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神罗列 第六章 乱世 舍利子二

梦幻一生 收藏 1 16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2.html


李小艾的另一面,是个冰美人。就在她进入主驾驶室的那一刻,罗列就感觉到了她身上的寒气,此刻的她就像是在珠穆朗玛峰的冰雪里封冻了千年的妖精,他有些懵,前后不过半分钟,一个人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转变?

恍惚之间,罗列忽然想起几十年前流行过的一首歌曲《女人是老虎》,他觉得这歌有些不妥,老虎有事没事都爱发威,可女人有事没事的就爱变脸,简直两码子的事。罗列下了定语,作歌的那位把女人想的简单了。

李小艾发动车子,然后迅快的一拉杠杆,车子飞速的离去,把几个围观的人吓得鸡飞狗跳,车子在转了几个急弯,险些又撞到几辆汽车的时侯,终于安稳的行驶在公路上,李小艾这才泛起一丝笑意说:“这是去飞机场的路。”

如若副驾驶室坐着的换了一个平常人,此时脸上多少会有些惊慌,有些愤怒,然后听到她这句话后多少会松口气。

罗列也想演演平常人的样子,但他实在是没有表演的心情,很显然冰美人有些要和他杠上的意思了,往这个方向一分析,这妞就算把人送到飞机场,也未必会大方的给个几千美元作旅费,到时她把他往飞机场上随意一扔了事,难道要在那喝西北风?

罗列只是淡淡的坐着,似乎刚才发生的事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他明智的说:“你放我下车吧!我不去飞机场了。”

车没有停的意思。李小艾冷冷的自言自语:“我老早就说过,越是长得像娘们的男人的嘴就越是靠不住,简直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罗列目瞪口呆!李小艾眼睛专著的看着前方的路,嘴上又不客气的说道:“不行,你既然说了要到飞机场,那就非得到飞机场不可,变脸是女人的特权,你一个大男人的抢来做,非常有面子么?”

罗列只能耸肩,他不可能把一个刚认识的女人抱起来打她的屁股,尤其是在女人开车的时侯,所以,他只能认命。

李小艾再一次从一个冰美人变幻成一个既冷漠又无情的市侩女,而且是罗嗦的那种,她说:“你也别想着我给你一分钱,因为你没有受任何一处伤,我没有赔偿的义务,这官司到哪打都不过份。”

李小艾喋喋不休的说着,罗列叹了口气,他想破脑袋又努力分析,终于明白自已不应该说那一句话,他肯定了又肯定,女人会变成这样,全是因为这句话,这是句有多大杀伤力的话呀!这句话是什么呢?罗列回想起上车前的情景,他似乎这么对女人说过,如果还可以,你给我点机票钱如何?

千万不要和女人谈钱!罗列作出这样总结的时侯,李小艾却美美的对他一笑说:“只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我就可以给你五万美元,这足够你回家的旅费了。”

罗列很爽快的摇头,做生意自然要涉及到钱,千万不要和女人谈钱可是刚总结出来的惨痛教训,他不能伤还没好又接着受伤。

李小艾奇怪的道:“想不到你还是个吃软饭的,敢向我无偿给你旅费,却不敢用自已的努力来换钱。以你刚才的身手,杀个人不是小意思么?”

杀个人是小意思?这妞把杀人当乐子怎么的?罗列几十年没有动过的火气终于给李小艾撩拨起来了,他冷冷的说:“少在那浪费心思了,如果你想知道我的情况,明问就是,何苦一路上演戏演到现在,你不累么?”

“你!”李小艾给直截了当的揭破,脸上有些尴尬,是的,她忽略了,一个有如此好身手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男人?似乎一开始,男人就识破了她的目的。

罗列叹了口气说:“现在想来,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觉。”

“什么错觉?”李小艾好奇的问。

“当我看到你乌黑的长发,听到你说央语的时侯,我就把你认定为央国人,这其实是不对的,你可能是月人,也可能是韩国人,也可能是越北人……”

李小艾扑哧一笑说:“我没有告诉你我叫李小艾吗?”

“很一般的名字,不过你还真是现在才告诉我的。”罗列轻轻的反击。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央国人,我也是央国人,小气的男人。”李小艾嘟着嘴也轻轻的反击。

罗列生出一丝异样,这真像是情人间的斗嘴。他那颗沉淀了快70年的心似乎有些蠢蠢欲动了。他侧看着李小艾,她有一头乌黑秀丽的头发,风从敞开的车窗溜进来,贪婪的从那散发着女人香的头发丝上滑过,秀发舞动,有一些还飘落在罗列的肩膀上,这动态的一幕,有些让罗列沉迷,他真想伸手探到肩膀上,和那些跳动的精灵打个招呼。

“喂!呆子,你看着我干什么?”李小艾邹邹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鼻子,性感的嘴唇张合间表达着不满和女人独有的得意。

咳咳,罗列伸手把车窗摇上说:“夜晚的风有些凉了。”

李小艾一笑,双手快速的转动方向盘,车子滑向路边,李小艾一脚踏在刹车板上,车子停了下来,罗列透着玻璃向前一望,十多公里外一架飞机正腾空而起。

李小艾把被风吹散的头发熟练的一拢,把沾在罗列肩膀上的发丝收到了背后,她看向罗列说:“我们做个游戏好不好?”

罗列心一跳,问道:“什么游戏?”

李小艾又皱皱鼻子,说:“让我们来互猜对方的秘密好不好?”

罗列一愣,然后笑了,看来李小艾并没有把他随意扔在飞机场的打算,同时,她似乎看上了他的什么。

罗列哈哈一笑说:“不用猜,男人总会大方些的。”他看着李小艾说:“如果不是你开车撞了我,而我又自以为是的上了你的车,说到底我们只不过是两条平行的线而已。我呢,来自央国,四十多年前流落到了阿贫汗,经历了不少的挫折吧,现在想回家了。”罗列有些伤感的回忆起几十年前的一幕幕,发现心睹的慌,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就要发作的李小艾解释:“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我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二十七八岁是吧?”

李小艾痛快的点头。

罗列叹了口气:“很多时侯总是这样,当一个人有心说真话的时侯,却没有人信,你要知道,人的眼睛虽然可以给人展现出一个秀丽多姿的世界,却不可能带给人一个立体的世界。”

李小艾不屑道:“你不要忘了,你也是人类的一份子,知道吗?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人可以用逻辑来分辨真假,就比如你说你四十多年前就来到阿贫汗,而你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超过三十五岁,通过人体学这类逻辑分析,得出的结论,只真证明你是个睁眼说瞎话的骗子。”

罗列摇摇头,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如果不是让他遇到了神,他也会如此下这般的结论。

李小艾学着他摇摇关得意的说:“没话说了吧?貌似慷慨,实则狡诈小气的臭男人?”

罗列摇头苦笑,随手把车门打开,他要下车了,正像他说的,他和李小艾不过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李小艾急了,说:“罗列,你等等。我们的游戏还没做完呢?”

罗列的一只脚已经踏上车外的水泥路,他奇怪的看着李小艾说:“这个游戏对你很重要?难道做完这个游戏你就可以永远陪着我不让我离开?”

李小艾哼了一声:“少胡思乱想,谁稀罕你这个七老八十的老头?”,这话惹的罗列一阵好笑,脚不知不觉中收了回来。

李小艾说:“关上车门。”车门关上。李小艾像只小狐狸般的眨巴眨巴眼睛说:“我真的很想和你做笔交易,看在我们都是央国人的份上。”

罗列皱眉:“杀人?”

李小艾摇头:“杀人的事以后再说”她盯着罗列寻思片刻:“其实杀人对于你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敢用性命作赌,你杀的人绝对不止十个!”

是的,罗列杀了多少人,连他自已的数不过了,这是很久之前的往事,但神已经用几十年的禁闭惩罚了他。

李小艾聪明的收住然后把话题引向他处:“杀人的事不过是随口说说,我来阿贫汗也有半个月了,在这半个月里我打探到有一个月国人叫宫本次郞的,在阿贫汗做了不少针对央国旅阿平民的坏事,我仔细的调查一番,最少有五条央国平民的命毁在他的手上,而前天,他又看上了一个蛮漂亮的央国女孩,女孩不过是一个在阿经营小店的普通人,如果没有人救她的话,她的命运已经被定下了。”

罗列叹了口气,说:“其实你可以救的了她。”

李小艾笑道:“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不过是个来阿旅游的驴友罢了。”

罗列看着车窗外的星空,说:“是吗?那你就是我见过最奇特的驴友。”

李小艾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

罗列看了看她又抬头看向星空说:“如果一个女性驴友的身上藏着一把激光手枪和一把锋利的匕首外还同时在鞋底设了几种歹毒的暗器,同时她还拥有高科技的通信器材,你不觉得很奇特么?”

李小艾眼光流露出杀气,左手已然向身内的激光手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