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听风轩故事之五——儿时记忆

垭口听风 收藏 1 135
导读:[size=16]七十年代初的家乡天灾人祸不断,种地的父老乡亲们那时主要是靠天吃饭,能完成公粮的人家已经是很不错了,劳动力少的家庭一年忙到头,年底还要倒欠公家的粮食,可以说多数家庭都是食不果腹,人人面有饥色。印象中自己就经常吃一种称之为“返销粮”的救济粮——主要是红薯干和一种类似小米(象稗子一样的小颗粒,当时乡亲们都没有见过,称之为小米,后来吃过小米后,才知道那绝对不是小米,再后来有人去过西北,才知道那可能是一种动物饲料)的成化粮,乡亲们都是将红薯干、小米(实在不知道名字,故称之为小米)磨成面,混在一起,可

七十年代初的家乡天灾人祸不断,种地的父老乡亲们那时主要是靠天吃饭,能完成公粮的人家已经是很不错了,劳动力少的家庭一年忙到头,年底还要倒欠公家的粮食,可以说多数家庭都是食不果腹,人人面有饥色。印象中自己就经常吃一种称之为“返销粮”的救济粮——主要是红薯干和一种类似小米(象稗子一样的小颗粒,当时乡亲们都没有见过,称之为小米,后来吃过小米后,才知道那绝对不是小米,再后来有人去过西北,才知道那可能是一种动物饲料)的成化粮,乡亲们都是将红薯干、小米(实在不知道名字,故称之为小米)磨成面,混在一起,可以蒸粑粑吃,有的穷高兴还搓成丸子当汤圆煮着吃,但是不管怎样变着花样,那口感实在是太差了,即便是这样也不敢放开吃,还得计划好,否则撑不到下一年。

那时最主要的粮食就是南瓜和红薯,就是南瓜和红薯也不能管够管饱,吃的我是都有了恐惧感,留下了后遗症,一提到南瓜、红薯,胃里就反酸水。那种感觉让我无法描述与解释,令我纠结的是:每当我说起吃南瓜和红薯的那段经历,孩子总是面露羡慕,大有遗憾地说:“多好哎,我要是能天天吃上南瓜和红薯该是多么幸福的事。”

当然,在当时还有快乐的事情,我印象中最快乐、最期盼就是生产队搞的忆苦思甜活动——吃忆苦思甜饭,根据当时的政治要求,有条件的单位机构都在一定时间里组织群众忆苦思甜,目的就是揭露万恶的旧社会,让革命群众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之所以最快乐、最期盼是因为那一天整个生产队就像过节一样,大人们在祠堂里垒上灶台,大火烧锅忙乎着,我们小孩在一边打打闹闹等待着,人人都把家里最大的碗拿到祠堂,等着忆苦思甜饭煮好。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好饭,无非是红薯、菜叶、麦糠等物混锅乱煮的东西,但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吃饱。

小时的记忆总是饥饿感很强,能吃饱就是最大的幸福,然而就是胡乱填饱肚子都是一种奢望,所以那时候家乡人的身材都比较小巧。二十年后再回到家乡,小辈们的身高已经和中原地带的人差距不大了。

那时候,家乡植被茂盛,山坡到处都是树林、竹林、灌木林,家家户户都隐藏在树木竹林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飞禽、小兽在人们面前从容自在,很少沾荤腥的人们从来不打他们的主意。本家有个叔叔,人很聪明,喜欢动脑筋,会钻营取巧,当时是我们小孩心中无所不能的偶像,记得他曾经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天,画了一张《洪湖赤卫队》的电影票,竟然给他蒙混过关了。可能是肚里实在缺油水了,叔叔把眼光盯到那些小兽上了,自己琢磨制作了下套子工具,竟然隔三差五地抓住一些不知名的小兽来,但他不吃独食,总是煮好后,给同族本家送上一小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肉,我记忆中吃过两回,可能是没有放盐的问题吧,味道很一般。可能是顺手上瘾了吧,一天他找到我爷爷,问我爷爷:“二伯伯,火药枪怎么做?”爷爷叹了口气说:“我啷个晓得吗,崽儿,要不得,莫搞了,会扯拐的(发生不好的事)。”

叔叔很不以为然,枪没有做成,又做了一个大铁夹子,每天太阳落山时,一个人背着铁夹子上山下夹子,天麻麻亮时收夹子,时时有收获。一天早晨,我睡得正香,被一阵敲脸盆、狗叫声惊醒,听见大人们喊到:“快点起来了,XX(叔叔)着(出事)了。”吵杂中听得对面山坡上有人大声哭喊:“快点来人哎,着不住了(受不了)。”小孩们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不敢出门。天亮后,才知道叔叔被自己下的夹子夹伤腿了。叔叔杵根树棍一瘸一拐好长时间腿才好。后来听说,叔叔每次下夹子都设有记号,便于查找起获,那次他怎么都没有找到先前留下的记号,打着手电筒在大致方位找了一阵子,结果被自己的夹子夹伤了。

腿好后的叔叔再没有上山下夹子、下套子了。[size][/size]

本文内容于 2011/5/14 21:12:44 被垭口听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