,这位叫吴冰的苏州小姐成了余的二太太。



被拉着鼻子起义


1948年,余程万被调往云南,担任第26军军长兼滇东剿匪指挥官,该军有3万人,装备优良,余颇为自豪,常以“南天屏障”自称。


不过,此时的云南,危机重重。


原“云南王”龙云在日本投降后,手下官兵被派去越南受降,蒋介石将龙云从自己的地盘上架空,强行送往重庆,给了“军事参议院院长”的空职。龙云的手下——彝族将军卢汉接替他任云南省政府主席。


但卢汉一直与蒋介石不和,以他为代表的地方势力,和何绍周(何应钦的过房儿子)为代表的中央势力闹得不可开交。


余程万进驻云南后,内战正急,余的军队疲于奔命,仅能保住几个大点的城市和几条交通线,对“山那边”(解放地区)毫无办法。


1948年12月,龙云逃离了蒋的控制,于第二年8月宣布起义,并致书卢汉,劝其起义。


1949年12月9日,卢汉邀请余程万等7名中央官员去他家开会,趁机将其软禁,强迫余程万签下拥护起义的通电,并于第二天见报。


据说,当时被软禁的第8军军长李弥急得跳楼,被人拉下后,大骂:“他妈的,要起义,老子们自己不会起,要等别人拉着鼻子干!”


余程万想法与李弥一样。软禁结束后,他把扯下来投入字纸篓的勋标和领章等重新拾起来保存着,准备再用。


几天后,群龙无首的26军向昆明进攻,欲解救“老军长”。


昆明危急,卢汉让余去给部下下命令,要求停止攻击,并承诺数项优厚条件,要26军投降。


据说,余为此动心。他召集部下开会,会后,即正式启用卢汉暂编第十军新印信,同时遣散随军之中央人员,每人发给银元5枚,令其各自逃生。


不过,26军军心大动,一些人根本不接受这样的结果,余程万无可奈何。此时台湾方面又令26军反攻昆明,不过,余程万则能拖就拖,一直没采取行动。


1950年1月,台湾令余氏乘蒋介石专机“美龄”号,由海南三亚机场起飞,到台湾述职。


余程万此时心灰意冷,投共怕被囚,归蒋则恐其疑,最后辗转去了香港。


据说,余程万在香港思乡心切,本想呆一段时间就回大陆,结果一直没能如愿。



女儿成为香港艳星


据其副官旷文清回忆,余程万是广东人,很早就把家安置在香港。


余程万准备在香港隐居安度晚年。他做起了米店和杂货店生意,还同人合伙开设了一个当铺。


他的广东台山籍元配夫人邝琼华,寓居在香港九龙尖沙咀市区,而二夫人吴冰,则在香港新界屏山乡间办了个农场种菜养鸡。


余在内地期间,积累下不少财富,到香港后,加上他善于经营,生意很是红火。


余程万的财富,引起了盗匪的觊觎。


1955年8月27日晚上近12时左右,余程万的屏山寓所遭匪徒入屋行劫,二夫人和佣人全被捆。一会儿,从九龙市区回家的余程万也被匪徒所擒。


屋里的动静太大,引起邻居的警觉,并悄悄报警。警察来后,与匪徒发生枪战。黑暗中,余程万中枪死亡。


警方公布说,3名劫匪中,一人被击毙,两人逃脱,余程万被劫匪打死。


但据其副官说,余程万当时被劫匪当作了盾牌,事后,他看过老长官的遗体,胸腹有一排子弹,相信是冲锋枪或轻机枪所致,而劫匪没有这种装备。


不过,被谁打死,没人敢去追究。


警方花港币2万元缉凶,最后不了了之。


事实上,关于劫匪身份,亦有不同版本:有人认为是台湾特工,因为在香港,余程万在与黄埔老友闲聊论及老蒋时常多怨气;也有人认为是黑社会头目,看中了二太太的美貌。


余程万死后,余家家道中落,只能温饱度日。


余程万元配邝琼华育有二子二女,二夫人吴冰育有一子二女。最小的女儿余华芳(吴冰所生)是上世纪70年代香港著名艳星,艺名余莎莉,曾拍过多部由李翰祥导演的电影。1976年余莎莉与性格男星詹森结婚,不久离异。近年,有记者在香港兰桂坊发现她,其时的余莎莉已是一个靠卖假珠宝维持生计的小摊贩了。



延伸阅读 常德:能为历史落泪的城市


2003年12月8日。“常德会战60周年公祭”在常德抗日烈士公墓举行。祭文念到一半,风雪突至。


近80岁的顾华江从贵州赶来,一下火车,就直奔公墓,扑地大哭。当周围的常德市民知道他是参加“常德保卫战”的57师抗战老兵,纷纷抓住他的手不放。后来,顾在公祭大会上颤声问:“常德人民,你们好吗?”台下两千多个声音齐答:“你好!”


据说,当时台上坐着的一大排政府官员,在这样惊天动地的问答声中,全都哭了。


“根据实地弹痕、战斗遗迹,及余程万部伤亡情况综合研究”,余“确已到了弹尽粮绝、无兵可守、无地可退的境地”。


这是1943年12月29日重庆军令部组织的考察团的结论。


战史记载,整个常德会战始于1943年11月2日,结束于12月24日,历时52天。其中,余程万率57师死守常德16天(11月18日—12月3日)。


那个冬天,常德,一度成为一座死城,一片废墟,还曾沦于日军手中,从我军事控制地域版图上,消失了整整6天(12月3日—12月9日)。


1943年11月18日,57师师长余程万疏散全城百姓,并在这座“自断后路”的城池,向全师官兵发表了一篇长达3563字的《保卫常德文告》。


原57师169团文书吴荣凯仍记得当中慷慨激昂的话语:“无论敌寇对我们施以如何大的压力,我们唯一的答复,是血,是死,是光荣!”


据称,当时余程万甚至向部下“指定了常德城一处高地为他战死后葬身之地”。


1943年11月26日,惨烈城垣战和巷战开始。水星楼,则是常德城垣战的第一个交战阵地。


有近千年历史的水星楼高约15米,在常德南城墙上,是全城最高点。11月29日,水星楼毁于日军的密集排炮。在水星楼坍塌声中,还传来楼内守军无比悲壮的歌声和“中国万岁”的呼声。


除水星楼外,以城墙为线,常德北门、大小西门、东门,均属攻守焦点。


12月1日。在日军飞机、大炮协攻之下,四座城门都被突破。


12月2日晚。微雨。57师在已成火海的常德城步步撤守,最后剩下师部指挥所方圆“仅三百公尺左右”的弹丸之地。


12月3日凌晨,自愿留守阵地,决意赴死的169团团长柴意新,率队冲入敌阵,在府坪街头部中弹,壮烈殉国。这是常德守城战最后牺牲的一位团长,是吴荣凯的团长。“他是四川人,当时33岁,结婚才7天呐!”


当日,常德悲壮陷落。


日军以“减员一万”的代价,终于占据了一座血城。


原57师170团卫生兵顾华江参加常德守城战时才17岁,他说,最后城陷时,整个常德街道,没有一块青石板上没有尸体,没有一块青石板上没有血迹,被俘的守军,没有一个不是伤员。另外一些没有被俘的守军,或藏在地窖,藏在夹墙、枯井,或混在尸体堆里,一直捱到12月9日——先期突围的师长余程万在毛湾迎来援军(第58军)攻入常德。至此,常德城被日军占据仅6天。


据称,进攻常德的日主将横山勇,震骇于“部队被重挫,伤亡惨重”,根本不敢在常德城久留,他甚至连战场都未清理,就将主力急撤出城。后日本大本营曾严电“重新占领常德”,他不惜抗命,也不愿再来,称“这次战争人员牺牲很大,要占常德,必须等到来年”。惨烈可见一斑。


4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当年的峥嵘早已化为历史,唯以一片真心,和着一杯热酒,遥祭逝去的英雄。。。。。。安息吧。。。。。。老兵不死,我们会铭记。,。。。。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