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烟雨江南(少年篇结局) 164扬州瘦马

hxgazhy 收藏 1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URL] 休息了一夜的朱由栩第二天精神饱满的把所有人叫了起来开会:“谭浩,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刘诗梦,你娶了她之后会不会嫌弃她的出身,你要知道马上就没有人可以纳妾了,我再问你一次,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就替你帮刘诗梦赎身,你父母对她的刁难你有信心应付吗?你会不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休息了一夜的朱由栩第二天精神饱满的把所有人叫了起来开会:“谭浩,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刘诗梦,你娶了她之后会不会嫌弃她的出身,你要知道马上就没有人可以纳妾了,我再问你一次,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就替你帮刘诗梦赎身,你父母对她的刁难你有信心应付吗?你会不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而对她一心一意吗?”

“我。。。。。”谭浩吞吞吐吐的羞红了脸。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婆婆妈妈的,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明月侯一脸的不耐烦。

“我喜欢她,可是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我只是一个武夫害怕她跟着我委屈了她。”回想着刘诗梦朝夕相对的那三天谭浩心里一阵甜蜜。

“那就是你喜欢她了,那你以后在她人老珠黄的时候会不会嫌弃她后悔那?你父母反对那?”朱由栩追问道。

“我会跟我爹娘说我非她不娶。”谭浩一脸的坚定。

“好了,进来吧刘姑娘,明大人,告诉教坊司的人,从今天起刘诗梦姑娘就被本王许配给谭浩了,要多少银子来找我,刘姑娘,你听了谭百户的心意了,你愿不愿意洗尽铅华为他生儿育女?”朱由栩打开房门让一脸羞涩的刘诗梦走了进来。

“奴婢只是一个青楼女子,早已是残花败柳之身,配不上谭大人,还请王爷不要再逗弄奴婢了。”刘诗梦怨恨上天为什么不让自己以清白之身遇见谭浩。

“这是你们两个的事情与我无关,好了,今天你们俩就好好的聊一聊吧,我们现在还有事情要去办,谭浩,今天放你的假,你也好好的放松一下吧,弟兄们,咱们也去领略一下扬州瘦马的风味。”一开始的朱由栩笑嘻嘻的最后的一句话里压抑不住的杀气弥漫而出,敏感的刘诗梦不禁打了个寒颤。

“咱们出去走走吧?”从来没有和女孩子单独接触过的谭浩红着脸低声问刘诗梦,在获得了刘诗梦的同意后谭浩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

朱由栩等人和接到通知立刻飞奔而来的陶老太爷以及魏大叔等人会合后经过本地有名的牙婆介绍来到了当地最富盛名的一家养瘦马的家中,扬州自古出美女,扬州瘦马在朱由栩眼里就是扬州美女的一本血泪史,自从明朝实行盐引法以来富了的两淮盐商为了满足他们变态的私欲就出现了一批专门为他们培养小妾的人,这些人以极低的价格在扬州附近收购幼齿且天生丽质的女孩回家再按照姿色分三六九等,上等资质的女孩就会被教以琴棋书画吟诗作对以及精细的化妆技巧和形体训练,中等资质的女孩也会被教以一些唱个曲弹个琴之类的技艺,但主要是教她们记账管事,成为明朝的小秘,辅佐商人,下等的女孩则不让她们读书识字,只让她们学习一些刺绣缝补烹饪之类的技巧做家庭主妇,这些都是为了可以卖个好价钱,人贩子们买的时候只需要花几两银子而卖的时候一名上等的瘦马则可以卖到一千五百两银子以上,真是一本万利,那些没有买家的瘦马则会被卖至青楼为娼,就是那些被卖掉的瘦马大部分的结局也是很凄惨,经常是被那些正妻毒打甚至打死投井或者卖入青楼,在如意楼的大半年里朱由栩才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情,当时他还并不知道扬州这里竟然疯狂至此,到了江南之后朱由栩曾密令锦衣卫彻查此事,只扬州一地养瘦马的就有一千五百多户,最少的五六名瘦马,多的数十名,如此丧心病狂让正在为人口增长速度缓慢的朱由栩暴跳如雷,就为了这个他也决定彻底消灭这个贻害巨大的祸患。

明月侯装作买家坐在大厅里挑选瘦马,一连挑了五六名明月侯还是一脸的不满,朱由栩看见那些所谓的三寸金莲就想吐,强忍着在陶随然和朱由检的陪同下来到门外呼吸新鲜空气,后院里传来小女孩的痛哭之声,陶随然虽然人小鬼大但毕竟是个孩子和朱由检两人好奇之下循着哭声就走进了后院,一名嬷嬷正在严厉的训斥一个眉目如画的小女孩,小女孩约莫着有六七岁的模样捂着自己的双脚痛的大哭,嬷嬷一怒之下一个耳光打在了小女孩的小脸之上。

“住手!”两人一同怒喝,朱由检和陶随然两人都是充满了正义感的好孩子,立刻愤怒的制止眼前的老嬷嬷行凶。

“哪里来的小东西竟敢擅闯后院,活得不耐烦了。”老嬷嬷被吓了一跳大喊道:“看门的狗腿子们到哪去了?”

“老嬷嬷怎么了?小的们在这呢。”几个打手一身酒气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你们这些混账东西怎么让这两个小崽子跑进来了,还不赶快把他们给老娘乱棍打出去。”老嬷嬷歇斯得力的喊着,打手们一人提着一根棍子就想动手。

“你们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好大的狗胆。”朱由栩怒极,一声怒喝让这些打手们也不禁的双腿一软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过了一会才缓过神举起棍棒还想上前动手,朱由栩拦在了朱由检和陶随然的身前对着那些打手挂上自己的招牌冷笑,和朱由检不同的是那些打手们被眼前这个孩子笑的毛骨悚然,手里的棍棒也不由自主的掉在了地上慢慢向后退去,这是一种动物面对天敌时的本能反应,人类虽然进化了但是这种本能反应并没有消失,朱由栩主掌他人生死无数他那充满了血腥味和杀戮的杀气以及混合了他统帅千军万马征战沙场所养成的铁血之气的气势早已成为一种抹不掉的印记,一般的宵小在他面前都动弹不得,朱由检出身皇室他举手投足间的王者之气也足以震慑一般的宵小但和朱由栩的萧杀之气一比还是有些许的不同,朱由栩也不搭理他们走到被自己的萧杀之气所震住连哭都不敢再哭的小女孩身边:“你是谁?几岁了?为了什么而哭?”

“杨爱,六岁,他们要我缠脚,缠脚缠的我好疼我才哭的。”杨爱就像一只无助的小羊羔一样惊恐的看着如同死神一般的朱由栩。

“好,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人了,我把你买下了。”朱由栩回头看向老嬷嬷:“多少钱?”

“这位小爷,这个女孩子还没有经过调教怎么能卖给您那,您说是不是。”被朱由栩看的双腿直打哆嗦的老嬷嬷努力的想装出一副笑的表情可是却比哭还难看。

“我的兄弟喜欢就好,你只需要回答我行还是不行就可以了,不过你最好想清楚在回答,有些时候你的一句话决定你的生死。”此刻的朱由栩如同九幽的恶魔一样令人恐惧,陶随然也忍不住躲在朱由检的身后来抵御朱由栩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杀气,朱由检也在硬撑着,那些打手们已经有尿了裤子的了,屋里一时间充满了尿骚味。

“我做不了主,得和老板商量一下。”老嬷嬷已经快昏厥了。

“叫他立刻滚到我眼前来,我的耐心很不好,不要让我的耐心磨光。”朱由栩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话敲打在屋里所有人的心上,几名狗腿子争先恐后的跑去找老板,他们不愿意再在朱由栩的面前站一丁点的功夫。

“我还有一个姐妹你能不能把她一起买了?”杨爱低声向朱由栩哀求:“她长得也很漂亮。”

“你竟然还能跟我讨价还价?”杨爱在自己面前还能说出话让朱由栩一愣,再仔细一看杨爱的眼睛里对自己只有畏惧没有恐惧让朱由栩更是对这个小女孩的胆子感到惊讶:“你不害怕我?在我的面前一般人是说不出话的。”

“害怕,但是我知道你身后的两个人不是坏人,跟着你们要比在这里受罪好得多,我会干很多的活,我的姐妹也可以干很多活,求求你把她也一起卖了吧!”杨爱哀求着朱由栩。

“你叫什么名字?杨爱?这名字好熟啊,你是浙江嘉兴人?”朱由栩突然想起一位名人。

“我是嘉兴人,你怎么知道?”杨爱有些好奇的望着朱由栩,朱由栩对着眼前的小女孩深深一躬:“你前世虽为青楼女子但比无数男人更加贞烈,为我家族殉命,算是有恩于我家族,我做人一向恩怨分明,恩还十倍怨还百倍,今生你无论有何愿望我都会为你达成,你刚才希望我可以买下你的姐妹,我答应你的要求,她是谁请说。”

“她叫顾眉。”杨爱小声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