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末日 第三集 泰国人妖 第四十七章 巫术(下)

花千芳 收藏 14 1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size][/URL] 我正要走过去问问大粽子怎么会到了这里,就听到不远处有五六个当地人向这边走来,看样子是例行巡逻的。我再回头去看大粽子所站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了。 我疑惑是自己眼花了,拿出对讲机,调到大粽子的频段,悄悄问道:“大粽子,是你么?”不一会儿,对讲机里面就传出来了“塔”的一响。我愕然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4.html


我正要走过去问问大粽子怎么会到了这里,就听到不远处有五六个当地人向这边走来,看样子是例行巡逻的。我再回头去看大粽子所站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了。

我疑惑是自己眼花了,拿出对讲机,调到大粽子的频段,悄悄问道:“大粽子,是你么?”不一会儿,对讲机里面就传出来了“塔”的一响。我愕然问道:“你在泰国?你也从飞机上跳下来了?”对讲机里面又是“塔”的一响。

这下子更无怀疑了,对讲机这个东西是有距离限制的,向我们用的这种军用品,已经是效果最好的了,也不过就能连通五十公里的样子。大粽子能用对讲机和我对话,那么显然他没有回中国。

不过我还是不敢确认,就说道:“陈庭耀他们也跳下来了?”我之所以这样问,就是想听到他能弹两下机器盖子,毕竟老是一下一下的弹,很可能是巧合。

幸好我如愿以偿的听到了两下回答,我看看那队巡逻人员已经走进了,赶紧说道:“伙计,那你就守护在外面吧,这些当地人恐怕暂时还接受不了你。”对讲机里面传来了“塔”的一声,就没声息了。

那队巡逻的当地人走近了,还以为我迷了路,就分出一个人来,把我领回了餐厅。

老郡王看了看我,笑问:“相思泉的泉水味道不错吧?”我愕然了,R·友蓉就在旁边解释道:“你喝水的那个小水潭,是整个基地唯一的供水地,有个名字,叫做相思泉,传说……”说道这里R·友蓉突然红晕上脸,顿了一下,才说道:“呵呵,传说都是哄小孩子的,花队长还是赶紧吃饭吧,我们已经给你换了一碗不辣的咖喱饭。”

我道了谢,赶紧低头去吃饭。话说这不辣的咖喱饭吃起来感觉更是怪怪的。不过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在麻烦人家了,狼吞虎咽的吃了个干净。

坐在我对面的桑德拉夫人突然说道:“看来你们这些中国人也要被困在这里了,希望以后花队长记得告诫你的手下,不要让他们再鲁莽的残害蛇灵的使者。那样会招来蛇灵的惩罚,对你们没有好处的。”她是用泰语说的,R·友蓉虽然神色尴尬,不过还是按照原话翻译过来给我听。

我擦了擦嘴,问道:“你是说你自己,还是说那条被踩扁的小蛇?”

一提起那条倒霉的小蛇,桑德拉夫人又忍不住要发火,好在这样的场面不太适合决战,于是老巫婆就用她的乌木法杖在地面上顿了顿,说道:“都一样!蛇灵是最伟大的神灵,蛇灵最眷顾勤劳忠诚的泰国人。现在大瘟疫四处爆发,只有蛇灵的庇护,才能帮助我们度过难关……这里是泰国的土地,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什么叫入乡随俗吧?”我估计这一套说辞老巫婆不一定胡说了多少回了,不但说的煞有介事,而且口沫横飞,绘声绘色的。

我听完了R·友蓉的翻译之后,看了看周围的泰国人,见他们大多数都表现出一幅赞同的神色,心中不免不忿,就回敬到:“我说老婆婆,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这鬼呀神呀的忽悠人,您不感到脸红啊?”死胖子在一边溜缝儿:“就是就是,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玩这些坑蒙拐骗的勾当,真不害臊。”

“碰!”的一下,老巫婆彻底被激怒了,一巴掌拍下去,连她面前的饭碗都给震翻了,这老巫婆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怒道:“你们说什么?胆敢藐视蛇灵的威严,你们简直是大逆不道!”

“得啦得啦,”我赶紧挥手,说道:“什么蛇灵狗灵的?你说是神就是神啊?就凭那条会摆花样造型的小蛇?”话说我可不是那种喜欢胡闹的人,不过坐在我旁边的老郡王一直笑眯眯的听着,看样子他巴不得我们和老巫婆斗起来。这老头年纪虽然大,可一点也不糊涂,虽然我们这边只有十个人,不过都是全副武装在身,怎么可能斗不过一个老巫婆?

孙长策就坐在旁边,他冷笑道:“桑德拉夫人,他们从遥远的北方赶来,还没有见识过您高超的法力,不如现在就请您施展一下您的法力,叫这些外乡人开开眼界。”

从一开始我就不喜欢这个孙长策(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孙琪的父亲),这时候他说的这些话,分明就是火上浇油,挑拨我们和那老巫婆火拼一般。

果然,老巫婆振身而起,叽里呱啦的就说了一大套,当先向屋子外面走去。

R·友蓉涩声道:“桑德拉夫人说屋子里场地太小,她请大家到外面去,她要展示最伟大的法术,给……给中国来的朋友看一看……”我一看R·友蓉的面部表情,就知道老巫婆绝对不会说的那样客气,我估计她多半是说让我们这些中国土包子开开眼长长见识啥的。

既然有人叫阵,我们这些人当然不会认输,当下就跟着老巫婆走了出去。那些泰国土著也跟着起哄,似乎是撺掇老巫婆好好教训教训我们。

这个时候已经是太阳落了,夜晚还没有来临的时候,外面的光线还是很清楚的。老巫婆让我们大家都站的远一点,她自己走到距离栅栏十几米远的地方,盘膝坐下,从怀里摸出来一直短短的骨笛,呜呜咽咽的吹了起来。

我注意到老郡王的脸色变了变,似乎十分愤怒,不过没有发作起来。后来R·友蓉和我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说那老巫婆拿的那枚骨笛应该是人臂骨骨笛,这样的东西即使在当地,也属于邪恶的范围,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事情。

不过当时老巫婆已经彻底被我们激怒了,不管不顾的就把骨笛拿了出来,呜呜吹了没多久,我们赫然看到栅栏外面弯弯曲曲的游进来一条两尺多长的眼镜蛇!

眼镜蛇这个东西虽然在泰国比较常见,不过对于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人来说可真有点看着发怵。眼镜蛇这个东西我们中国也有,不过数量不多。据说整个中国只有十种可以致人死命的毒蛇,这眼镜蛇就占据榜眼,是排名第二的毒蛇。

那条眼镜蛇一路爬到老巫婆的脚下,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老老实实的盘成一盘,冷眼看上去好似一堆牛粪。

然后我们就看到接二连三的各种蛇类一条接一条从栅栏外面爬了进来,一炷香的功夫都不到,老巫婆居然召唤进来了近百条长短不一品种各异的蛇!那些蛇一条条的游道老巫婆的身边,都盘成一盘,不一会儿就占据了一大片地方。

我们这些人看的目瞪口呆,那些当地人更是有好多都开始下跪了。看样子大家真的认为是蛇灵显圣了。R·友蓉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不过她还是一脸惨白的小声对我说道:“蛇是聋子。”

还好我知道的比青竹郡主预计的要多点,不过R·友蓉说的也没错,蛇虽然是有听觉的,只不过它们的听觉器官——也就是耳朵——的结构十分简单,只有内耳,没有外耳及鼓膜结构,所以听觉是十分迟钝的。说蛇是聋子,虽然不全对,其实也差不多。

问题是如果蛇是聋子,那么老巫婆的骨笛是干什么用的?换一种说法,如果老巫婆不是靠声音召唤出来这么多的蛇,那么她又是靠什么东西的帮助,才做出如此让人膛目结舌的场面?

我回头看了看死胖子,那家伙一脸的不以为然,大咧咧的说道:“老花,你给那老巫婆露一手,让她见识见识中国人的手段。”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