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敌后的抗战素描

liangxiang_5 收藏 2 593
导读:介绍早期的冀中抗战小说《腹地》,该书成文很早,作者王林是一个创作技巧不很熟练的新文学人物。这本书大约是他的唯一长篇,我最早读到的这本书是在文革中,当然是文革时期的改编本,故事叙述得不太好。1980年代初从旧书摊上见到买下了他的一个1950年代的早期本,是竖排繁体字本,对比后发现这个早期本有许多改编本没有的情节,最近好像解放军出版社再版了这个早期本,其实这个本子的故事描述最完整,也最贴近生活。 《腹地》描写的是抗战时期的冀中根据地的一个退伍军人辛大刚的故事,辛大刚在1938年的冀中根据地初创时期就组织家乡的

介绍早期的冀中抗战小说《腹地》,该书成文很早,作者王林是一个创作技巧不很熟练的新文学人物。这本书大约是他的唯一长篇,我最早读到的这本书是在文革中,当然是文革时期的改编本,故事叙述得不太好。1980年代初从旧书摊上见到买下了他的一个1950年代的早期本,是竖排繁体字本,对比后发现这个早期本有许多改编本没有的情节,最近好像解放军出版社再版了这个早期本,其实这个本子的故事描述最完整,也最贴近生活。

《腹地》描写的是抗战时期的冀中根据地的一个退伍军人辛大刚的故事,辛大刚在1938年的冀中根据地初创时期就组织家乡的青年们创建游击队,后来进入主力部队,在1941年著名的五一大扫荡之前腿部重伤复员回家,此后他主动的领导村民再次组织抗战游击队,在家乡抵抗敌军,在区小队全军战死后重建了部队,把他的家乡建成一个地道战的坚强堡垒。

前面说到早期本有许多改编本没有的情节,故事描述最完整,也最贴近生活。这里简单叙述它的特殊故事描述:辛大刚腿部重伤复员回家,他已经离家几年了,在部队也浴血奋战成为连长,因为重伤致残,拖着未愈的伤腿一颠一跛的回到自己的家乡。这时正是冀中区巅峰期,家乡的敌情不算严重,他们这批早期发动乡民起来抗战的老党员们离家参军后,县区乡村干部已经更换了几茬,当年那些实干忠诚积极老伙伴们有的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有的进入部队或当了县区干部,辛大刚发现家乡乡村的政权基本落到了一批能说会道,会来事的聪狡乡邻手中,这些人多数是原来的经商的中农户,因为敌情威胁没有根据地初创期严重,县区干部热衷于搞大场面大活动,基本没有注意组织群众长期艰苦斗争的准备,经常搞的是民兵检阅,抗日大会。那些新升上来的乡村干部,仗着两片灵活的嘴皮蒙上欺下,搞得村民负担较重,干群关系紧张,多数年轻人也没有很好的教育组织,他们村的村长就是他比较讨厌的一个中农户,因为当年辛大刚和同学们动员组织游击队时,这个人还很藐视,讽刺挖苦,加上吝啬滑头,根本不是抗日的积极分子,而现在这个村长却满口抗日新名词,但实际工作就是多收公粮和税费,村里的青抗先和民兵基本瘫痪了,村民们各管各的田地,战争气氛很淡。辛大刚离家之前弟弟还是个小孩子,现在也是青抗先的活跃分子了,他对哥哥空手回家大表不满,说要是哥哥带回些战利品里如刺刀之类的可以让他挂在身上,在县区检阅大会上向别人炫耀。从部队的紧张火热的生活回到家乡,辛大刚很不适应,村干部们又官气十足,只顾自己向上级表现,对复员军人和烈属的照顾也做得不好,但对追求村里的一个女孩白玉萼却很上心,为此和大刚发生冲突,大刚从前有过情愫同村女孩已经出嫁了,这倒是大刚离家前就主动分手的,那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回来。这个女人嫁了一个开小手工作坊的丈夫,已经成了一个絮絮叨叨的家庭妇女。白玉萼算是村里的头一枝花,她的继父也是个老实的庄家汉,只是白玉萼之母早年也算个风流人物,现在已收心嫁个丈夫老实的过日子了。

回乡的生活不愉快,辛大刚已灰心沉默了,拐着日渐好转的伤腿,和父亲一起做农活。就在将要麦收之前,空前残暴的“五一大扫荡”降临到已经基本成了巩固根据地的冀中,数万倭寇兵临冀中,依仗优势的武力捣碎了冀中百姓的生活,把冀中区投入血海之中,冀中的主力部队无法原地立足,被迫撤往太行山区。各地的游击部队又被敌人围追堵截,绝大多数英勇战死,剩下的被打散。原来已经开始脱离群众的干部们面临着一个生死考验:原来的强迫命令行不通了,靠逃反躲避敌人的办法也不灵了,残暴凶狠,老谋狡猾的敌酋冈村宁次要在冀中扎根住下了。连续逃反之后村民们也受不了了,开始在地主的带领下回去做“顺民”,这顺民虽也很苦,但老百姓实在也没办法,长期住村外吃喝无着落,饥寒交迫谁也受不了。而这时原来脱离群众的乡村干部们又拿不出抵制敌人的办法,只对大家喊等待大部队的口号在也没用了,何况一部分干部们受不了逃跑了,甚至有主动投敌的。就算他们还坚决抗日,脱离了群众,武器差,子弹屈指可数去和敌人迎面对抗?无非是死在敌人的刺刀下,壮烈是壮烈,但抗日政权被敌人消灭后,不正好汉奸伪政权来替补?

不过这毕竟是共产党创建多年的老根据地,当年减租减息发动群众的基础还在,那些已经升为县区干部的老革命们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再次捡回艰苦奋斗的决心和毅力,重新恢复了抗战初的工作方法和政策策略,特别是重新重视辛大刚这样的朴实党员,重新组织他们开始恢复被日寇屠杀的七零八落的游击队伍,把政权和军权交给说老实话做老实事的真共产党员们。同时,在地主的带领下回去做“顺民”的老百姓也发现:“顺民”=奴隶!鬼子可不是什么善心的主儿,派粮派款不断,稍有不如意就砍头刺刀捅,妻女也没有安全保障。回去组织维持会的结果是:在死亡的边缘忍辱偷生,朝不保夕!曾被辛大刚和村长都心仪的村中美女白玉萼差点就被鬼子蹂躏,她的父母想阻止,便被鬼子打伤。是辛大刚奋力杀死了作恶的鬼子,才把白玉萼从虎口里夺回来。而村长看到这个却吓得逃跑了。鬼子的残暴逼得老百姓再次起来反抗。辛大刚用夺来的鬼子步枪做武器开始发动群众,安排挖地道提供工事掩护,很快重新组织起区小队打击鬼子和汉奸,特别是打击那些为虎作伥的汉奸队伍,对主张维持的,给鬼子效力的汉奸,有一个杀一个,见到两个就杀一双,杀掉这些鬼子的眼睛和鼻子耳朵,鬼子再装备精良,也只好龟缩进炮楼里,再也没有那么猖獗的四乡作恶了。恢复了活力的抗日政府终于在炮楼相望的冀中区重新站住了脚跟,开始用蚕食的办法逼退日寇。

《腹地》的描述就好比一幅铅笔素描,语言流畅描写简朴,忠实的告诉你敌后根据地是怎么熬过来的。那是在血海里奋力拼搏游出来的,它很好的回答了“游而不击”的荒谬言论,在敌后,特别是平原区,你想“游而不击”?别做梦!你不和老百姓建立血肉相连的关系,没有载舟的水托着你的船,你存在都是个不可能事件,至于你脱离群众后还说“我坚持抗战不投降”,随你口号喊的山响,鬼子也就浪费一下挥刀的体力。脱离群众的官员你就只能在当汉奸被抗日政府镇压和被鬼子斩尽杀绝中选一个,没有第三条路!等抗日政府恢复了和百姓的鱼水关系,汉奸就丧失了生存的条件,只能陪着鬼子住炮楼做炮灰。《腹地》的描述充分论证了伟大统帅的立论: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