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时递套,彭教兽你的老婆能做得到?



强奸时递套,彭教兽你的老婆能做得到?


强奸时递套,彭教兽你的老婆能做得到?




10日晚,华中师范大学彭晓辉副教授受邀在南师大做了一场名为“性与人际交往”的讲座。讲座中,彭教授抛出多个前卫的性学观点,数次挑战传统性观念底线。而他的“遭遇性侵犯女性应主动递上避孕套”这一观点,更是当堂激起一名男生的强烈反驳。(5月12日《扬子晚报》)


如果彭教授的设想能够实现,是不是在杀人案件中,既然被杀不可避免,受害人就应该跟歹徒商量一下刀刺的位置、深浅?或者干脆随身带点口服式的麻醉药剂,到时候恳求一下歹徒,让自己先喝上一点,等自己昏过去了再动刀,以减少痛苦?


这些荒唐之处且不说,法律、伦理方面的问题也暂且搁置一边,咱们不妨假设彭教授的建议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也能为女同胞们所接受,那么,在实际操作中,这一建议是否可行呢?


很多时候,别说是强奸,就两口子ML,碰到两人都心急火燎的时候,都不一定有时间腾出手来拿套套。强奸都是临时发生的,有时候还会伴随着暴力、胁迫,哪位女士会提前预知到自己会被强奸?即使包里有套套,这时候大概也不知道被对方扔到哪儿去了,即使就在身边,你想打开包,对方会同意吗?万一你拿出来的不是套套,而是把刀呢?或是瓶辣椒水,甚至香水也不行啊。


强奸不是ML,强奸犯也不是老公,你怎么能指望他在实施强奸时做到和风细雨、怜香惜玉———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恐怕也就不会去强奸别人了吧?


说到底,彭教授是个书呆子气很浓的酸学究,把一切事情都看成了可以商量,可以协商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哪还会有那么多的犯罪行为,哪还会有那么多的战争?


老鼠们开会,一只老鼠提议说:“如果咱们在猫的脖子上挂个铃铛,一听到铃铛响,咱们就知道是猫来了,就可以提前逃跑了。”众老鼠都称赞这是个好办法。高兴了半天,一只老一些的老鼠说:“那么,谁去挂这个铃铛呢?”


是的,谁去挂这个铃铛呢?彭教授能告诉我们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