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2.html


1

卡特推开金属铁门,像只游荡在外的野猪哼哼唧唧的呤着黄色小调走了进去,然后若无其事的寻了一张沙发坐了下来,翘起二郞腿,丝毫没把房间里的独立空降师A团团长约翰放在心上。

这一幕非常的怪异,一个肩扛少尉衔的黑人大头兵居然敢在大校团长之前如此做作,没有丝毫军人的觉悟,大校团长会怎么样?

约翰淡定的坐在皮坐椅上,眼镜舌般的眼睛闪着绿油油的光芒像盯猎物般的看着卡特,说:“如果我的兵这般的没礼貌,五钟后会有一份阵亡通知单发回丽国!”

卡特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耸耸肩,说出的是句很俏皮的话:“亲爱的团长大人,可惜不是,对么?嘿嘿。”

约翰的眼睛已然变的更绿,冷笑着说:“这半年来,你在我的军营无故开枪,调戏女兵,殴打士兵,现在还有三个人住在医院无法归队,今天你要走了,信不信我会叫整团的人用最热烈的欢送你?你的本领很强,但我想这千来号人只怕不会太介意的。”

卡特开始考虑这句话的真实性了。这个外号眼镜蛇的中年男人似乎,很可能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的,以众欺寡的事这阴险狡诈的鸟人还真的干过不少。

想想一人打千人的局面,再想想自已干出那些出格的事,卡特再没有刚才的痞子像,从一头懒散的猪瞬间变成了一头挺着脊梁端坐在沙发上的猪。

约翰满意的点点头,从桌上拿起一份绝密文件扔给了卡特。卡特一把接住,那是情报总局特战部发给他的绝密文件,绝密到连眼镜蛇约翰也无权查阅。卡特匆匆看完,一纸文件在手里随意的揉搓一把,变成一堆粉末,然后顺着掌中的空隙飘落在地上。

约翰看着地上的粉末,然后再看看卡特,这鸟人又变回了一头懒散的猪靠在沙发上,似乎在那一瞬间把眼镜蛇威胁的话忘了一干二净。

约翰拿起电话,看着卡特冷冷的说:“尊敬的特种战士,你的命令已经拿到为什么还不走?”

卡特哈哈一笑,说:“难道出了外面让人群殴吗?”

约翰拍的放下电话,没好气的说:“那你想在这里呆一辈子?”

“不!”卡特忽然风一般的飘到约翰身前的办公桌旁,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郝然紧紧的贴着约翰的脖子。

“你想干什么?”虽然知道卡特不会随意的一抹,但是约翰还是惊出了冷汗。卡特屡次打架闹事,而他却没有丝毫的惩罚,一个原因是他们隶属不同的部门,卡特不过是奉命在他这里藏匿行踪而已,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情报总局的特种战士都他妈的是一群疯子,像现在这般把匕首莫名其妙的放在一个上校团长的脖子上对他们来说,真他妈的太正常了!

卡特人畜无害的笑笑,隔桌亲了亲约翰的脸,等看到约翰恶心的想吐的时侯才阴恻恻的说:“无论是谁,只要是在战场上,他的家人都可以随时接到阵亡通知单,包括你,我的团长大人!”

2

罗列在军事基地的旧仓库吃饱喝足后才悠哉悠哉的躲过丽国的巡防士兵,然后轻松写意的跳过布了电网的围墙,再调戏了一个外围的暗哨,把这个暗哨弄晕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往喀布尔赶去。在那地洞困了几十年,好歹也得回家了!

3

张小亚是深夜的时侯走近喀布尔的一家夜店的,这个几十年前就已经存在的逍遥场所依然是有钱年轻人的最爱。张小亚的美带着妖娆,像一朵迷人的桃花,夜店里的男人都迷住了眼,有胆大的已经向她走来,看她的眼神像看一朵桃花又像是看一盘菜,还是一盘不错的菜。不过,那胆大的刚把手伸向张小亚纤细迷人的小蛮腰,却像是喝醉酒般的倒在地上。张小亚轻巧的闪开,脸上一脸的无辜,看着周边看好戏的男人说:“这个人是不是喝醉了,为什么没有好心的人来扶他一把?”

4

一个如此美妙的女人出现在夜店里,居然有一个金色头发的英国男人看了她一眼后就低下了头,还把头深深的埋在一个女郞的怀里,惹得女郞一阵嗔骂,当然骂是假骂,是调情。不过男人实在没有调情的心情,还用手探进女人的怀里遮住了自已的脸,等他从新把头伸出来的时侯,脸居然黑了很多,眉毛也浓密了许多,更奇的是他的鼻居然也变大了,除了那头金色的长发,他的脸居然全都变了个样!女郞吓了一跳,刚想尖叫,却被他捂住了嘴,女郞闻到一股奇香,然后就倒在了沙发上,像喝醉了酒。男人偷偷的起来,在疯狂的摇滚乐中躲进了厕所,出来的时侯变成了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然后走进夜店,钻进人堆和张小亚擦肩而过,再然后走出夜店,上了一辆红色小车,轰然离去。不远处,另一辆小车开始发动车子,然后悄悄的跟了上去。

5

李小艾开着车子,目光紧盯着前面的红色轿车,由于精神过于集中,连红灯亮了也没有察觉,结果一个行走在斑马线上的男人被小车狠狠的撞上。男人被撞的时侯是番着跟斗出去的,这让李小艾一阵怪异,因为这不符合逻辑。她下车一看,傻眼了,被撞的男人居然很轻松的从地上站起来,当然看她的眼神可就有些不爽了。无论是谁,走路好好的被车撞了,那眼神肯定会不好,更不好的还会打人!李小艾赶忙上前去道歉,男人一笑说:“没事。”李小艾这才松了一口气,仔细一看男人才发现,这男人长的并不老,估计也就二十七八岁,笑的时侯比女人还好看,裸露在外的白嫩肌肤连她都妒嫉,李小艾忽然有种错觉,这男人似乎是女人化了装变来的。不过男人的回答很快打散了她的这种错觉,他的声音非常的有磁性:“以后开车小心一点,换成别人,估计不用上医院了。”李小艾傻傻的问:“为什么,只有你才不用上医院呀?”男人没好气的道:“别的人是不用上医院,直接上火葬场得了。”

李小艾不得不再次道歉,连她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对着一个男人居然变得傻里傻气起来,她有些气恼。男人忽视了她的道歉,左右一看便想走人,她忽然拦住他问:“还没问你的名字呢,去哪里,要我送你吗?”男人摇摇头疑惑的反问:“你刚才开车这么急,不是有急事么?”

李小艾叹了口气说:“不用了,已经没事了,我不过是刚学车。”是的,要跟踪的车早没影了,这时侯追,往哪追?自然是没事了。

男人见了点点头说:“我第一次来喀布尔,不熟路,如果不麻烦,你载我去机场吧?如果还可以,你给我点机票钱如何?我的钱被小偷偷去了,想回家正没着落呢!对了,我叫罗列,很高兴认识你。”说完就自顾自的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了车里。

李小艾目瞪口呆,这男人会不会是碰瓷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巧的被自已碰着,然后还没事人的站起来?可是往深一想,这男人真的是只想去飞机场?而不是另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