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客官客官不可以

羊君孑 收藏 12 432
导读:公安路漫漫,我觉得应该记录些成长过程中的一闪而过的念头,将来老了,也能证明自己年轻过,简单过,天真过。 上午9点,吃完早饭后就跟着师傅他们去出警。这回出警的人数很多,共开了四辆警车过去,车队浩浩荡荡地驶出了自己的辖区,并最终在一条满是娱乐会所的街口停下(这条街是其他派出所的辖区)。师父他们也没有进哪家会所,一群人马下车后就拐进一个弄堂。这时候我已经挎上了一个大布包,是师父在来的路上给我的,包里面装满氯胺酮检测试剂,以及甲基安非他明检测试剂。 我是到了才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幢寝室楼一样的楼房,里面住着

公安路漫漫,我觉得应该记录些成长过程中的一闪而过的念头,将来老了,也能证明自己年轻过,简单过,天真过。

上午9点,吃完早饭后就跟着师傅他们去出警。这回出警的人数很多,共开了四辆警车过去,车队浩浩荡荡地驶出了自己的辖区,并最终在一条满是娱乐会所的街口停下(这条街是其他派出所的辖区)。师父他们也没有进哪家会所,一群人马下车后就拐进一个弄堂。这时候我已经挎上了一个大布包,是师父在来的路上给我的,包里面装满氯胺酮检测试剂,以及甲基安非他明检测试剂。

我是到了才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幢寝室楼一样的楼房,里面住着的绝大多数都是在娱乐会所上班的陪侍人员。尽管已经是上午十点,但楼道里还是很安静,整幢楼没有人的样子。紧接着,协警们粗鲁地一户一户敲门去了,房门一扇扇打开,或是几个穿着睡衣睡意朦胧的女子,或是一两个光着膀子,膀子上纹着青龙白虎的汉子。随后,民警们开始逐个检查身份证,暂住证,同来的女协警也在楼道里进进出出,楼道里嘈杂了起来。

一直检查到中午十二点,其中两名“小姐”尿检呈阳性,于是被带回派出所进一步调查。途中,一个大吵大闹,一个一言不发。两个人的身份证上标明都是91年生的,1991年,比我小一岁。

民警们急急吃完午饭就开始了谈话。因为大吵大闹那个有前科,也曾因吸毒被抓过,今年3月份才放出来,于是谈话先选择了她。我在另外一个审讯室看守那个没怎么说话的,与我一起的还有个协警,不过没多久协警就被外面的人叫了出去。

“你等下有什么就说什么吧,这样对你最有利。”我很平和得看着她,就像和同班同学说话一样。

“我真没玩,我这几天生病了,吃过医生开的药。”她回答得也平静。

“你最近有接触那些东西吗?”我玩着手中的笔。

“没有,我已经两个个星期没去上班了。这些天都在家养病。”

……

我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她说她的初中毕业,家里有个弟弟,弟弟13岁。她说初中毕业后就没上学了,在老家呆着,呆到了18岁。然后去广西打了两年工,今年二月份被小姐妹带到了浙江,开始从事陪侍。陪客人唱唱歌跳跳舞,一直到客人离开,一次400元。

……

“你怎么住那里,我上午看见有一个房间里,一个男的跟四五个女睡一个房间。我看你可以换个地方住,你那地方警察经常来检查,太乱。”我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外面房子贵,那样的房子起码要800一个月。”她顿了顿,接着说“不过我们那个房间是里面最干净的,一直只有女的住。”

“来这个城市三个月了,有没有去哪里玩过?”

“也没去什么地方玩。”

“喜欢这座城市吗?”

“不喜欢,我想离开。”

“坏人太多了?”我笑了笑。

“也不是,好人也有。”

“你怎么在小腿上纹了只老虎?不好看啊。”我想让她尽量放松。

“不是纹的,是贴着玩的。”她也笑了笑。

这时民警进来了,我最后说了一句,“有什么就说什么吧,态度好一点!”

……

师父他们还是问不出什么话,她什么也没承认。于是协警又拿了个氯胺酮检测试剂做尿检并采了血样。她很紧张,做尿检的时候一直盯着试剂看,可试剂上终归还是显示呈阳性。她顿时软了一下,又坐在位置上低着头沉默着。师父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要她把事情交代清楚。从讯问室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了自己同住的姐妹,相互急急地说了一些话,这时,她的眼开始红了。

“说吧,把自己的事情交代清楚,你没有前科,我可以当你是第一次吸毒,从轻处理。刚才你姐妹也来看你了,你也知道她们很关心你,你现在承认了,我最多关你十五天,你如果还是这样的态度,我可以认定你吸毒成瘾,把你送去强制戒毒,这样的话,你关的就不止十五天!毕竟你的尿检是最好的证据!”师父义正言辞。

“我想等血检结果出来再说”她顶着压力,红着眼。

……

血检出来了,检测出氯胺酮成分,她也只能把事情交代了。她说是十多天前陪客人喝酒,客人拿出K粉要她陪着玩的,客人叫什么名字,毒品从哪里来她都不知道。这师父把笔录什么的做好后出去申请“行政处罚决定书了”。办公室里又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个办公室很安静。她问我有没有烟,我说我不抽烟,她又低头玩自己的手指。手很漂亮。

“20岁,能力没有,嫁人偏早,对吧。”

“嗯!”她应了一声。

“可你应该学会保护自己,毕竟身体是自己的。”我装着成熟的语气同她说。

“我知道。”她红着眼淡淡得说。

“以后不要碰了,客人如果再叫你玩,你完全可以拒绝!学会保护自己!”

“客人要打的!你以为你们这边有几个好人啊?”

我顿时无言。

……

师父回来的时候也把她的几个小姐妹带进了办公室。几个女的给她买了面包和一些水果。顿时,她抱着其中一个痛哭起来,满脸通红,泪水熬了一个下午终于止不住了。几个女的抱成一团。安慰,哽咽,生离死别一般。其中一个年纪大点的手上拿着1000元钱,一个劲地往她手里塞,并问我,她在里面会不会被欺负,她能不能给外面打电话,能不能去看她。其中一个把她的病例也带来了,从我这借了笔写下了四五个手机号码,嘱咐千万不要忘了给姐妹们打电话……

我心里也被搞得不是滋味,凭空想象着她的艰难,她才20岁,邻家小妹一般。心里有种很复杂的感觉。就到这吧,写这样的文章肯定会有人笑,但还是写了,毕竟这是我昨天的真实经历,还是把最好的祝福送给她!

——工作才一个星期的小民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