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皮狗被遗弃守路口数日 流泪等主人回来 (图)


沙皮狗被遗弃守路口数日 流泪等主人回来  (图)

好心的邻居见皮皮可怜,就给它弄了些饭,它却远远躲开。

沙皮狗被遗弃守路口数日 流泪等主人回来  (图)

皮皮坐在院坝的大树旁痴痴等待着主人回来。


主人搬家三四天了,养的沙皮狗被丢在院子里。现在狗儿天天守在家门外,没吃没喝,眼巴巴盼着主人回来。左邻右舍看见,都觉得它太造孽了……昨日,家住江北区五里店富强二村的任女士,向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反映这事。



皮皮守在路口等主人 邻居说看见它在流泪


富强二村71号是一栋老旧的居民住宅楼,周围有茂密的树木环绕。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沿着梯坎走下去,远远就看见一只褐色沙皮狗蹲坐在楼前院坝中央,一直仰着小脑袋望着楼上。


“我前几天就在路口看见它了,也不见有人来喊它回家,还以为它是只流浪狗。”住在附近的杨婆婆说,这几天下班时间都看见这只狗在路口守着,即便刮风下雨也一动不动,眼神坚定地朝向路口。听到有摩托车经过的声音,它立刻起身追去,随后,又耷拉着尾巴返回。


“它叫皮皮,原来的家在3楼,本周一主人搬家了,它被遗弃了。”住在富强二村72号的曾小萍说,大前天傍晚6点多,天未黑,她出去取照片,发现了被留在这里的皮皮。“当时它蹲在路口,这是以前它‘爸爸’骑摩托车回家的必经之路,我看到它一直守在那里,一双眼睛在流泪。”


主人搬走它一直挨饿 邻居们纷纷给它喂食


前天早上6点多,曾小萍起床,又看见皮皮侧躺在院坝的大树下,头朝着3楼的家。走近一看,发现它混浊的眼睛里又沾着泪滴。“我叫它‘皮皮、皮皮’,它立刻爬起身,但随后又趴下,可能以为是主人回来了。”曾小萍说。


“这条狗很忠实,主人都走了这么多天,它却不肯离开去找吃的。”任女士说,从主人搬走开始,这狗就没有吃东西。饿了几天后,它肚子上的皮干瘪得似乎贴到前胸了。前晚,她实在看不下去,拿了家里的猫粮去喂它,谁知道它围着任女士的腿嗅了又嗅,根本不吃。后来,任女士拿冰箱里的鸡内脏和剩饭煮熟,装在盘子里端给它吃,它仍然不肯吃。“我等了1个多小时,也没见它动那碗饭。”任女士说,后来她躲到很远的一棵树后,才见它走过去,狼吞虎咽地吃光了。


邻居们说,皮皮天天守着等主人,谁看了都难受。期间,有位大爷拿牛肉喂它,它嗅了嗅大爷的衣角后,回到大树下,继续遥望楼上的家。昨日,有邻居试图靠近喂它面包,它胆怯地往后退。直到任女士接过面包,小块撕给它,不断轻唤它的名字,它才犹犹豫豫地靠近,小心地咬住任女士手中的面包。先是小口嚼,随即嚼得越来越快,最后干脆扬起脖子吞咽。


“皮皮对人很有感情,我喂了它一次,它就认识我了,现在看到我就要黏我。”任女士怜惜地说,这只狗儿特别忠实,又认生,如果不是熟人给的食物,它再饿也不吃。


主人是垫江来的夫妻 搬走前想请人收养它


“它的主人是一对农村来的年轻夫妻,前几天搬了新家。”曾小萍说,女主人走之前敲了她的房门,说搬新家后准备要孩子,所以不打算养狗了,“她还问我想不想养狗,我说我儿媳妇也要怀孩子,不养狗。”


曾小萍说,皮皮很温顺,从来没听到它对人叫过,也不咬人。“它平时被锁在家里,每天排便时才被放下楼,但听到‘妈妈’在3楼喊‘皮皮’,它就摇着尾巴回去了。”


重庆晚报记者往3楼上走,皮皮也跟着上了楼。走到2楼,它朝着楼道口望了又望,最后转身下楼了。


“他们搬走三四天了,当时来了6个人搬东西,一次性就把屋子搬空了。”住在皮皮家隔壁的谢大爷说,这对夫妻好像是垫江农村的,男子在一家工厂上班,女子在附近超市卖衣服,两人租住这套房子1年多了,狗儿也是当时带来的,据说养了五六年。


谢大爷说,12日上午,他看见楼下停了男主人的摩托车,以为是来接狗儿的,谁知后来女主人从屋里走出来,手中提了一口锅上车走了。


当天晚上,他打开过道的铁门,吓了一跳:皮皮竟立在铁门口,眼巴巴地望着他。“谁也不知道它在这里立了多久。”谢大爷想叫它进来,给它铺个窝。它发现谢大爷不是主人,掉头下了楼。


“养了这么多年,你们走之前也给它找个着落嘛。”谢大爷摇着头,边说边来到阳台上看楼下的皮皮。这时的皮皮,依然蹲坐在院坝中央,守望着楼上早已经空空荡荡的家。


市小动物保护协会:愿帮皮皮找新家


重庆晚报记者通过新浪微博,联系上市小动物保护协会。


该协会冯姓工作人员说,重庆小动物保护基地面临搬迁,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用地,基地的800多只流浪动物也没有着落,暂时没法收养皮皮。


“如果皮皮的主人确实不要它了,我们可以帮它拍张照片发到网上,请网友帮它找一个温暖的新家。”老冯说,像皮皮这样的情况并不少,前年,江北区溉澜溪片区拆迁,有30多只狗被主人遗弃,直到现在这些狗还由小动物保护协会饲养着。


“养一只狗很容易,但是要对它的生命负责到底却很难。”老冯说,狗儿对主人很忠诚,许多狗即便被遗弃,也会在原址守望,等待主人归来。“希望皮皮的主人了解到这个情况,能回来帮它找一个合适的归宿。”


记者帮它找“爸妈” 找来找去没找到


邻居说,皮皮的女主人在附近超市卖衣服。昨下午,重庆晚报记者来到该超市服装区,挨个询问,帮皮皮找“妈妈”。


“我们这里都是独立门面,经常有人换工作,不晓得你说的是哪个?”店家纷纷摇头说不了解。


随后,重庆晚报记者按照皮皮原来家的门牌号,以及邻居提供的房东姓名“冉正林”,尝试寻找原房东。


江北区五里店街道富强村社区居委会王姓工作人员查询后告知:门牌号是错误的,房东冉正林也查不到。“这里都是老房子,有些房子买卖了好几轮了,可能房东早不在这里。”


由于邻居曾提及冉正林在长安公司做过财会工作,重庆晚报记者又联系上重庆长安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人力资源部蒋姓主管查询后表示,系统里没有冉正林这个人,倒是有叫冉正容和冉正友的,不过从事的工种不是财会,而且没有联系方式。


寻找最终无果。(见习记者 陈再 文 记者 任君 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