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意志 正文 4 雷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


戈亚与加法尔在TA**E(印度空军的空战战术学校)的训练期间,有过几次与更先进的幻影2000-5的对抗机会,那是一种很难缠的战斗机,最初的几次空战,动力强劲的苏30占不到什么便宜,但是渐渐地他们发现,幻影2000无法持续地维持转弯角速度,尽管它的瞬间盘旋能力让人印象深刻,但是实际上低空盘旋一向不是幻影飞机的强项。后来他们总结出一些经验,只要将空战引入低空,无需开启加力的情况下持续地盘旋,最终TA**E的资深教官也会败北。

但是,眼前这个对手的灵活出乎了戈亚的预料,双方的连串盘旋追逐还在继续,都在努力占据有利位置,大部分时间,双方都维持在了对方的3/9点钟位置,而追逐一路进行到了几百米的低空中,已经没有足够的安全高度让任何一架飞机做出强势盘旋来将机头指向对手了。苏30的矢量喷管一时也无法占到半点便宜,戈亚知道,机体内太多的燃油和翼下的6枚笨重的半主动雷达制导导弹,成为了克制自己做出超机动的一个麻烦,他还得时刻控制油门杆,防止一不小心钻到对手前面去。

“不能再耗下去了,得给他一点苦头吃。”

中尉的左手按下了节流阀上的头盔瞄准器按钮(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的视线离开平视显示器,同时减低G力以小坡度转弯,眼看着对手在右侧渐渐抢占、超越九点钟的有利位置,但是这只是中尉的一个阴谋,确保敌机无法用一个俯冲,从下方视线死角,逃离头盔左下角的瞄准环,现在瞄准环已经死死地对准了对方,中尉的手放在了发射按钮上,稍待几秒,锁定就会完成,他静静地等着一切的发生。狡猾的对手似乎立即有所察觉,以一个反常的垂直爬升拉起,断然放弃了唾手可得的优势位置,中尉的视线紧紧跟随,猎物已经唾手可得了。刹那间,刺眼的阳光遮蔽了头盔瞄准具上的光学显示,真是一个要命的失物。

“该死的猪!”戈亚骂道,他不知道对手这个反常的规避动作是碰巧而为之,还是出于神一般的决断力。在锁定标示出现之前的十分之一秒,中尉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按下发射按钮,最后一枚宝贵的R73飞离挂架,作了一个巨大的离轴转弯飞向目标,这是这种导弹能做到的最小转弯半径了,但是显然不会打中。

对手立即还以一个俯冲来增加速度,同时释放一连串的曳光弹,空域里顿时炸出了成片的白烟和火光。R73导弹发现,并以超过35G的转弯把导引头对准目标前,就已经错过了攻击那架飞机尾部的最佳角度,它错过了飞机,盲目地飞出了战场。戈亚失去了手中的杀手锏,他剩下的R27无法使用头盔瞄准发射,在近战中也毫无优势。

此刻敌机已经远远离开了武器包线。以一个简单利落的倾斜侧滑动作,迅速占据了戈亚上尉的7点钟方向,他几乎撞倒了山坡,但是攻守的局面终于易位了。苏30的雷达告警装置一直沉默,始终没有发现咬住自己的雷达波束,这很正常,也许对方只想用红外导弹。

“准备好箔条和闪光干扰弹。”中尉喊道,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惊张。

戈亚开始试着按常规办法摆脱追踪,但是眼下他的形势很坏,没有足够的高度,速度只有400公里多一点儿,加速还需要漫长的几十秒,尾随敌机的速度与高度更低,但是可悲的是,他现在可以开火。戈亚的苏30飞机几乎已经掉进了一个不可逃逸区,如果后面的飞机想开火的话。但是奇怪的是,那个老练的巴基斯坦飞行员迟迟没有动手。

“他想干什么?”戈亚心里想,如果是格斗演习,这样的局面已经可以判自己“死亡”了。他死死地将节流阀推到了加力位置,等待了漫长的10多秒钟,尽可能地增加速度,但是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他希望对手还能发发善心,再多给他几秒钟,好歹让自己可以有足够的速度进行一次高G力的规避躲闪尾部的导弹,如果没有足够的速度,转弯一定是软绵绵的。

加法尔一直在左右回头观察尾随的对手和它翼下的导弹(可以清除的看到,对手的翼下确实有两枚闪闪发光的导弹)。

“他在加速内切,下方5点钟方向。”加法尔喊道,他心里想,这个巴基斯坦人飞行员的脑子一定是短路了。

对手开始加力内切,这又是一个奇怪的举动,他在勉强做一个领先转弯,这通常是使用机炮前的动作,目的是使得射出的炮弹有一个提前量。

“一定是他的导弹出故障了。”戈亚突然灵光一闪,立即猜到了原因,那个家伙一定是按下了发射按钮,但是导弹没有离开发射架。于是他妄想用机炮击落一架苏30,“真他妈的异想天开。”

中尉反扳操纵杆开始以蛇形规避来破坏对方的瞄准,不消一会儿就可以逃出对手的机炮射程。很快,在两台强大发动机的推动下,苏30的高度增加到了900米,速度已经接近到700公里每小时。两机的距离开始显著的增加,加法尔目测已经超过了2公里,对手始终没有开足加力追击,中尉自信已经逃离了机炮射程。他回头看时,后面的飞机已经放弃了追逐,突然以反转朝西面群山中溜走了。

“他跑了?”加法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眼看着对方向下盘旋飞走了。

“他没油了。一定是这样。”戈亚说道,眼下他惊魂稍定,却又重拾起了反击的自信,稍微察看了一下主要的飞行仪表,迅速地转弯。几分钟内,他从猎物又一次变成了猎手。他想,这一次,天神在冥冥之中的帮忙可是帮大了,但是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战争一向只是看结果而已。

事情很明显,低空的偷袭,加上一系列的低空周旋,使得那架型号不明的巴基斯坦战斗机耗尽燃料了,加上他故障的武器,正是一鼓作气干掉他的好机会。

这是一架加法尔中尉以前没有见过的飞机,简洁干练的线条,喷吐着把空军常用的浅灰色,这并不是任何法制的幻影飞机。戈亚中尉决定不惜穿越边境,继续追击,他预感到,如果让这名飞行员活着,将来会是印度空军的一个麻烦。

“看,从后面看就像一架F16。”加法尔吃惊地叫喊道。

“不,这是一架……我想他是一架‘雷电’。”戈亚突然想了起来。空军从来不强迫飞行员去记敌国飞机识别表,因为在空中飞机的姿态和纸上画的总是不太一样,而且巴国空军拥有的战斗机一直也就是这么寥寥的几种,并不操心无法识别,但是今天这是一个例外,中尉看到了一架新式的,从未在战线上出现过的敌机。

“为什么会比F16更难缠?”戈亚感叹道。此时他的雷达孔径已经套住了逃跑中的对手了,火控系统正在从扫描转入跟踪阶段,很快就可以发射导弹了,“难道自己意境胜券在握了?”戈亚一时不敢相信,因为这架敌机飞的毫不慌张,也未加速,似乎他的RWS没怎么提醒他快死到临头了。

千钧一发的时刻,戈亚无法将视线离开平视显示器,只能靠加法尔不时提醒他,穿过边界后,雷达告警器(RWS)上,不时有一些不同方位的敌方的雷达波扫描显示出来,有一些是远程的防空导弹,但是戈亚估计自己的苏30现在所处的低空位置,很可能还在它们的攻击包线以外,他决不能放掉这样的机会。

“我们不能深入他们的边境太远。”加法尔中尉提醒道。

“我们现在的位置?”

“已经超越边境5公里了,几乎朝着正西。”

“再给我几分钟,我一定把他敲下来。”

中尉缓缓将飞机下降到了一个危险的高度,他可以选择以下视下射的方式发射R27导弹,但是他知道如果这样发射,这种导弹的命中率不会太高,因为导弹会受到地面反射的干扰。最后,他的高度又一次下降到了不足600米(相对高度,这一带纬度很高,无线电测量到的高度是指实际地面,而非海平面。)他使自己与敌机处于了同一平面上。前面的敌机时隐时现,贴着山平飞,似乎故意没有使出全部力气摆脱。

“他为什么不加速?”

“这可能只是因为他的燃油不足把?如果他想耍花招应该不会是这样吧?”戈亚心说道,其实他的心里非常的不安。

武器允许发射的显示已经出现了。中尉选择了2枚R27齐射的方式向对方开火,然后按下开火按钮。战斗机稍稍震动了一下,两枚导弹以相隔一秒半的时间差,先后离开了挂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