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受媒体关注的袁帅信用卡诈骗案

蟲蟲寶寶 收藏 5 1357
导读: [img]http://img2.itiexue.net/1298/12987866.jpg[/img]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98/12987850.jpg[/img] 28岁男子袁帅办理多张信用卡后透支消费数万元,本指望父亲代还却落空,银行报警后他因涉嫌信用诈骗罪被抓。昨天,袁帅因信用卡诈骗罪被海淀法院判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他的父亲老袁当庭以父子关系相逼要求儿子上诉。法院同时指出,银行在信用卡管理方面确实存在问题。 昨天,法官


倍受媒体关注的袁帅信用卡诈骗案


倍受媒体关注的袁帅信用卡诈骗案



28岁男子袁帅办理多张信用卡后透支消费数万元,本指望父亲代还却落空,银行报警后他因涉嫌信用诈骗罪被抓。昨天,袁帅因信用卡诈骗罪被海淀法院判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他的父亲老袁当庭以父子关系相逼要求儿子上诉。法院同时指出,银行在信用卡管理方面确实存在问题。


昨天,法官宣读判决书称,2008年1月,袁帅使用本人身份证办理了一张中国民生银行信用卡,截至去年12月,超过规定期限透支本金共计41817.83元。经过银行催收,袁帅拒不还款。


法院审理后认定,袁帅明知自己没有还款能力,超过规定期限透支,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仍不归还,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鉴于他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对其酌予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


法官宣读判决后,问袁帅是否上诉,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不上诉”。这时父亲老袁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地对儿子吼道:“你必须上诉!要是不上诉,咱俩的父子关系就一刀两断!我不认你这个儿子。”袁帅低下头不再出声,默默地跟着法警走出法庭。而始终认为儿子无罪的老袁非常气愤,没有在判决书上签字就离开了法庭。


记者追访


袁帅:不恨父亲,再也不用信用卡


记者:开庭时你恳求父亲帮你还透支款,但他拒绝还,怨恨他吗?


袁帅:不恨,钱毕竟是我欠下的,是我对不起父母。


记者:你父亲的意见和你正相反,是否上诉?


袁帅(无奈):他要是非让我上诉,就上诉吧,我爸很认死理儿,认准一个道理就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等二审走完了看他还怎么说。


记者:以后还会用信用卡吗?


袁帅:以后再也不用信用卡了,卡本来是个好东西,但我自己没节制,见到喜欢的东西就想买,有点失去理智。


老袁:银行过错大于我儿子


记者:你刚才对儿子说不上诉就断绝父子关系,是气话吗?


老袁:不是气话,真不认,我早就考虑好了,但是也是想吓唬吓唬他。我怕见不着他了,要是不上诉,就直接判刑了,即使不成,咱们也努力过了。


记者:儿子都认罪,你为什么还坚持上诉?


老袁:对判决结果不认可,我一直认为应当是民事案件,我儿子不构成犯罪,我提醒过银行不要再让儿子的卡透支,可他们都不理会,银行有过错。


记者:不替儿子还钱,不怕他恨你吗?


老袁:不怕,总有一天他会理解我的,毕竟是我儿子,亲情关系改变不了。但是判决没有给我一个说法,所以我不同意还账,我要是还了,等于承认是儿子的错。


>>法官释案


银行无权单方注销


此案主审法官曹晓颖说,银行经过审核派发信用卡时,持卡人与银行之间就已经成立了合同关系,作为合同的一方,银行只有在征得持卡人的同意后,才可以对信用卡采取注销、暂停等措施。袁帅作为一个成年人,在他没有明确授权的情况下,银行无权根据袁帅父亲的要求,单方注销信用卡。


不可否认,各家银行为谋取利润,在发行信用卡、审核申请人资质和信用卡管理中存在诸多问题,但不能因为管理体制的漏洞,就否定袁帅是犯罪。袁帅的年收入至多不过3万,但他最高时一个月就透支信用卡2万余元,明显超出月收入,没有实际还款能力。在父母拒绝为自己还款后,经银行多次催收均未归还,并与银行失去联系,这足以证明袁帅是在无还款能力的情况下大量透支,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袁帅信用卡诈骗案二审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受被告人袁帅父亲袁益中的委托,北京君颜律师事务所指派颜丙杰律师作为被告人袁帅信用卡诈骗案的二审辩护律师,现我依法对本案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一)


本案的起诉书称已“查明:2008年2月至2009年12月,被告人袁帅使用中国民生银行的信用卡在本市海淀区等地刷卡消费、取现共计人民币4万余元,经银行多次催收后超过三个月仍不归还欠款”,并“认为,被告人袁帅使用信用卡恶意透支,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海淀区人民法院也在判决书中说,“经审理查明,2008年1月23日,被告人袁帅使用本人身份证办理中国民生银行信用卡一张。。。。。。截至2009年12月,被告人袁帅超过规定期限透支本金共计人民币41 817.83元。” 并“认为”,“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袁帅犯有信用卡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指控罪名成立”。但以上认定的事实与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1)一审查明的证据已经显示了从2008年1月23日办民生银行信用卡至今的所有信用卡交易明细 ,而一共透支多少钱,还了多少钱,对认定被告人是否具有主观犯罪故意,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一审判决书没有提及是错误的。


本案的整体事实是,被告人从“2008年2月至2009年12月”,共计透支民生银行信用卡近10万元,其父母代还的款就4万多元,被告人本人也还了2万多元,而上述认定同期同卡的所谓“共计”的事实,仅限于最后还不起的41 817.83元。


我认为,必须整体地看这起案件,不能以偏概全,否认以前还过6万多元的事实,单看最后还不起41 817.83元了,就认定是犯罪。应当说从总体的过程看,本案应当认定为民事纠纷,而不是刑事犯罪。换言之,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以偏概全,否认被告人父母已先行代还4万多元等已经查明的事实,而把民事纠纷误判成了刑事犯罪。


(2)我注意到,一审判决书认为,“虽然,辩护人提供证据证明其于2008年11月22日以信函的方式通知民生银行被告人袁帅丧失还款能力,但分析信用卡交易明细可知,此时被告人袁帅尚拖欠信用卡本金2万余元,且此后该信用卡产生的所有款项均系之前分期付款产生的后期款项。故涉案本金在辩护人以书面形式通知银行之前已经发生,并不存在银行未采取措施导致损失扩大的情形”。


这又是以偏概全,只看以信函的方式通知民生银行的时间是“2008年11月22日”,就用来否认此前被告人父母从2008年5月18日开始,也已多次口头告知民生银行的事实,从而开脱民生银行的应负管理不善之责。


整体事实很清楚,袁帅的民生银行信用卡额度是4万元,其先后共计透支消费近10万元,最后还不起的“透支本金”41 817.83元(此超过4万元额度的“本金”数有误,详见后文质疑),肯定是在其父母先行代还4万多元之后才能发生的。否则,就不可能再超过4万元额度“透支本金共计人民币41 817.83元”。一审查明的所有信用卡交易明细,以及被告人父母多次代还款的记录,已经表明其父母从2008年5月18日开始代还2000元时(即同年2月的透支刚过3个月)起,就在每次代还款时,都已用“代还”的行动和口头的方式,当面向民生银行柜员反映袁帅本人没有还款能力,请求民生银行采取措施。民生银行显然是在已被多次口头告知袁帅没有还款能力之后,统统置之不理,拒绝采取任何适当措施,继续放任袁帅透支消费41817.83元。袁帅之父被迫进而给民生银行有关负责人写了2008年11月22日的挂号信,书面反映上述问题(详见原信)。因此,这后续透支消费、过期还不了的41817.83元“涉案本金”,尽管是在“以书面形式通知银行之前已经发生”,但也纯属民生银行早已被口头通知之后而未采取措施导致的扩大损失,理应自行依法担责,属于民事法律关系,应属民法调整,不应适用刑法课罪量刑。


(3)判决书还“认为”,“信用卡交易明细亦显示,2008年12月以前被告人袁帅通过各种方式归还信用卡的欠款,故银行信用卡管理系统显示被告人袁帅不存在无法归还欠款的情形”。既然不存在袁帅无法还款的情形,就更不应认定其透支时是恶意透支,不能认定袁帅是明知没有还款能力而透支。


既然信用卡交易明细和多次代袁帅还款的记录已经表明,袁帅的父母从2008年5月18日开始就已用代子还款的多次“代还”行动和口头方式,通知民生银行袁帅丧失还款能力,那么之后已经明知此事的民生银行的活的人们,也决不能通过“法庭”,借口死的计算机“管理系统显示被告人袁帅不存在无法归还欠款的情形”,而推脱自己故意不及时采取措施的法定责任。


(4)一审判决书还说:“法庭认为,被告人袁帅系成年人,其申请开通并使用信用卡,事实上与银行形成了民事借贷关系,作为合同的一方当事人,银行只有征得被告人袁帅的同意才可以注销或暂停涉案信用卡,故银行无权依据被告人袁帅之父的要求终止信用卡的使用,单方解除与袁帅的合同关系”。


袁益中对此有以下认识:“这种“认为”也显然不能成立。有关事实是,民生银行认为袁帅具有透支信用卡的还款能力,并与袁帅形成信用卡的民事借贷合同之后,从2008年5月18日开始就已多次被告知袁帅失业丧失还款能力,该合同就已属于民生银行明知有“重大误解”的合同。根据合同法第54条和第55条的规定,对于有“重大误解”的合同,民生银行在2008年1月23日办卡至2009年1月22日一年内作为法定“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一方,自2008年5月18日开始被告知袁帅没有还款能力的一年内,“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合同(信用卡)。但是,民生银行有此权却故意不依法采取这种措施,并谎称“银行无权依据被告人袁帅之父的要求终止信用卡的使用,单方解除与袁帅的合同关系” 。这怎能成为写进人民法院判决书的理由呢?”对袁益中这种认识正确与否姑且不论,但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本案应当属于民法调整的范畴。


袁益中还指出指出:“我虽然不知银行对客户设置不良信用记录“黑名单”的做法,为何不适用本案的袁帅,但是,无论民生银行还有什么本行内的“规定”,也不能不服从、不执行国家的如下法律规定,即:《民法通则》第114条“当事人一方因另一方违反合同受到损失的,应当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无权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合同法》第119条“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侵权责任法》第27条:“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造成的,行为人不承担责任。”


按照上述法律规定,袁帅后续透支消费的没有归还的41 817.83元欠款,实属民生银行已经明知袁帅本人没有偿还能力而不“及时”采取任何“适当措施”的后果,民生银行理应后果自负,自己承担应负的如同做其它生意亏损一样的民事责任,“无权”并“不得”再要求袁帅赔偿损失,“行为人”袁帅也依法“不承担责任”。”袁益中的上述认识,虽然是出于一位非法律专业人士之口,但是可以印证我对于本案是民事纠纷的论断。


(二)


一审判决书还“认为”,“被告人袁帅明知自己没有还款能力”而“大量透支”未还,列举所谓“足以证明”此“认为”成立的袁帅无稳定工作和经济来源、以套取现金方式还欠款、以分期付款方式刷卡消费购买奢侈品,随意按照两高司法解释第6条“明知没有还款能力而大量透支,无法归还的”来认定袁帅“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并进而构成刑法第196条第1款第(4)项、第2款所指“恶意透支”的信用卡诈骗罪。这也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1)所谓“无法归还”不是全都构成犯罪,“明知没有还款能力”应当是指透支时的是否明知。本案的透支消费和还款记录证明,不应当认定当时明知没有还款能力。因为被告人的还款一直持续到2008年12月,期间他2008年8月辞去工作也还有能力筹款归还信用卡欠款,而且还款能力不能单纯地只看工资收入,其他一切合法的收入、借款、父母代还,都应视为还款能力的体现。本案判决书第3页认定,“信用卡交易明细亦显示,2008年12月以前被告人袁帅通过各种方式归还信用卡的欠款,故银行信用卡管理系统显示被告人袁帅不存在无法归还欠款的情形”。还认定2008年12月以后“产生的所有款项均系之前分期付款产生的后期款项”。这更证明这些款项不是被告人在透支信用卡消费时恶意透支的。


(2)既然不能认定被告人申请信用卡时和透支信用卡消费时没有还款能力,就不能以此认定袁帅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还款能力要看透支当时的还款记录,不能因为以后失业、父母也已无力代还的还款能力下降而溯及既往,主观故意是无法溯及既往的。如果因为后来不能还款,银行催收两次,过了三个月不还都认定为犯罪,这不仅对持卡人不公平,让他们随时会因为经济状况改变而面临民事纠纷转刑事犯罪的危险,而且人人自危,对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也是巨大打击。


(3)有没有还款能力也不是只看月工资和是否购买奢侈品,而是要看透支之后的还款记录,被告人透支后很长时间努力筹款还钱,怎么能认定其透支时就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呢?如果只看工资收入的话,所有手中有7张卡甚至更多卡的人都会面临“明知没有还款能力的指控”。而取现还款更不能视为罪状,因为持卡人自愿承担了取现的高额手续费,取现还款不能视为非法行为。这仍然是受民法调整的范围。


(4)袁益中还认为,本案一审法官曹晓颖在2010年12月8日宣判后,立即送中国法院网发表题为《“啃老族”疯狂透支欠款四万获刑两年半》的署名文章,其中所列举的本案事实,也恰恰是证明,被告人袁帅透支民生银行信用卡消费,始终都是以靠父母代还欠款为目的,并没有“非法占有(银行钱)”的目的。例如写道袁帅“工作不稳定,收入不高,缺钱时只能靠透支,他先后办了多个银行的信用卡,觉得父亲不会不管他,肯定会帮他还钱”。还写道“庭审中,被告人袁帅对指控没有意见,并希望父亲能为其归还信用卡拖欠钱款”。特别是此文醒目的大标题,也已确认“疯狂透支欠款四万”者是“啃老族”。这事实上也就是确认袁帅要借助民生银行信用卡透支“啃”自己的“老”父母,而没有要“啃”民生银行,没有要非法占有民生银行钱的目的,根本构不成“恶意透支”的信用卡诈骗罪。


(三)


本案总体应当按照民事借贷纠纷对待,还有以下的充足理由,而民生银行


为了自己赚钱,则是错告袁帅犯有信用卡诈骗罪。


(1)本案的背景,是近几年信用卡满天飞。各银行大量发行信用卡,能给


银行带来大量利润的同时也带来坏账风险,而为了赚钱抢占市场,不顾持卡人已


经持有几张卡仍然给他们发卡,还有很多冒名等信用卡犯罪也层出不穷。对于其


他类的信用卡犯罪予以打击是对的,但是对于恶意透支的信用卡诈骗,认定“非


法占有目的”时一定要慎重,在没有确凿证据时,不宜主观推断持卡人具有非法


占有目的。上述一审判决书主观推断持卡人袁帅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就已误把


民事纠纷判为刑事犯罪。对于信用卡市场的混乱、不规范、以及上述民生银行应


该依法承担之责,显然不应该由袁帅来担责。


(2)对本案总体应当按照民事借贷纠纷对待,民生银行不应当向公安局举报为信用卡诈骗的刑事犯罪。被告人袁帅还有另外6张其他银行信用卡,也没有因为“无法归还”就按照刑事案件处理,为什么民生银行的单单按照刑事犯罪处理?犯信用卡诈骗罪也不是不告不理的案件,本案炒得沸沸扬扬,其他银行知道了,为何还是按照民事催要,而不是报案要求合并审理?这也正说明本案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而一审按刑事犯罪审理,自称是对“认罪态度较好”的“从轻处罚”,量刑两年半,但10万元最高刑五年,41 817.83元量刑两年半,并看不出是认罪态度较好的从轻处罚,难道综合考虑了按照民事催欠的其他银行卡?这不是更加自相矛盾吗?


(3)两高《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颁布是在2009年12月15日,其中对于恶意透支的“非法占有目的”之解释具有立法意义,根据法无明文不为罪和没有溯及力的原则,对于之前一年发生的本案的透支信用卡事件,应当按照民事借贷纠纷对待,不宜按照刑法规范。


(4)两高司法解释第6条明文规定:“恶意透支的数额,是指在第一款规定的条件下持卡人拒不归还的数额或者尚未归还的数额。不包括复利、滞纳金、手续费等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鉴于一审判决书认定的共计透支本金41817.83元超过信用卡额度,请二审核实是否包含了复利、滞纳金等。因为袁帅的信用卡额度是4万元,所以透支本金不可能也不应该超过4万元,一审认定的共计透支本金41817.83元显然有误。


由此不该发生的共计透支本金数字错误,也更加令人看出,上述事实未搞清、适用法律也不当的一审“刑事”判决书,已经被反驳得体无完肤,根本站不住脚了。


(5)我国广大媒体工作者一直在关注本案,纷纷质疑民生银行引诱没有还款能力的80后青年透支信用卡消费,并催迫其父母代还欠款,无法归还就举报其已经构成“恶意透支”的信用卡诈骗罪,这究竟有无过错?究竟应负什么法律责任?


作为民事借贷关系的相对方的民生银行,明知办卡时被告人袁帅的月工资收入仅为4000元,但是给被告人可透支4万元的信用卡额度,以及对被告人每月透支的额度,都没有完善的管理措施,因为民生银行明知道收入4000元即使不吃不喝都给银行,也不足以支持银行的透支额度及其高息负担,可见其为了赚钱是愿意面对呆坏账的商业风险的。而作为所有银行的监管机构的中国人民银行,对于许多银行为了抢占市场赚钱,委托办卡公司大量办卡,对于同一人在不同银行可以办理十几张卡的情况,对于发生逾期还款记录不减小信用额度的现状等等,都应当予以充分重视,加强监管。上述情况造成媒体大量指责银行引诱没有还款能力的人透支信用卡消费,也不能不引起我国法律工作者的关注和仗义执言。


本来应该银行系统自己加强防范风险,如像现在一审判决袁帅犯有信用卡诈骗罪一样,简单地把“无法归还”的都按照刑事犯罪来处理,在冤枉信用卡一族的同时,也不利于银行从自身找原因,补漏洞。


袁益中也认为,民生银行明知袁帅没有还款能力,还继续引诱、放任其后续透支消费41817.83元,多次催迫其父母代还欠款,最后导致无法归还,就以偏概全,歪曲事实,举报袁帅犯有恶意透支的信用卡诈骗罪,将其错误关押一年之久,这必须由民生银行来承担应负的法律责任。




总而言之,根据本案的证据,被告人袁帅在透支后想方设法归还贷款,不能认定透支时就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被告人不构成恶意透支的信用卡诈骗罪。本案开始是袁帅与银行的合法的民事借贷关系,袁帅累计透支近十万元,还了六万多元,剩下41817.83元因为父母不给还,还不上了,不是袁帅主观不愿意还,开庭最后陈述他还求父亲给还款呢!延续下来,应该仍然是民事借贷法律关系,不应按照犯罪处理。


请二审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裁判!依法撤销原判,改判袁帅无罪!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颜丙杰 北京君颜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1年2月17日


附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摘录)


第六条 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仍不归还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恶意透支”。


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一)明知没有还款能力而大量透支,无法归还的;


恶意透支,数额在1万元以上不满1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在10万元以上不满10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


恶意透支的数额,是指在第一款规定的条件下持卡人拒不归还的数额或者尚未归还的数额。不包括复利、滞纳金、手续费等发卡银行收取的费用。


恶意透支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但在公安机关立案后人民法院判决宣告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的,可以从轻处罚,情节轻微的,可以免除处罚。恶意透支数额较大,在公安机关立案前已偿还全部透支款息,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以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6条:有下列情形之一,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四)恶意透支的。


前款所称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的行为。




备选附件:本案一审法官曹晓颖的署名文章(全文)




“啃老族”疯狂透支欠款四万获刑两年半


作者: 文/曹晓颖 陈明 图/李森 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 2010-12-08 17:20:24




年近30岁的北京无业男子袁帅,办理多张信用卡后透支消费(4)万余元,经银行多次催收仍拒绝偿还。12月8日,海淀法院以信用卡诈骗罪判处被告人袁帅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2008年1月,被告人袁帅使用本人身份证办理中国民生银行信用卡一张,后使用该信用卡在本市海淀区等地不断刷卡消费、取现。从2009年1月开始,被告人袁帅再未归还欠款,后经中国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多次催收,被告人袁帅均未还款。截至2009年12月,被告人袁帅超过规定期限透支本金共计人民币41817.83元。 2009年12月23日,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日,民警将被告人袁帅抓获。


据被告人袁帅称,他没有固定职业,2008年之前每月能挣到3000元左右,后换了工作每月也就1000多,2008年11月后就失业了。他工作不稳定,收入不高,缺钱时只能靠透支,他先后办了多个银行的信用卡,觉得父亲不会不管他,肯定会帮他还钱,结果后来父亲生气就不给他还钱了。


袁帅还表示,他自己曾在专门做信用卡套现生意的公司工作,那里有很多pos机,没钱时就在这家公司套现,交易明细显示的刷卡单位虽不同,但都是一个地方,套现一般要交1%的手续费。透支信用卡的钱款他都用于日常消费了,还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花1万多元购买了笔记本电脑,还不上钱时他还以相互套现的方式归还信用卡。2008年11月后,他还不上钱,家人也不给还了,银行打电话催,他也没钱,就一直拖着。


查询信用卡交易明细发现,自2008年1月开通信用卡起,被告人袁帅从未彻底还清钱款,他在还款的当日一般都会支取同等金额的现金,没(设)有都有2万元的欠款,期间还将欠款作了分期摊销,以致2009年12月拖欠本金共计4万余元。


庭审中,被告人袁帅对指控没有意见,并希望父亲能为其归还信用卡拖欠钱款。指定辩护人作了有罪从轻辩护,认为被告人袁帅在2009年1月后未继续使用该卡,主观恶性不大,且系初犯,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故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初犯。


而被告人袁帅的父亲,在法庭上明确表示拒绝继续为袁帅归还欠款,称其作为被告人袁帅的父亲,接到银行的催收通知后在2009年1月前已代其偿还4万余元,故被告人袁帅不存在拒不归还欠款的情形;同时,他在代袁帅归还欠款时以各种方式多次告知民生银行被告人袁帅没有偿还能力,要求银行停卡,但银行拒不停卡,银行存在过错;而银行在发现被告人袁帅不具有偿还能力并违约后,未及时采取措施避免扩大损失,故该部分损失应由银行自行承担,被告人袁帅不承担任何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袁帅明知自己没有还款能力,超过规定期限透支,且经发卡银行两次催收后超过3个月仍不归还,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鉴于被告人袁帅到案后及庭审过程中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故对其酌予从轻处罚。最后,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宣判后,被告人袁帅表示要上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真搞不懂为什么要关注这个,在这件事情上银行没任何过错


至于他爸爸说什么告诉银行不要透支,我请问这老家伙,你有什么权利要求银行这么做???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