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最大的政敌托洛茨基是怎么死的?

1960年5月6日,墨西哥城郊外,一名中年男子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监狱大门。他向送行的人还了最后一礼,然后转身钻进一辆早已等候在门口的轿车。第二天,全世界的媒体都报道:残杀俄国革命元勋托洛茨基的凶手被墨西哥政府提前释放,并被立即驱逐出境。



这个人是谁?他自称雅克·莫纳尔,服刑期间也一口咬定自己叫这个名字。这肯定是个假名。但一个蹲了约二十年监狱的犯人,居然始终没有暴露自己的真面目,这一点颇令人费解。



那么,此人上哪儿去了呢?已经得到证实的说法是,他去了古巴首都哈瓦那。未经证实的说法是,他从哈瓦那又走海路去了欧洲,而后登上了飞往布拉格的飞机。这可能是真的,因为在狱中,他总是念叨,一旦出狱希望能和母亲先见上一面,如果法国当局不允许他入境,最好老母亲能去布拉格。



然而,他的母亲如今却是一位悲哀的流亡者。她担忧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安全,爱子才是她最大的担心。托洛茨基分子不准备复仇吗?斯大林分子喜欢他活在世上吗?暗杀者由当权者雇用又被杀掉的先例不胜枚举。问题在于,一旦母子会面成为事实并走漏消息,莫纳尔的真实面目就会立即暴露,因为他的母亲正是著名的卡莉达德·梅尔卡特·德里·里奥———曾在西班牙内战中立下不让须眉的战功,曾是“克格勃”的得力干将,又因儿子的殊勋———刺杀托洛茨基而被授予列宁勋章。



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个现代的铁假面故事(史载,法国巴士底监狱有一个头戴铁制面具的犯人,直至因头发、胡子太长窒息而死也没人知道他是谁,史称“铁假面”———译者注),如今他能被允许摘掉假面具吗?



美男计



“我故意将雨衣放到桌子上,为的是能够随时把藏在里面的登山冰镐拿出来。当托洛茨基坐下接过我的论文开始阅读时,我瞬间抓起冰镐,闭上眼睛,使尽浑身力气,向他的头猛劈下去……”这是莫纳尔1940年8月20日行凶后所作著名供述中的一段话。不过,他当时还自称杰克逊。



凶杀发生两个小时后,莫纳尔的情人西尔维亚与托洛茨基的卫士长夫妇会面聚餐。因为一直没见莫纳尔到来,她便再三念叨,于是卫士长往托洛茨基家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极度激动的声音:“喂,你在哪儿呢?不得了了,‘头儿’被杀了!……凶手?凶手是杰克逊!”惊愕的卫士长将半信半疑的西尔维亚拖进出租车,立刻向托洛茨基家飞驰而去。



西尔维亚的嫌疑很快被洗清。原来,是她的美色成了别人的诱饵。由于“克格勃”知道她可以自由出入托洛茨基家,所以大胆地以美男计为诱惑,与她搭上关系。而西尔维亚对此一无所知,安心当莫纳尔的伪妻子长达两年时间。这是一个多么糊涂的女人啊。也正是由于她的糊涂,使她狂热崇拜多年的托洛茨基遭人残酷谋杀,谋杀者恰恰是那个她称之为丈夫的人。



一个女人被愚弄到这种程度,是她的自尊心难以容忍的。西尔维亚被激怒了,她绝望得近乎半疯狂地吼叫着:“杀死那个男人,杀!杀!杀死他!”



救儿子



莫纳尔行凶时带着一份遗书,上面写道,他是比利时世家莫纳尔家族的独子,因受西尔维亚影响而倾向托洛茨基主义,并渡海到墨西哥向托洛茨基求教,但托洛茨基却是个骗子。特别是有一次,托洛茨基突然命令他去暗杀斯大林。他恳求免去这项危险的任务,却遭到一顿痛骂。于是,他决定为了全世界的工人阶级而埋葬这个骗子。



理所当然,墨西哥当局调查了遗书的真伪,很多捏造的情节立即暴露无遗。但不论检察官怎么逼问,莫纳尔都没有说出任何超出遗书内容的情节,此后,他就像哑巴似的保持沉默。墨西哥法院最终做出判决:二十年监禁———这是最重的刑罚,因为墨西哥没有死刑。



斯大林对莫纳尔的奖赏是授予他“苏联英雄”称号,勋章由“克格勃”首脑贝利亚亲自授予并由他母亲代领。但母亲需要的不是空洞的荣誉,而是自己的儿子。她强烈要求克里姆林宫并当面向贝利亚恳求救出莫纳尔,但她的要求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她亲自组织救援团队潜入墨西哥,历时一年而无果。有一天,她在街上险些被一辆汽车轧死,对这类事情拥有丰富经验的卡莉达德立刻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随即改变回莫斯科的初衷,到法国避难去了。



莫纳尔自称他暗杀托洛茨基是“伟大的历史性行为”。确实,他仅用一把冰镐就终结了一位革命元勋的生命。须知,在11年的流亡生活中,托洛茨基一直同斯大林进行着针锋相对的斗争,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而且他是后者唯一公开的敌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