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后勤农场琐事

加加林少校 收藏 1 252

自从农场确定我担任电工,我就接手了农场粮食加工作坊,我们有一台粉碎机,一台电磨,我们以收费服务的方式,为驻地附近的农民加工粮食。


在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指示下,旅顺口区大批的初(高)中学生,下放到了旅顺口郊区,我们农场附近的大王村,也有四、五十个知识青年。他们的粮食也经常到我们部队来加工,一来二去我和他们熟悉了,说实话,那些风华正茂的东北姑娘,对我们这些战士还是很有好感的,关键是纪律和条令的要求,约束着军人,士兵们和她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我负责加工粮食,和她们接触比较多,看到她们从一个年轻的学生,变成了一个乡下的农民,心里很是同情,在她们加工粮食的时候,如果一时拿不出加工费,我也允许她们欠账。时间久了,还真欠了不少。


有一天农场的会计来查账,发现了这个问题,虽然他也有恻隐之心,但只他的责任,不允许这个加工费长期拖欠。经过场部研究,决定由我在知情下工后,晚上到知青点去收钱,当天晚上,我拿着女孩子们写的欠条,别上54式手枪,背着小挎包向大王村走去。顺便说一声,我们当时配给的枪、弹都是随身携带,因为,当地有狼。


走进大王村村口,一个大院子里的孩子,放出了一条大狼狗,在孩子的指挥下,狼狗向我扑来。我刷啦一下拔出了手枪,哗的一声顶上了子弹,,我的枪朝东指,那狗就偏开一定的角度,对我狂吠,我再瞄准它,它又偏开一定的角度,躲着我的枪口。我又不能开枪,急的我出了一身汗,于是,我高声怒骂:“你妈的B,再不把狗叫回去,我毙了你”!骂声惊动了屋子里的一个老头,老头急忙赶出来,喝住了狗,给了那的小子一个巴掌,并连声向我道歉,我恨恨地说:“TMD,我明天来找你算账”。第二天,我又来到了大王村,找了他们民兵连长,这才知道,这户人家是地主,对新社会有刻骨仇恨,民兵连长带着我,登门把这家地主,和地主崽子,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民兵连长对小崽子说:“你下次再放狗咬人,小周就可以开枪把狗打死了,哼!到时候我就吃狗肉”。老地主和小崽子唯唯诺诺,给我出了一口气。这都是后话了。


到了知青的女生宿舍,灯亮着,我敲了敲门,里面问我:“谁啊”?“我,后勤农场的小周,找你们会计”。“喔,会计在家,但是你要等一会,我们把衣服穿整齐”,过了好一会,门打开了,一个漂亮的姑娘请我进去,屋子里面嘻嘻哈哈地闹着说:“会计,农场的上海兵小周看上你了,你可以跟他到上海去了,哈哈哈哈”。这一下弄得我满脸通红,心里怦怦直跳,只说了一句话,会计,你们欠农场的粮食加工费,会计催了,请你们赶快还清。说完之后,在女孩子们的哄堂大笑中,逃了出来。当时,因为有内务条令中,有战士不准在驻地附近找对象的规定,再加上户口卡得很死,要是像现在这么宽松,闹不好,还真带一个旅大姑娘回上海呢,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11/5/15 9:34:40 被加加林少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