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推荐制往事——孙中山孙女未被录取

louisstonecui 收藏 5 420
导读:  北大给予部分优秀中学校长推荐学生上北大的权利,成为近期教育领域最热的新闻。“高考推荐制”,这个尘封已久的名词,不由得让人想起“文革”前中国高考的那段历史往事。当年,只有“根正苗红”的学生才能获得推荐上好大学,但很多成绩优异的学生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政审不合格,只能被迫降格录取或落榜,成为历史时代的牺牲品。当然,此推荐非彼推荐,二者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内容。只是那段令堪称荒唐的往事,今天听来仍然让人唏嘘不已。      孙中山孙女未被录取 “哭都不敢哭”   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在《我的祖父孙中山》的后记中

北大给予部分优秀中学校长推荐学生上北大的权利,成为近期教育领域最热的新闻。“高考推荐制”,这个尘封已久的名词,不由得让人想起“文革”前中国高考的那段历史往事。当年,只有“根正苗红”的学生才能获得推荐上好大学,但很多成绩优异的学生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政审不合格,只能被迫降格录取或落榜,成为历史时代的牺牲品。当然,此推荐非彼推荐,二者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内容。只是那段令堪称荒唐的往事,今天听来仍然让人唏嘘不已。


孙中山孙女未被录取 “哭都不敢哭”

孙中山的孙女孙穗芳在《我的祖父孙中山》的后记中记述:“1955年,我从上海第八女子高中毕业,我三年高中的总平均成绩在90分以上,还被评为五好学生。在教师的指派下,我还负责帮助五位同学通过了毕业考试。虽然有这样的成绩……我不能进入任何一所大学读书。我对自己的未来非常悲观,却连哭都不敢哭……就写了一封信给祖母宋庆龄……祖母很快回了信,信上说:上大学不是人生唯一的道路。不过,她在信的最后一行提到:但愿我明年能进入大学;次年我进入上海同济大学。”孙穗芳的回忆表明1958年以前高考中也有类似的政审条件。只不过1958年以后政审涉及的内容更多了而已。

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9月出版的《荆棘路》中收录了剧作家吴祖光的几篇文章,他谈到自己被打成“右派”后的悲惨遭遇:“什么反右、批判、检查、劳动我们都经受了;但是使我最痛苦的是我的家庭,我的母亲、妻子、子女……我们3个孩子,都不许升学。长子吴刚去近郊农村‘锻炼’,次子吴欢初中读完也送到北大荒,做了7年‘兵团’通讯员,每天走70华里送信的苦役。小女儿吴霜初中毕业后,竟被原来最喜欢她的女班主任老师取消了她升学的权利,只能留在家里……”吴老在这里记述了初中不能升高中的小女儿。


冯骥才因“出身问题”无缘中央美院

集作家、画家、艺术家于一身的冯骥才也是一位天津的“不宜录取”者。

在接受台湾作家施叔青的采访时,冯说:“我1961年高中毕业,考中央美术学院,我出身不好,复试完了,教师告诉我:‘你愿不愿意上李可染的山水画系?’我说:‘愿意。’最后我没有被录取,原因是我出身资本家的家庭。

获得首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的作品《胡杨泪》记述的主人公钱宗仁也是一位“不宜录取者”。

钱1963年参加高考时是湖南省的前十名,清华要录取他,因家庭出身问题,他所在的公社不给档案。1964年他第二次参加高考,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因公社书记多次到学校逼迫,迫使学校将其退学。1965年他又一次要求参加高考,公社出面不准他报考。

钱宗仁被迫到新疆谋生,过着极其艰苦的生活,但是他仍然自学数学。1984年《胡杨泪》一文发表后,钱宗仁引起各方面的重视,改行到《人民日报》当记者,正当他准备大干一场时,却被诊断出已是肝癌晚期,于1985年10月1日凌晨去世,年仅41岁。


“不宜录取”学生多数成绩上等

“不宜录取”执行的年代并不是考生过多,而是考生不足、国家急需高等专门人才的年代,从当时河南省教育厅下达的文件可知。

1959年高考因招生名额不足,部分高校于1960年又进行春季招生,还鼓励在职人员报考或保送大学。1960年4月25日河南省教育厅颁发了“关于从今年高中二年级学生中动员部分学生报考高等学校的通知”。该通知指出,1960年各类高校在河南招生17300人,而应届毕业生仅为14756人,其中因政治、健康条件不合格或其他原因不能升学的按10%估算,将为1476人,把这部分学生扣除后,还缺少4010人。

经省委同意,从今年高中二年级中动员4000多名学生报考高等学校。这个不能升学的10%,主要成分是政治条件不合格的预估人数。这些学生大多数是学习成绩上等、胸怀报效祖国志向的人才苗子。


诺奖获得者崔琦险遭“不宜录取”

1998年10月31日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奖,获奖的美籍华人崔琦1939年生于河南宝丰。这一消息使我和我的中学同窗感慨不已。

因为崔琦是我们的同龄人又生于河南,更因为崔琦有三个姐姐在香港的严重家庭问题。如果当年崔琦不去香港上中学,而是留在河南宝丰,他也很难逃脱“不宜录取”的命运,岂能与诺奖有缘!

“不宜录取”政策,明显烙有那个年代“左”的印记,由于它摧残人才于未成之际,受害者具有隐蔽性,故而时至今日,“右派”公开“改正”了,国门打开了,历史上种种冤假错案平反了,而关于当年“不宜录取”、“降格录取”对一大批潜在人才的摧残,却尘封于历史的死角,极少被公开提起。然而这段历史的教训却是不应被忽略的。



来源: 《北京青年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