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抗战之一个特种兵的抗战历程 正文 第五十三章 腰斩山本正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

俗话说刀剑无情,鬼子小队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尊贵的驹井德三去同支那人玩白刃战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可担待不起。他正要出言阻止,驹井德三已经伸手抢过他的军刀,双手握持,目露凶光,迎向两名队员。

当先那名队员见驹井德三接近,挺起刺刀用尽全身气力捅过去。驹井德三奋力挥刀磕开刺刀,一个转身刀身划过一道弧光,弧光尽头,血光飞溅,那名队员的头颅应声滚进驹井德三脚下的草丛里。不等那具无头的尸体倒下去,驹井德三抓住尸体挡住第二名队员刺过来的刺刀,手中军刀再次挥落,那名队员也是人头落地。

“弹指间绑匪双双人头坠地,驹井阁下真有关公当年温酒斩华雄之勇啊!”熙洽在一旁厚颜无耻地恭维道。

“支那绑匪,统统地杀光,统统地杀光!”

熙洽的声音让驹井德三忽然想起这些时日受到的许多屈辱,悲愤之情立时涌上心头。他一边面目狰狞地咆哮,一边挥舞血淋淋的军刀疯狂地劈砍头顶的枝叶。直弄得枝叶如雨般纷纷坠落,一只贴树皮随着一根断枝掉在他白晃晃的秃头上,可是他浑然不觉,依然疯狂地挥舞着军刀。及至贴树皮爬到鼻梁上,才抛下军刀,伸手去抓,凑近眼前仔细观瞧,吓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老鬼子杀人连眼都不眨,唯独对毛毛虫、杨砬子一类的东西发憷。看见手里那个张着令人作呕外表的虫子正一拱一拱的在手掌上爬动,妈呀一声,把贴树皮抛出去。正抛在向这边走过来的金永珍的身上。于是先是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接着便是鬼子们一片幸灾乐祸的哄笑声。

亲手屠杀了两名绑匪,并没有使驹井德三的屈辱消减多少。望着面前这个女人,驹井德三觉得自己应该放松一下,满足一下,这样才能弥补这些天来的亏欠。

“作为一名朝鲜人,你能够凭借自己非凡的智慧和勇气打入支那绑匪的巢穴,扶危解困,本人代表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深表谢意。”驹井德三虚情假意地说着,一双淫邪的小眼珠却在金永珍千疮百孔的衣服上钻来钻去。

“驹井阁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为了驹井阁下的安危,永珍虽万死亦视等闲。”

“说得好,既然是这样,你再为我做一件事好了。”

“不知驹井阁下还有何吩咐?”

“永珍君,请那边谈好吗?”驹井指着近旁一株老树道。

金永珍以为驹井有什么秘密不想被那些士兵听到,于是便顺从地跟着驹井来到老树后面。金永珍刚刚在树干后站定,驹井便淫笑着一把搂住她的身子,粗暴地剥去她的衣裤。两个人正在树后颠龙倒凤,不小心树干摇晃中,两只比先前那一只更大一些的贴树皮掉在金永珍和驹井身上。接连两声惊呼,两个赤条条白晃晃的身子几乎在同一时间从树后窜出来。刺激得那些鬼子兵们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营地数百米处的一棵树下,一个伪警察正在给鬼子哨兵点烟。两个人靠着树干坐着,对正在向他们移动过来的四堆枯黄的树叶没有任何察觉。两只手从树干后伸出来,分别搂住了鬼子和伪警察的脖子。接着两只削尖的粗树枝从另一堆枯树叶里伸出来,深深地插入鬼子和伪警察的小腹中。等到鬼子和伪警察双脚停止了踢动,陶小毛和钱鹏就放开两具尸体,把两具尸体拖到树后,分别换上鬼子和伪警察的服装,将两具尸体和脱下的衣裤藏在枯叶下。考虑到自己曾和鬼子面对面打过白刃战,如果不化妆,很可能会被鬼子认出来。可是陶小毛的化妆的那些东西没带在身上,只好各抓了把泥土抹在脸上,弄了个大花脸,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弄的衣服上脏污不堪,这样就遮盖住了衣服上的血污,也为脸上的脏污作了解释。

陶小毛和钱鹏拿着鬼子和伪警察的武器装作漫不经心地样子,向周围搜索鬼子的哨兵。走出五十米仰头看见一个鬼子骑在一株树的粗枝上,端着枪警惕地观察着树下的情况。陶小毛掏出一盒烟冲他晃了晃,示意他下来抽烟。鬼子哨兵在上面整整骑了几个小时,屁股都长茧子了,而且无聊透顶,很想找个人唠唠嗑。看见下面有同伴向他示好,就从树上滑下来。

陶小毛递给鬼子一支香烟,划着火给鬼子点燃香烟。鬼子狠狠地抽一口烟,指着陶小毛用日语问:“你们怎么弄成这样?好像刚在土里滚过。”

陶小毛用日语回答,“我们在那边撵野兔弄的。”

“野兔捉到了吗?”

“追了很远,可是却让他跑了。”陶小毛敷衍道。

两个人一问一答间,钱鹏已完成对这个岗哨附近情况的侦查。钱鹏站在十几米远的地方,一边对周围保持着警戒,一边伸手对陶小毛做了一个可以开始的手语。陶小毛突然卡主鬼子的脖子,向树干上猛地一推,鬼子的脑袋嘭地一声撞在树干上,身体无声无息地瘫倒在树下。

程宇宁和皮塔也干掉了两个伪警察哨兵,并且从伪军口中获得了口令。穿着伪警察的衣服走过来。陶小毛带着他们打了几只松鸡、野兔,拎着这些野物向远处的营房走去,一路上又接二连三地成功解决了十几个哨兵。鬼子和伪军大部分散布在营地周围的树林里,担负着警戒任务。山本正雄这次出来,带出一个中队的鬼子,昨天黄昏派出一个小队的鬼子去协助金永珍解救人质,至今仍未返回。而与陶小毛等交战中损失了大半个小队的鬼子。现在他手里只有不到八十个鬼子了。因此山本只留下二十个贴身卫兵保障营房内指挥部的安全。

随着与营房距离的不断拉近,哨兵的密度也在不断增加。还好这个方向担任警戒任务的多数都是伪军和伪警察。这些二狗们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平时欺负自己人很有本事,可是见了鬼子却跟孙子似的。几个人拎着野物,一路走过来,没有一个伪军敢上前盘问。他们很顺利地

来到营房附近,径直向那间盖在地窖上的营房走去,距离营房三十米的时候,一个鬼子军曹带着几个鬼子卫兵一边端起枪拉动枪栓,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们,一边喝问口令。

“银座歌妓”陶小毛用日语回答。

“你们有什么事情?”鬼子军曹问。

陶小毛抬起胳膊,晃了晃手中的野味,“为了捉这几只野物,弄的身上都脏了,不过要是山本大队长喜欢,这样做也是值得的。”

“既然是为山本大队长准备的,就请交给我吧。你们可以离开了。”鬼子军曹道。

陶小毛一个人走到鬼子军曹跟前,把野味递给他的时候,装作失手的样子,让捆在一起的野味掉在军曹脚下。陶小毛弯下腰把手伸进两只野兔中间,那里满绑着两枚手榴弹,一枚手榴弹的后盖早已拧开。陶小毛拉了一下手榴弹的拉环,随后快速拾起野味,扔到鬼子堆里。接着倒地一滚,藏到一株树后。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几个鬼子支离破碎的肢体四散飞舞,陶小毛他们躲藏的那几株树上的枝叶在震荡中纷纷落下。

尘烟还未散尽,四个人就从树后跃出,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山本栖息的那间营房。鬼子卫兵被营房外的剧烈爆炸吸引过来,陶小毛一边向营房奔跑,一边指着身后的树林,用日语大呼:“支那绑匪打过来了,支那绑匪打过来了。”

一个日军参谋对陶小毛的惊慌失措十分气恼,一把揪住陶小毛的衣领,抡圆巴掌,正要赏这位部下几个耳光,一旁的钱鹏跨步上前,刺刀狠狠捅进参谋的肚子里。其他三个人掏出驳壳枪,向端着刺刀扑过来的鬼子一顿狂扫。很快就解决了防卫鬼子大队部的鬼子卫兵。陶小毛和钱鹏闯进营房,一个参谋挥舞军刀劈向陶小毛,陶小毛抬手一枪,在他眉心上穿了个洞。

一个参谋官和一个卫兵手忙脚乱地拖着山本正雄的屁股,想把他从后窗户推出去。可是山本正雄就是不肯配合,里面往出推,他却一个劲地往回缩,并且还粗爆地用两只后蹄踢踹好心帮他的手下。

“支那人地,支那人……”山本正雄狂呼乱叫。

营房后窗户很小,山本正雄上半身露在外面,屁股以及两条短腿却在营房里面。由于髋部很大,加之屁股上的肌肉发达,怎样努力都钻不出去,一时卡在那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那个参谋官和卫兵听山本正雄狂呼乱叫,感觉很奇怪,心里话,不就是支那人已经冲进营房里了吗,所以我们才会把你推出去的。其实他们哪里知道,程宇宁和皮塔就站在后窗户旁边。程宇宁拿根绳子绑在山本正雄胳肢窝下,随后两个人抓着绳子另一头,拉纤似的向外拽。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却硬是纹丝不动。两个人正要放弃,不想山本的身子一下出来了。可是却只是屁股以上的部分,不是他们拽的,而是钱鹏在营房内用军刀制造出的效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