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敢死队 正文 《034》战前动员(下)

武者2009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size][/URL] 憨子伤痕累累的被押上了会台,他抬头扫了眼黄压压的人群,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嘲笑,能上鬼子的杀场,说明自己没白活一回,当初从山上折回村子与长枪老太婆并肩作战那刻起他就没想着要活下去了。 现在快死了,作为西门庆的后代,他不能这么一声不吭窝窝囊囊的离开这个世界,管咋也的喊几嗓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憨子伤痕累累的被押上了会台,他抬头扫了眼黄压压的人群,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嘲笑,能上鬼子的杀场,说明自己没白活一回,当初从山上折回村子与长枪老太婆并肩作战那刻起他就没想着要活下去了。

现在快死了,作为西门庆的后代,他不能这么一声不吭窝窝囊囊的离开这个世界,管咋也的喊几嗓子为西门家族争光。

他想到这里,努力地昂起脑袋,面对着眼前这群狂呼乱叫的东西,运足丹田,猛然一声暴吼:“杀!杀恁妈了个比!”

啊?众日伪正醉鬼般的乱淫着呢,突听一声炸雷般的暴吼荡涤了整个会场,嘈杂声戛然而止。几百颗瘦头呈标准的棒槌型齐刷刷的定格在那里,目光惊异而又稀奇。

咦?这个恐怖分子怪蛋,临死还这么牛比?不会是脑袋被驴踢了吧?

前原城二被他这一嗓子喊懵了,瞪眼张嘴的傻在那里晕了好几秒,而赵大脑袋则反应非常快,听见身旁突爆炸雷,连想没想就条件反射般的咕咚一声抢了个狗吃屎。

憨子趁机大吼:“我,郭德纲,是一代名流西门庆的后代,山东藏马县藏马乡光棍屯人,和鬼子汉奸不共戴天,今天老子慷慨赴死是重于泰山,二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来世还要继续杀鬼子灭汉奸。。。”

我靠!前原老鬼子从惊诧中迅速反应过来,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几个矬子嗷的扑了上去摁住这个死不改悔的黑憨子就是咣咣一阵猛揍。

鬼子醒悟,伪军们也从惊慌中回过味来,齐齐举臂高呼:“杀,杀了这个恐怖分子!”

而赵大脑袋懵懵懂懂的从地上爬起来,瞅了瞅现场,感觉这下丢大了,看着倒在地上的憨子不由的恼羞成怒:“妈个巴子的,还重于泰山呢我弄死你小子比鸿毛还轻。”

他狂吼着拔出盒子枪就飞扑过来,举手要打。忽听一声呵斥:“八个牙驴,一边的凉快!”

前原边骂边奔上来一脚把他踹到了边上,他对这个汉奸刚才的表现极其不满,一嗓子就把他喊趴下了,还他娘的有脸得瑟?屁货一个。

他嘴里咕噜着又扫了眼人群,脸皮抖了几抖,今天祭出憨子本是想打击一下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借机来鼓舞士气,没料到反被这小子一嗓子震了个屁滚尿流,你说窝囊不窝囊。

他瞪着狼眼咕噜了半天,终于爆出一句:“八个牙驴,盗窃犯的押上来!”

啊?盗窃犯?哪个吃了豹子胆的家伙敢进宪兵队偷盗?日伪们懵了,纷纷举起瘦头使劲朝前观望。

随着前原的一声令下,两个鬼子擒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矬子就来到了台前。

原来,这个矬子就日军的司号手,大名吹号一狼,因其酒后神经高度兴奋,肺活量特大,吹出的号声不仅高亢嘹亮,而且还惊天动地。曾经一声号响吓死俩伪军。所以被日军长官委任为军内特等吹鼓手,待遇有加。每每有大的行动必让他发号。

这小子自持能吹能打,为了不辜负领导的期望把号练的更响,酒量也逐渐加大,每天两瓶二锅头,喝了就吹,吹完再喝,把军号操练的是炉火纯青。

谁知,酒瘾上来,酒却供应不上了,原因是日军突然下了条军规:为整肃部队纪律,严禁士兵酗酒。

这他娘的完了,以酒练号的吹号一狼瞪眼了,没酒咋能吹号?不吹号也行,关键的是现在一顿不喝酒就浑身哆嗦没劲,全指着酒提劲呢。

为了解决浑身哆嗦的问题,他就私自溜到街上买酒喝,但时间一久,自己的那点军饷不但全花光而且还借下一屁股债,这咋办?好在他头脑灵活,部队里铁器多,随便拎一件出去当破烂卖了换酒,可宪兵队里都是军需物资,不是枪炮就是炸弹,屁民不敢收,怕招来杀身之祸。

吹号一狼急了,这天酒瘾上来,糊里糊涂的就把那支随身带的铜号卖了。拎着瓶二锅头就回了营地。

这下完了,鬼子要出征,军号的失踪,吹号一郎的就地逮捕,几经审讯,这小子咕噜着说出了收破烂的店名,几十个日军押着他连夜突袭该店,翻找了几遍竟没发现那支军号,再一问店主,原来是他见那铜号澄明瓦亮质地一流,等吹号一狼卖了号,前脚刚走他就连忙把军号打制成了一把尿壶,想给老婆孩子夜用。

鬼子们一听昏了,霹雳咔嚓把这家几口杀了个精光,提着那把尿壶押着吹号一狼就回到了驻地。前原得知情况,气的是暴跳如雷,他要肃军纪树威严,吹号一狼就这样被押上了会场。

日伪们一见这个血肉模糊的同类,不由的连连惊叫:“啊?是他?吹号太君怎么了?”

前原城二咬牙紧盯着这个猥琐的部下,咬牙切齿的道:“吹号一狼,胆大包天,身为大日本皇军特等神号手,竟然军号的卖破烂喝酒。严重损害了皇军的声誉。现在我宣布,判处吹号一狼死刑,立即执行!”

他咆哮着举起指挥刀咚咚几步窜到吹号一狼身边,运足全身力气,暴吼一声猛力劈下,寒光闪出,血雾喷涌而出,一颗丑陋的头颅骨碌碌滚出了老远,紧接着被一只流浪狗一口叼起,哧溜一下撒丫子没影了。

啊?我靠!

日伪们大骇,瞪眼张嘴的傻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

前原城二恼羞交加,挥身扬起血淋淋的战刀高吼:“现在我宣布,大部队的藏马山兔子跟跟!”

“兔子跟跟!!!”几百日伪犹如红眼赌徒,歇斯底里嚎叫着,押着半死的憨子就急急向藏马山奔去。

他们要彻底剿灭那帮野民,为大东亚乐园打出一片晴朗的天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