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首军营的那些人那些事——忆我的副营

初次接触副营是我入伍的第三个月,刚下老兵连的时候。一次营教育,副营给全营上经常性思想教育课。三月的沈阳天气依然是那么的寒冷,即使穿了棉衣棉裤批了军大衣,但坐在室外的马扎登上,还是冻得人直哆嗦。最先开始的是教导员,一如既往的开场白和教育的内容,千篇一律的三句话,一句半个点。让人实在有点受不了。三句话完事之后,就该咱们的副营上了。在这里介绍下副营,四十岁左右的年纪,180的个子,沈阳人。典型的东北汉子,胡须拉碴的。影响最深的就是他的腿,很长,一看就知道是跑步的好手。说话带着满口的东北味,不同于其他干部,没有满口的粗话,至少在兵面前是这样的。这是我对他的第一映像。后来问班长的时候,才知道副营是特招进部队的,以前是万米冠军王军霞的陪练。就是身体素质好和文化高特招进来的。万米记录是三十三分多一点。算得上是一个变态的存在。可能是处于对高手的敬佩,在全营那么多的干部里面,我最佩服的两个干部其中一个就是他了,另外一个是爱沙尼亚猎人基地集训回来的,这里不做介绍。副营讲话带有很重的幽默细胞,将的东西也很实在。记得当时讲的内容是如何杜绝打骂体罚。五年前的部队想以前一样,对待士兵上面很严格,打骂体罚的现象随处可见。当时我是新兵,对于打骂体罚是深痛欲绝的,不过却有苦说不出来。教导员只会做思想政治工作,而轮到副营的时候,跟我们将的却是他当兵时候和我们同样的遭遇以及他是怎么想怎么做的。讲得很实在也很具体,全营四百号人就那样坐着,听他讲了一个小时都不觉得烦和冷。这是第一次认识副营。

第二次接触他的时候是当老兵的时候,刚好,07年军区特战大比武,我们连被副营全员全装的带到了某地开展封闭式集训。其实也不算完全封闭式的,驻扎的地方周围还是有老百姓的。但是集训练得最多的是负重越野、轻武器射击、崖壁攀登、楼房攀登、特种障碍等。别的不多说,就说说负重越野和轻武器射击吧,这两个科目记忆犹新一点。负重越野我们的携行量是标准背囊46斤(砖块),和四瓶500m的矿泉水。跑道是沈大告诉某段。六公里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一个全装外加负重的战士来说充满了挑战。尤其是高速公路上面,一个参照物都没有,就像一个没有了目标的人,不知道离终点还有多远。当时副营也和我们一样,四十岁的年纪,和我们十几岁的小伙一样的携行量,一点都不落下我们的速度,反而不断的给我们打起和调整步伐。记得最深的是我们的一段对话:兵“副营,上坡了”副营“上坡给我顶”,过了一段路,兵“副营,下坡了”,副营“下坡给我冲”,又过了一段路,兵“副营,平道了,减速吧”,副营“平道给我冲”。当时就雷到一大片。就这样,我们九十多号人在副营接近魔鬼式的体能训练下坚持了下来,除了两个身体原因中途退出的,我们剩下的全部通过了组织的体能考核。不过也有的战友在集训过后患上了严重的腰肌劳损,可我们为了祖国,为了集体的荣誉无怨无悔。不是我这个人装,而是当时的思想和觉悟就是这样。苦也不说苦,累也不说累。只希望自己的付出能为比武场上赢得属于自己的荣誉。

最后说一下实弹射击,我们的营区是在野外,住的是84A型寒区班用帐篷,那时候我住的帐篷在副营的旁边,我们的弹药也没全放在枪柜里面,在副营的床底下还有两箱5.8m口径的子弹。一次军区下来检查,其他人全出去赶海去了,检查组也没事先打招呼,直接去了我们的营区。当时就给我们吓了一跳,哨兵通过手持机给检查组来的情况报告给了副营,副营当时就跑步去了哨位。留下我一个人在他的帐篷里面,当时我还算脑子灵活的,一下就想起了副营的床下还有两箱子弹,这可是违反弹药野怪管理规定的。要被检查组查到可就要处分的。急中生智我给子弹箱塞到了床的最里面,不弯下腰是绝对看不到的。检查组进来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就走了,副营问我子弹呢,我说我给塞床地下最里面去了。当时副营就乐了,说小子我没看错你,不给我当勤务兵可惜了。我呵呵一笑没说话,想,还是当我的作战兵好。就这事以后,副营对我的好感与日俱增,有啥好事出去溜达的都叫上我。后来实弹射击,九十来号人,带了三万发子弹上靶场,靶场在海边,按固定目标和影显目标和战斗射进行。三万发子弹打了一上午还没打完,大家都累了,说是没意思,副营大手一挥,说“停止射击,推子弹起立,带上弹药箱跟我去海边”,当时大概还剩了六箱子弹,子弹就往那里一摆,随便拿,随便压,能压多少大多少,我压满三个弹鼓,拿了一支95轻机往地上一趴就往海里突突,打得枪口直冒烟,气的我班活力手在后面直嚷嚷说让我回去给他擦枪。后来打得还剩两箱子弹全都不愿再打了,不知副营从那找来十多个渔民,我们给压子弹,在边上让渔民往海里打。代价就是给我们四箱海产。打完回去擦枪就擦了三个小时,枪的导气箍都结了厚厚的一层火药残渣。回去炊事班就给我们做海鲜,虾爬子飞蟹一大堆,给吃了个饱。集训结束后休息了两天就直奔某基地参加比武,我们那到了特战障碍和楼房攀登还有负重越野三个第一,但在射击上走了麦城。让对手给阴了一下,将军一走,他们在靶壕里就给靶纸换了。我们欲哭无泪。每次失败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次教训,副营当时就说“没啥大不了的,你们是我手下最好的兵,你们的成绩我心里清楚。对手是害怕失败才耍的阴招,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们。你们才是无冕之王”。当时我们听了感动、不忿都有,哭得稀里哗啦的。副营一句“都他妈的给我把眼泪收回去,别像哥娘们似的哭哭啼啼的,咱们下次再来”当时就全部都不哭了,心里只想着回去加强训练,下次给这个第一再夺回来,证明给别人卡我们才是最棒的。当时隐约的看到副营的眼里有雾,可他强忍着,没有和我们一起发泄。他知道,在这群人里面,他是头,他不能这样做,怕影响我们。只要他不倒,额我们还能重来!

这就是我的副营,一个值得我尊敬的少校,一个钢铁汉子。虽然现在我离开了部队,但我回永远的记住他,记住他一辈子。忠诚团结

服从超越

牢记职责

苦练精兵

猎人战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