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那些事:五发子弹打出170多环把团长气乐了。

流浪在外的小猪 收藏 5 2704
导读:[size=14][/size] [img]http://img4.itiexue.net/1298/12987340.jpg[/img] [img]http://img5.itiexue.net/1298/12987341.jpg[/img] [img]http://img6.itiexue.net/1298/12987342.jpg[/img] [img]http://img7.itiexue.net/1298/12987343.jpg[/img] [img]http://img8

当兵那些事:五发子弹打出170多环把团长气乐了。

当兵那些事:五发子弹打出170多环把团长气乐了。


当兵那些事:五发子弹打出170多环把团长气乐了。


当兵那些事:五发子弹打出170多环把团长气乐了。


当兵那些事:五发子弹打出170多环把团长气乐了。

1:打靶






第一次打靶,我一激动调到连发,手指一震全没了,靶上只有一个洞,其余全部脱靶。班长挖苦我道:“百年不遇的神枪手啊!五发子弹全部从一个弹孔过去了!”不料这笑话传出去时走了样,说成新兵连发现一个射击天才,第一次打靶居然五枪打在同一个点上!连团首长都震动了,专门到新兵连来看我,正好赶上我们打靶,结果更牛比,我这回五发子弹打了170多环!我靶位旁那几战友都无条件往我靶上送分!把团长气乐了说:“这个尖子好好培养,什么时候他5枪打出200环,你们(新兵连、排、班长)统统升官一级!”善了个哉的!






2:内务






咱是在校大学生入伍(大二,师范专业),而且从小习武,17岁获省散打50KG第三名,18岁获国家二级运动员。新兵连那些训练对哥来说小菜。但是由于爹妈和老姐疼爱,从小到大连衣服都没叠过。读大学的时候,衣服都是给室友帮洗的,5毛钱一件。到了部队直接晕菜,洗衣服还好说,泡盆里倒些洗衣粉揉吧揉吧清水一冲还凑合,叠豆腐块那可要了亲命了!开始班长还耐心,手把手教啊教啊,谁叫咱是训练标兵给班长争脸呢。后来连续两次内务检查不合格,拖了全班的后腿,班长这个老好人的脾气也上来了——把我的床铺直接搬到操场——叠豆腐块一百次!不够数不许吃饭!我把私藏的那条恭贺新禧上供也没用。排长班长几个领导轮流抽着烟在旁边监督。结果那天我没吃上饭。善了个哉的!






3:侦察连






新兵连训练结束,哥就到了侦察连,团长点名分派。牛气哄哄吧。我们是全训单位,刚进连队时的高强度训练真有点吃不消,第一次跑武装越野,那天记得正好室外温度40°,在闷热的雨林里走得完全程都不错了,跑完了还4个100,老兵还好些,我们几个新兵基本上站不住了。连长关切地问我们:“怎么样?累不累?”他们没回答先流泪。哥比他们好些但也快累垮了,但脑海中闪现着革命先烈的光辉形象,硬撑着大声吼道:“不累!”连长说:“什么?不累?那说明你刚才没尽力。一百个俯卧撑!”善了个哉的!






4:野外生存






野外生存和定向越野是同时进行的。我从小喜欢徒步,当时还没有驴友这种说法,咱可以算国内驴友的先行者了。一般野外生存对咱来说没到部队前就掌握了,本来在云南边境的雨林里呆上一个月都饿不着我的,但那天正好经过一个寨子,寨子边上有一个鱼塘。我不知道中了哪门子邪,弄了些旁门左道的草药毒晕几条大罗非鱼。弄了就弄了,还在鱼塘边烤着吃——当时光想着注意林区不能生火的茬了,忘了自己是在偷鱼——结果给寨子里的边民逮了个现行。结局就不说了,破坏军民关系。关禁闭出来后连排长发疯似地整我,理由有两条,第一,偷群众的鱼,丢解放军的人。第二,偷鱼被抓,丢侦察兵的人!善了个哉的!






5:诈尸






在侦察连当新兵都有晚上到坟地找情报的经历,本来也没啥说的。没当兵那会看小说看军事杂志都看腻了。轮到自己时那是一个不在乎啊。有什么好怕的?咱那叫胆里能炸五升油——都肥得没边了!接到任务,带把匕首雄赳赳气昂昂就出发。过程不说了反正不会给你直接找到的,七拐八弯到了一看,还真是阴森恐怖,那情报放在一个塌了半边的坟堆的墓碑下。我正好路上砍了一截一米来长的木棍当登山杖(主要怕有蛇),正用木棍撩拨墓碑,突然坟堆里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木棍!惨白的月光下似乎长满了白毛!我吓得惨叫一声,条件反射一脚飞过去,正踢在僵尸的头上直接把他KO了。原来是我们班长!看到我没观察仔细就急匆匆找情报,没发现他这个近在咫尺的潜伏哨,就想给我一个教训,没想到哥是散打出身的,第一反应不是转身就跑而是一脚过去,顿时阴沟里翻船了。后来整整一年,他的烟都是抽我的,哪怕我也当了班长——直到现在他在税局上班,时不时还找我蹭烟!善了个哉的!






6:变态的机枪手






我们驻地前面有一条丈把宽的小溪,对面是一个荒废的营地。后来一个高炮连搬进来。还在我们驻地旁高地建了一个观察点。这观察点有四个人,有一挺89式12.7高平重机。那帮家伙不是好东西,一天到晚拿望远镜看我们,甚至数我们晾晒被子上的跑马斑然后当笑话传。我们早恨得牙痒痒。正好上头要我们侦察连给兄弟部队“捶打捶打”,我们班第一个目标就盯上这个哨所了。摸哨过程不细说,摸不上还叫侦察兵?但是最后出了情况,他们哨所那天正好有一个副班长拉肚子,临时派一个机枪手上来替换,我们小组摸上来时把连正在茅坑里挣扎的副班长一共四人都给端了,却漏了这个临时上哨的机枪手。这厮一见大事不好,居然把重机从脚架上一卸扛着就跑!跑了一个那我们任务就失败了。连长接到我们报告气得直哆嗦——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这机枪手五花大绑扛到我面前来!我们自然拔腿就追啊。不料这机枪手有着一身变态的体力,扛着没了脚架的重机枪居然连翻六个山头!如果不是我们*的紧早让他跑回高炮连了。我们拼了老命追,最后终于把跑脱力的机枪手抓住。这厮回到高炮连立马通报表彰,至于我们,别提了,被整的死去活来。连长一直想把机枪手挖过来,但对方死活不肯放。现在我和这机枪手退伍后在同一单位。善了个哉的!






7:降表






经过摸哨事件后,我们和高炮连结下了“仇”,两边时不时找些事对着干,我们是战备全训单位,他们不是,所以他们搞了个小农场,蔬菜基本上可以自理。我们就经常去偷菜,他们放出话来说抓住我们一个就脱光绑了游街,我们听了更发狠着偷,连他们食堂的锅碗瓢盆都偷。偷来挂在小溪边的树上,山风一吹叮叮当当的别提多好听了。他们没抓住我们,就有个别人犯浑也来偷我们的东西。结果被我们绑在树上再打电话叫他们连长领回去。那段时间真解气,侦察连这么容易来的?他们没辙了,这点事也不好向上反映,只好憋着。有一天我们在小溪打水(营地没有通自来水,用水都从小溪打,正宗的山泉),他们有几个家伙在上游撒尿!连长火大了,等他们打水时下了一道命令:全体都有,到小溪撒尿!对方猝不及防,叫骂了一整天,到我们再打水时,也集体到小溪撒尿。于是每天早上的必修课是两个连队上百几十号大男人隔着小溪端着家伙对射,一泡尿下来没半个小时双方都没法打水,都是尿骚味。过了大约一周,对方连长的送来一封信,说指导员的家属准备来探亲,请求暂时停战。连长不为所动说我没结婚不怕家属来。高炮连指导员家属来队前一天,对方绷不住了,又送来一封信说他们认输了,以后他们的农场也是我们的,想吃菜欢迎随时过去摘。连长才下令结束,还得意洋洋地把信贴在宣传栏上,用粉笔在信旁边写了大大的两个字“降表”。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连长和他们连长是军校同学,早上下铺打闹惯了。不过他们宣布不设防后我们倒没有再去偷菜,没劲。大半年后高炮连调防,两个连队难过得稀里哗啦的,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对手了。






8:入党






连里一直为我的入党问题头疼,按说我样样都好,就是我的宗教信仰里我填的是佛教。一个共产党员必须是无神论者,但我不想撒谎。我的口袋里总带着爸爸在庙里给我请的平安符。读大学那会金刚金心经倒背如流。要说换个人也就罢了,偏偏我不管偷鸡摸狗还是杀人放火样样在行,个人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集体二等功一次,集体三等功三次。连上级都奇怪我为什么还不是组织的人。两次出任务,军区指定要“政治合格”的人去,后来都有我的份。第四年的时候我们连来了新指导员,一位正儿八经的陆大生。一来就拍着胸口说要解决我的组织问题,然后找我进行了如下谈话:“你的信仰。”“佛教。”“再说一次。”“佛教。”“不改了?”“不改了。”“我他妈还信仰金钱教!但现在在部队,部队要你信仰什么你就得信仰什么!命令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现在我命令你信仰共产主义,人都杀过了你还装什么清教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州里的小姑娘拉拉扯扯,你现在还是童子你信什么我绝对不问,没*你儿子都生一堆了你还在我面前装蒜?!你他妈就是唐僧转世你都得先搁那。过了这几年你退伍了你爱信仰什么关我吊事。再他妈说了,我在上级面前拍胸口了,你就算为我着想也得改!你过几年退伍一拍屁股走人我还想在部队发展呢。现在我们再重新来一次,你的信仰。”“共产主义!大哥,我是为了你才改的,你要记住我的好啊!”“这就对了嘛。给,这是你嫂子带给我的玉溪,我还没拆呢。”后来有人问他怎么做我的思想工作,他说:“在我面前装纯情?小样!”善了个哉的!






9:特种侦察大队






也就是传说中的特种部队了,碰到选拔,我们团指名要我去。去就去,谁不想当兵王?不过当时没有兵王的说法。当时同去的参加选拔的全军区几十号精英里只有我有实战经验,当时特得瑟。不料第一个就把我给刷了——体检不过关。我有窦性心律不齐,而且脚弓有两指宽,也就是轻微扁平足。我那个不服啊,这心律不齐是常见的,体检时医生都特别注明无临床需要,说我扁平足更是鸡蛋里挑骨头,翻山越岭长途奔袭我那次输给人过?我死缠烂打要他们大队挑个人出来和我比划比划,输了我回头就走。唉,最后还真是证明了特种部队比较厉害的传说。没办法,只好卷铺盖走人。他们的教官感觉特对不起我,亲自送我回去,半道上还请我腐败了一餐丰盛的,喝到后面勾肩搭背亲如兄弟。我趁机说干脆你偷偷放我一马让我参加选拔吧?他马上就酒醒了。善了个哉的!






10:95式






听说我们准备要换装95式,那段时间特别兴奋。不知道那个兄弟弄回了95式的内部资料,没两天就被我们翻得稀烂。宣传版上也特地换上了驻港部队握着95站岗的海报。小道消息一天一个,军区警卫已经换装了,XX连被定为第一换装单位了……我们特地请假到军区大门前打探,妈的造谣,还是81杠。过了一个月左右,军区真的来了一批95,我们收到消息急得嗷嗷叫,再不换装我们就要退伍了。但又过了一个月,还是没动静。这天连里招呼我们几个的老兵去师部一趟,到了那里才发现是给我们打95,每人5匣子弹。打完了*入库,我们原路返回。晚上指导员给我们说:你们退伍前铁定是不能换装了,老连长(当时已经是副营长了)跑了关系,特地给你们试一下我们国产的新武器。第二天我们保养着和自己朝夕相处几年的81杠,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本来已经闭着眼睛拆装自如的枪,在那一刻好像刚第一次碰到一样。每个人都花了至少一个小时才装好。






11: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早和战友们说好了,走的时候不兴流眼泪的,侦察兵嘛。在送我们退伍的火车站,挤满了各个部队的战友,基本上都一个表情:哭。哭着拥抱,哭着捶打。我们没哭,但和连长指导员送车的战友拥抱告别时眼睛还是红了。指导员说:“小样,想哭就哭嘛,这时候没人笑你们的。再说别人都哭了,你们一滴马尿都没流,别人还以为你们在连队里尽受虐来着。”我几乎快憋不住眼泪了,大叫一声口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大家马上笑喷了。老连长挤过人群给我一脚(幸好没踢中,可是奔咱下三路来的):“我C!送你上刑场怎么着?还18年后!”车开动,最后哥还是哭了。




12:善了个哉的!




当兵那些事:五发子弹打出170多环把团长气乐了。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