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王路1930年生,1949年12月参军。1951年3月随部队入朝,1954年4月胜利归国。1982 年,时为南京陆军学校正团级理论教员的王路转业到地方工地,结束33 年的军旅生涯。转业后,担任重庆市江北区委宣传部副部长,直到1993年退休。


“ 一觉醒来,发现睡了一夜的枕头竟然是坨牛粪!”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是王路的切身体会。

即便时隔60 年,发生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往事依然印在他的脑海中,清晰无比。


枕头竟然是坨牛粪


1952 年的冬天,王路所在的部队结束了上甘岭战役后,奉命后撤休整。

由于我军没有制空权,敌机终日盘旋于上空,志愿军只能趁夜间在敌军的炮火中行军。那时,虽然志愿军部队装备有少数苏式嘎斯—51小型卡车,但却要用来运输弹药和军用物资,部队行军只能靠步行。有天晚上,部队行进到一座山上。由于到处被大雪覆盖,根本辨识不了道路,官兵们随时都有可能摔下深渊的危险。

“ 就地宿营!”正在行军中的王路突然听到前面的同志传来口令,他当即放松下来,和战友们停下脚步。巧的是,就在王路的身旁,有一个废弃的防空洞,他当即叫来战友们一起休息。

王路铺下雨布,穿着棉衣躺下了。无意中,他摸到身边有一块石头,立即抓来当“ 枕头”用,心中还庆幸自己的运气好。天一亮,王路醒来。睁开眼,他发现战友们正笑嘻嘻地盯着自己看。他正准备起身问个明白。不料,左手摸到了那个睡了一夜的“枕头”。

凭手感,王路感到,枕头有些松软,扭头一看,竟是一坨牛粪,经他焐了一夜,原本风干的牛粪竟然还有些“回潮”。


被炮弹炸伤耳朵


1951 年冬天的一个夜晚,王路所在的部队接到前线运输任务。根据安排,当时在机关宣教股担任宣传员的他,和战友张碌丁合扛一袋50多公斤的大米送往前沿阵地。

机关离前沿阵地约20 华里。途中还要经过三片开阔的平地。这三片平地,是敌炮封锁线。

“凡是听到‘ 呜’的一声,不必惊慌;但如果听到‘嗤’声,麻烦就大了,炮弹很可能就落在你身边。”临行前,多次参加支前运输行动的张碌丁凭着自己的经验,提醒王路。

晚上10 时许,支前运输部队正式出发。王路和张碌丁马不停蹄地翻山越岭,终于来到第一道封锁线前。

本来,听了张碌丁的经验介绍,王路已放心许多。但看到眼前的土地上早已弹坑累累,仍不禁紧张起来。

然而,两人顾不得多想,卯足了劲往前冲。庆幸的是,敌人毫无目标的阻击并没有伤害到他俩。不久,他们就到了第三道封锁线。

此时,王路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但一想到肩上扛的是战友们的救命粮,就不顾一切地往前冲。突然,听到“ 嗤”的一声,王路心里立即紧张起来。

几乎是在炮弹爆炸声响起的同时,王路感到有一只手将他拉倒在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边“ 轰”地一声巨响,炮弹爆炸了。定睛一看,王路发现,就在离左手两米左右的地方,一个弹坑正冒着滚滚浓烟。

“我还活着。”慌张之下,王路使劲掐自己的左手,尽管有些麻木,但仍能感到疼痛。只是,王路感到,耳朵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由不得多想,他“腾”地站了起来,扛起麻袋,就往前冲。凌晨4点多,他终于和张碌丁一起将大米扛到前沿阵地。


不费一弹也能脱险


在入朝作战的第五次战役中,王路所在的部队担负的是穿插任务。上级要求,要猛打猛冲,长驱直入,穿插到敌人的后方,从而打击敌人。很快,他们就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然而,就在部队后撤时,敌人却突然展开围攻,部队被前堵后追,处境十分险恶。就在这危险时刻,团长并没有慌乱。到了夜晚,天空突然下起雨来,能见度非常低,团长指挥部队摸黑出发。出发前,他要求所有官兵必须穿上统一制式的雨衣,不准露出军装。

雨越下越大,滂沱大雨中,敌军的据点闪出微弱的火光。大家明白,漫山遍野的敌军早就伏在丛林之中。一旦战斗打响,志愿军将无力还击。

“ 镇定、镇定。”队伍前方,传来隐约而低沉的声音,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部队就越过了敌军的据点。

“ 怎么回事,敌军为何不开火?”后面的官兵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

行军越来越急。天色渐亮,前方突然传来原地休息的命令。这时,走在队伍后面的官兵才知道,是团长勇敢过人的胆识救了大家一命。

原来,晚上行军时,团长一直走到队伍前面,在经过敌军把守的隘口时,团长“ 热情”地前去与守卡的敌方挥指官握手,这位指挥官丝毫没有产生疑心,还以为遇到了“自己的部队”。当这位指挥官发现被他放行的竟然是志愿军时,已为时晚矣。

就这样,在敌军炮火的注视下,这支英雄的部队留下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来源:复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