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领导先飞” 宁波机场成为民航总局替罪羔羊

xshxing 收藏 2 666
导读: 5月8日下午,海航执飞宁波至北京HU7197次航班,原本计划18时起飞因天气原因受到空中管制而未能准时起飞,而本应后起飞的HU7297次航班却因一位“重量级领导”的登机而未按“先来后到”的原则提前起飞了。面对乘客的责难,工作人员透露,该领导以“安全因素”拒绝换乘HU7197次航班。(5月13日《新华网》)   同是乘坐海航的航班,执飞的是同一条线路,且两航班起飞时间也相隔不久,何以这位要客不听工作人员的建议,换乘HU7197次航班,偏以“安全因素”为由违反“先来后到”的原则,要求HU7297次航班提

5月8日下午,海航执飞宁波至北京HU7197次航班,原本计划18时起飞因天气原因受到空中管制而未能准时起飞,而本应后起飞的HU7297次航班却因一位“重量级领导”的登机而未按“先来后到”的原则提前起飞了。面对乘客的责难,工作人员透露,该领导以“安全因素”拒绝换乘HU7197次航班。(5月13日《新华网》)


同是乘坐海航的航班,执飞的是同一条线路,且两航班起飞时间也相隔不久,何以这位要客不听工作人员的建议,换乘HU7197次航班,偏以“安全因素”为由违反“先来后到”的原则,要求HU7297次航班提前起飞?此中到底有何玄机?难不成这位要客特别怕死,故意为难工作人员?总不至于吧。抑或,这两架航班确实存在不一样的安全因素?如是,则该要客拒绝换乘的理由就十分正当了。


外人也许会认为此理由十分可笑,同属海航的两架相同型号的飞机怎么会存在不一样的安全因素?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我的第一直觉是,该要客是在无理取闹。直至看了1月23日《南方周末》上的这篇题为《让“重要旅客”的飞机先飞解密航空业的“要客部”》文章后,才如梦初醒。该要客还真不是在胡闹,他是在合法地享受民航总局为其提供的特权。


根据1993年国家民航总局下发的《关于重要旅客乘坐民航班机运输服务工作的规定》,如果乘坐某航班的有省、部级(含副职)以上官员(民航内部称之为要客),“要客部”就会根据规定,通知调度室调来一架状况最良好的飞机,同时,还要求维修基地对该飞机来一次深度体检,从头等舱有没有划痕窗户,到发动机整流罩内有没有残留的积水和油液,都要一一排查。对于一些特别的要客,航空公司高层不但要亲自迎送,有的会亲自驾驶飞机。根据深航的一篇宣传稿,2009年,一位省部级官员从无锡出发的航班,就是深航无锡分公司总经理亲自掌的舵。至于配备的乘务组人员,必须是“业务精湛,政治过硬”的骨干。


显然,该要客对上述规定早就了然于胸,十分清楚HU7297次航班的安全性能肯定高于HU7197次航班,故才会拒绝工作人员的换乘建议。


应该说,他没有错,他是在游戏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合理合法地利用了规则赋予他的特权;同理,宁波机场也没有错,工作人员只是忠实执行了民航总局的规定,而且还向该要客提出了换乘的建议;要说错,那是民航总局的错,是上述规定的错,事实上,宁波机场成了民航总局的替罪羊。


民航总局制定的上述规定及采取的一系列针对要客的安全措施,最让人气愤的是,给人的生命区分等级,即把领导的生命看得高于民众的生命。为什么一定要把安全性能最好的飞机调来给要客乘坐,且还要做深度体检,那是因为飞机不同于火车、轮船和汽车,一旦高空失事,几乎无一生还,故必须保证万无一失。其潜在逻辑是,普通乘客即便死几十个,上百个,也不及死一个要客来得后果严重,所以没必要对普通航班做深度体检,更没必要调来状况最好的飞机让小老百姓乘坐。


正是基于领导生命高于百姓生命的混账逻辑,才会有“让领导先飞”的混账规定,——补充一句,5月8日是星期天,且又是在晚间,可以肯定,该要客不是为紧急公务赶赴北京的。由此想到,当年克拉玛依大火时传出的那句臭名昭著的“让领导先走”的屁话,并非毫无出处,其实大有来头。且看民航总局那副媚权的丑恶嘴脸,就深知,在中国,官民从来就没有实现过平等,官命从来都是高于民命的。


我深知,当下要废除诸如此类的特权规定很难,也无力阻止官员享受各种各样的特权,譬如享受最漂亮的空姐服务,在贵宾厅用同一只专用茶杯喝最好的普洱茶,有上百只菜品供其选择等等,这些我都认了,唯一不能让我接受的是,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为啥我的命就比人民公仆的贱。请民航总局给我一个解释。


如不做解释,那就请民航总局满足我一个卑微的请求:看在上帝的面上,本着人生而平等的人文理想,落实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请以对待要客那样对普通乘客提供状况最好的航班,作最细致的安全检查,将所有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以人的名义,拜托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