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叫板大清的那段日子——郑成功同志的独白(连载)

缥缈儿 收藏 98 5380
导读: [B] 前 言[/B] 作为一位每天挤公交地铁上下班的奔波一族,要埋头去写久远的古代人物,实在是让我觉得有些距离太远。但是,每当看到电视、报纸、期刊等等上面那些永不谢幕的人物,特别是占着舞台总也不下去的什么康熙、乾隆,什么纪大烟袋、刘罗锅、和绅,最后多尔衮、康熙他奶,等等,都也纷纷跟着沾光,家喻户晓成了荧屏长青树,长生不死。皇阿玛、八阿哥、五贝勒、大格格都成了刚学说话的婴儿的口语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 言

作为一位每天挤公交地铁上下班的奔波一族,要埋头去写久远的古代人物,实在是让我觉得有些距离太远。但是,每当看到电视、报纸、期刊等等上面那些永不谢幕的人物,特别是占着舞台总也不下去的什么康熙、乾隆,什么纪大烟袋、刘罗锅、和绅,最后多尔衮、康熙他奶,等等,都也纷纷跟着沾光,家喻户晓成了荧屏长青树,长生不死。皇阿玛、八阿哥、五贝勒、大格格都成了刚学说话的婴儿的口语启蒙词汇,比叫爸爸妈妈还要流利。书店地摊更不消说了,十几年来到处都是什么曾国藩家书、红顶商人胡雪岩、张之洞、李鸿章等等,充斥了一切,真让我感到有些窒息!

这些早就被扫进历史垃圾堆,我不知道对中华民族到底做出了什么贡献的小人物,如今却一个个跟服了还阳丹一样,阴魂不散,回光返照,光耀千秋,被无数的众生怀念着、推崇着、演绎着……

作为政府喉舌的央视,以肩负弘扬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先进文化的使命自居,竟然却在粉墨登场的《康熙王朝》中,为这个独夫民贼歌功颂德,涂脂抹粉,尤其以年年在各大卫视中轮流播放的那首主题歌词“我还要再活五百年”,最让我感到诧异!难道现代的中国,还在为几百年前早已死去的两手沾满了无辜者鲜血的刽子手祝寿、悼念?希望他万寿无疆,从坟墓里爬出来再奴役现在的中国,一直到五百年以后?难道近代以来包括推翻满清帝制的辛亥革命在内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都是错的?秋瑾、徐锡麟等人都是白死了?长眠于黄花岗的72烈士,死的毫无意义吗?

这个世界有时侯真是令人感到奇怪,怎么一边在历史教科书中肯定推翻满清帝制的革命行动,一边却又在洪钟大吕般声震四野的为满清统治者没有活够500年而捶胸顿足?难道中国人的奴性根深蒂固?

说起来其实电视、小说等本来就是个消遣,人家爱演,也有人爱看,无可厚非,可是,就像噪音超过一定分贝,会让周围本不相关的闲人也不得不提点意见一样,对历史早有定论,劣迹斑斑、连它的最后传人溥仪都在晚年予以强烈谴责和唾弃的满清集团,其腐朽、残忍、愚昧,在中国历史上完全可以说是空前绝后!可不知为什么,这连续多年来,却有一大批教授专家、学者贵人为满清僵尸招魂,在人数、规模、气势上实在超前,即使慈禧太后、张勋和康有为等人在世,面对今天满清复辟的大好形势,恐怕也会喜极而泣,难以置信了!

历史是不应该篡改的,历史可以被写得好看,但不能仅仅只是为了好看,因为它不是笑话小品,不是一个纯粹拿来娱乐的对象,可以随意扭曲,来供人们取乐消磨时间。它是一种艺术,是一种极其严肃的艺术,以便让我们分清什么是黑,什么是白,因为它没有诞生于幻想,而是被一代一代的人类用鲜血和痛楚的泪水所写就的真实,是人类在腥风血雨中生生不息的对信念和理想的不懈追求。我们可以戏说,可以评论,但不应该歪曲我们祖先用尸骨堆积起来的遗产,那就是人类的正义、善恶、是非!

我不想扯的太远,就以跟银屏上长生不老的那些主人公们所处时代最近的历史人物——郑成功来作为刻画对象吧!

为什么写他?我的道理很简单:

1.他是一个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勇敢者。

一个人可以去造反,但是当你的造反已经没有多少胜利的希望,当你的敌人给你开出了足够高的价码,让你顺应潮流,而且造反必须要以背叛你的父亲、恩师为代价,失败概率极高、风险极大、回报极小时,你会选择孤独的造反吗?郑成功这样做了!

2.在中国自宋代以后日益盛行的萎靡、羸弱之风的影响下,直至今日,中国人太多的继承了懦弱、虚假、圆滑、世故、自私、势利、善变、冷漠等不良基因,放眼观去,我们几乎就处于身边这类人的包围之中,但是却有一位人摒弃了这一切中国人的符号,异常的纯粹、干练、坚定、执着,他就是郑成功,给我们展示了我们民族中的另一种性格。

3.翻开中国与西方的交往史,我们除了被暴打、蹂躏、威逼、封锁、制裁、恐吓等等屈辱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帮助我们找到自信?在我们的记忆里,时至如今,始终是西方压倒东方,那么,有没有一位民族英雄,让欧洲白人唯一一次跪倒在中国人面前,让我们找到一丝荣光?他就是郑成功。

4.在中国领土不断被肢解、分割的近代史中,有谁曾经率领船队,与西方列强逐战海上,砸掉他们的门牙,把他们已经吞进肚子里的中国领土硬生生的拽了回来,进一步扩展了中华民族的版图和生存空间?是郑成功!

……

单纯就凭上面这几点,我就觉得这个人物身上闪烁的光芒远远超过了那个时代的几乎所有人,更是什么康熙、乾隆之类的货色骑着马也无法去追赶的。为了这位为中华民族作出了不朽贡献,却几乎被淡忘的历史伟人,我甘愿挤出我每天匆忙的空间,为他写一本故事,以便让他杰出的丰功伟绩,在这个每天大量生产文化垃圾,且屡屡流行的时代,能够稍微让人回忆。

我这部书稿不想花笔墨来描写那些宫闺秽闻,也不想写那些腐烂恶心的专制体制中的官场倾轧、宫廷政变与阴谋诡计,我想借助郑成功这个人物,以他的独白式讲述来真实的还原那段令人嗟叹的历史,揭秘造成中国近代衰落的历史根源,并描写中国的对外开放史、资本主义发展史、对外交往史,以及各族英雄儿女反抗满清奴役的壮烈史!让每一个读到这部作品的人们,都会明白,从晚明到晚清,在那个光明与黑暗死死缠斗、希望与扼杀激烈抗争的历史巨变中,有那么一群人,他们的英雄事迹虽然不被多少人提及,但是他们永远不应该被遗忘!尤其是,当他们的敌人光环满身,被社会大众顶礼膜拜的今天。

由水平有限的我来写是一件极不合适的安排,但是在无人问津的现状下,我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没头没脑的写下去吧,我也只有不自量力,勉为其难了,不为别的,只为我心目中这位反抗满清民族歧视、维护国家开放和民族富强的孤独的英雄!

郑成功——中国人不朽的骄傲,希望我的秃笔,不会隐没你夺目的光彩吧!

缥缈儿于推翻满清100周年前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往事如风,吹断桥梁无数……”

350多年过去了,距离那个刀光剑影、腥风血雨的年代,已经很遥远了。不过,作为明朝,还有清朝臣民延续到今天的子孙们,只要稍微分得清东南西北的,应该都知道我。虽然在350年前,我就已经离开了人们的视线,但是对于我这位空前绝后的伟大人物,却总是被各种引用、探讨、纪念、研究给折腾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为了复原历史真相,杜绝各种各样的歪曲和篡改,习惯于沉默的我,在远离这个纷繁喧闹的尘世300多年后,决定再一次以正视听,总结归纳一下我十分不太平的一生。

说了许多,还忘记介绍我的名字了。不是不愿意介绍,而是我的名字太多,很多事情又都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所以连我自己也常常几乎弄不明白。先从根子上说起吧,我爹是大海盗,我妈是日本良民,我刚在日本出生后,本来取的名字叫福松,后来又改成叫森,同时又有一个字叫什么明俨,还有一个号叫大木,再后来,明朝皇帝崇祯吊死在现在北京城的景山公园里后,南逃的隆武皇帝又给我取了个名,叫成功,复杂吧?这还算小事,隆武皇帝还给我改了姓,让我姓朱。就这样,我拥有了大明朝的国姓,这就是很多人称呼我“国姓爷”的由来。

由于闽南语发音的关系,所以后来和我打交道的洋鬼子听到“国姓爷”这个称呼后,就给我创造了一个单词,叫“koxinga”,这就是我正式的英文名字。再后来,由于西班牙人对我恨的要命,所以在他们殖民统治下的菲律宾,就把这个单词翻译为“海盗”。

算了,名字也就是代号,所以我也没必要为这个不愉快。

其实我爹是大海盗,叫郑芝龙,所以我原本姓郑,再后来隆武皇帝驾崩,逃到大西南的永历皇帝封我为延平郡王,所以我又有了一个称呼叫郑延平,或者叫朱延平。这下子是有些乱,我一共正式对外可以称呼的有两个姓,六个名,按照现在这些后代们在念什么高中时学的排列组合算,我可以有二六一十二种叫法,例如郑福松、朱福松、郑森、朱森等等,不过如今人们通常都叫我郑成功,所以我基本上就在这里统一用郑成功这个名儿了,别的名儿其实也不错,但先就这么叫吧,反正让我说用哪一个好,我也几百年都说不上来,名儿的事情就先说到这,以后再探讨。现在先看一看我的简历:

姓名:郑成功(暂定用名,因为侯选名儿太多)

生卒年:1624~1662,按我的叫法,也就是大明天启四年~永历十六年。

国籍:大明朝(也有人说我是日本人,也有人说我是清朝人,纯粹他妈胡扯,本人再次申明,大明国籍,炎黄子孙,有大明朝皇帝赐名赐姓赐官为证)

户籍地:先是登记在小日本九州平户藩,后来一直登记为大明朝。

职业:一下子说不好,反正做过学问,当过官,后来主要带兵打仗。

兴趣爱好:想清静度日,却总无法清静。

特长:狠揍那些混人,跟王八蛋们永远没完。

格言:别招惹我,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

好了,基本情况介绍了,如果你有时间,下面就让我开始讲一讲我的故事,顺便叨扯叨扯我的一些意见吧!


也不知道是我家的祖坟风水不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就是没冒那股青烟出来。

尽管我小公务员爷爷烧了不少高香,磕了不少响头,我那海盗爹却天生就不是个读书的料,厌恶读书的同时,却对刀枪拳棒着迷不已,松松垮垮,干什么都吊儿郎当,不过却胆大精明,打架不要命,活脱脱一副舍我其谁的海盗坯子。用现在时髦的说法,就是典型的一个“问题少年,不良儿童”。

在他10岁时,有一次跟同伴玩扔石子,竟把石头砸到一位大官的额头上。这大官不是别人,正是他爹的上司泉州太守。太守无端被一个飞来的石子砸的头破血流,眼冒金星,恼怒异常,正想抓住10岁的我爹来一顿狠的,但是一看他那天地不收,玩世不恭的无赖样子,加上又碍于他的老爹是自己的下属,只好宽宏大量,苦笑几声后也就给放了。

在那个许多和他同龄的孩子都在油灯下背着孔老二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口吸吮着2000年前的那具僵尸上散落下来的病菌和尘埃时,我爹就这么整天胡吃、胡喝、胡闹、胡玩、胡折腾着度过了他的童年,接着又虚度了他的少年,像野草一样健康而疯长的我爹,糊里糊涂的并不知道,伟大的历史使命,却一直在冥冥之中,在一个特殊的年代里为他准备好礼包,等待着他的到来。

这个年代就是1620年!

这一年比较奇怪,因为我爹的命运转折点来的是那么的漫不经心!上帝交给了我爹一个十分伟大的历史性机遇,把糊里糊涂的他交给了那片蔚蓝色的海洋。

这一年也就是万历四十八年,或者也叫泰昌元年(为了方便你我之间的交流,后面我一律用你们比较习惯的公元来纪年),世界正在发生着类似于婴儿在母腹中刚刚开始发育的这么一个阶段。

把视线投向大明朝的边界之外就会发现,其实在亚洲,早在1511年,葡萄牙人就已经占据了马六甲海峡,而西班牙人在1521年时已经频繁进出并占据了东南亚的吕宋岛,并把它改名为菲律宾,英国人则在1600年就在已经占领的印度正式成立了东印度公司,负责替英国在亚洲地区寻求利益。

而在东方中国这块封闭僵死的土地上,实际上这一年也不怎么消停,因为赶上了北京城里接连死了两个皇帝。先是明神宗万历老皇帝腿一蹬完蛋了,接下来是他的儿子明光宗朱常洛,等着顺利接班,几十年了一直都没有等到,好不容易这下子盼到老爹完蛋,可哪料想刚上岗才一个月,试用期还没过呢,在吃了两颗红丸药以后,大补的作用没有体现,反而突然暴毙,紧跟着向他爹报到去了。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