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府军系列文章之三』古墓和城垣的故事

北府三秀六俊 收藏 22 5649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承认,这确实算不得是一个好标题。不说二者之间毫无关系可言,就是一篇文章,全篇墓啊城墙什么的,写得晦气、难过,诸位看官也读得不是滋味。其实,只是想讲讲自己的故事,一些杂乱的片段,就像一部旧时代的黑白纪录片,没有线索,镜头中偶尔出现几座古墓,一段城垣......

从小时候起,就总是有一份躁动的心,想往外走走,家人谓之“多动症”。

年龄小,未知外面世界之广大,因此出了家门,便算得偿“往外走走”的心愿了。周末的时候,父亲就会带着我四处窜窜。那时候,我所住的地方还没有开发,家的前方是一座茶山,后面是一片竹林,这都成了我和父亲“探险猎奇”的圣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父亲“寻幽访古”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一直拓展到比较偏远的宗泽路上。

发现宗泽墓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那时候计算机都还没有普及,更遑论互联网与google地图了。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请允许我用这样一个传统的小学作文式的开头),父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穿行在宗泽路上。通过熟人问得,宗泽路附近的山名为京岘山,我和父亲本意是就是要寻找一处能进山的入口,却在一入山背阴处发现了一座规模较大的墓。初见时的记忆早已模糊,只记得那高高的石坊和长长的墓道彰显着墓主人身前的与众不同。石坊上三个大字“宗泽墓”,虽因年代久远而略显昏暗,但却仍是异常的醒目。但当时的我又怎么会知道宗泽是何许人也,只是听父亲说这是一位民族英雄,南宋抗金云云。我只道是一位不甚出名的将军,不是吗,虽然规模较大,但是明显的年久失修,坟前的香案上,一只香炉,只剩香灰。香火不旺,这座墓的主人,或许有过辉煌,但也应该早已被人们所遗忘了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已经不再满足于出家门式的“往外走走”了,不知不觉间,萌生了离开这座城市的想法,而且越发的强烈。只觉得这座城市地小城破,看山是老山,看水亦老水,丝毫提不起兴致,何况学习负担的日益繁重,于是往返于家与学校之间,懒得再四处寻逛了。只是一份执念埋藏于心底:终有一天,要走出这座城市,走得远远的!

高中上的是镇江一中,城市中心,大学山脚下。说是大学山,在我看来,只是为了增加一点学校文化底蕴的说辞罢了。或许曾经那里确实是一座巍峨的大山,不过早已不见踪迹,所见的只是一个稍大的山丘,只有外围一圈还算茂盛的树木述说着往昔的风景。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竟然就在这,让我又不经意的遇见一座名人墓——鲁肃墓。不过应该已经不能称之为墓了,只有一座墓碑,在山丘上体育场入口处边上的一角,一棵算不上参天的大树下,孤单的矗立着,简单至极的三个字“鲁肃墓”,让我在初见时禁不住的怀疑,这是不是某人的恶作剧?此时的我早已不是发现宗泽墓时的历史痴儿了,当然明白鲁肃是怎样的人物——三国时期东吴的重臣,大战略家。这样一位历史名人,身后就留下了这样一座高不过三尺的石碑?所幸已经是互联网时代,回去一查,才知道并不是什么恶作剧,大学山脚下是真有其墓,只不过后人猜测可能是衣冠冢,墓碑也是现代重立的,原墓址早已不可考。这让我不由得想起宗泽墓,原以为宗老将军已经很可怜了,谁料想这里还有一个更憋屈的鲁子敬。即使只是一座衣冠冢,即使是依着《三国演义》中无限夸张的“天下第一老好人”鲁子敬的脾气,看了自己身后的这份惨样,估计也是要气的找人拼命地吧。当然,这只是我高中三年生活的一个小插曲,犹如一枚小石子投入大海,还没泛起波澜就已经沉没了。

整整三年,我都在为我的执念所努力着——学习,复习,高考,填报志愿,接到录取通知书。最终,我如愿以偿了,一路北上,来到了现在我所在城市——北京。

这是一座我从小就向往的城市。他是京城,文化中心、政治中心,国际化的大都市——这都是从小就熟知的,也正是我所向往之所在。初来北京,颇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这也新鲜,那也好奇,尤其是第一次来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看到每次新闻联播开头飘扬的国旗就在眼前,心里的激动,竟产生一种朝圣的错觉,久久不能自已。

后来,送我上学的父母走了,留下我与这座城市独处,这才发现,这座城市,实在是太大了。二环、三环、四环,一直到六环都不是最终的边界。站在天桥上,向远处望去,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车流看不到尽头,哪有什么“天下之大,尽可去得”的豪气,只是顿生“天下之大,竟无我容身之处”的迷茫。或许,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吧。于是,初来北京的那一段时间里,竟然有一点怕出学校门,因为一出校门,面对如此广阔无边的城市,就会不由得产生一种无力感——仿佛前途与命运都不再受我控制,未来渺渺不可窥视。那时候就在想,是不是北京的城墙还在会好点呢?

北京有很多“门”:西直门、东直门、崇文门、宣武门等等。但是早已拆除了城墙,有的还剩一个孤零零的城楼小堡,有的已经毫无痕迹可寻。每次乘坐公交或地铁,听着报站员报着诸如“西直门”、“宣武门”的站名,就会在心里不住的想:在古代,我这是出城呢还是进城?

还记得家乡也有一处古城墙遗址。只不过不大寻得到城墙的遗迹了,只是一座小山丘的一条小道旁立着一块石碑,正面上书“古城墙遗址”几个字,反面是关于镇江古城的介绍。由于母亲就在附近的公交车站工作,所以时常从江滨小学放学后就走这条山丘小道过来去和母亲会合。每次走到这里,绕到石碑正面,看着“古城墙遗址”几个字,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很是夺目,莫名其妙的会有“终于出城了”一般的欣喜,少儿心性吧。

一次暑假回家,和一好友晚上散步,行至花山湾古城墙遗址处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不知何时,这里被翻修了一番,建成了一座微型公园。门楼式的建筑上红灯缠绕,闪闪发光。借着灯光,重读着关于镇江古城的介绍,猛然发现,原来多年来自己一直错了:江滨、江滨,自己自江滨而来,想着是出城,实际却是进城啊!

城乡故土,人在外言之“家”,人在内谓之“冢”。

清峰雨客于北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附:七月的拜谒宗泽墓的活动,目前已经得到镇江中学、江南学校老师的鼎力支持,正在帮我们搜集传统祭祀仪式的礼仪规程等信息,我们的北府军筹备组里更是有在美国、法国求学的镇江留学生,同为了家乡镇江,同为了一个庄严华丽的中国,距离便不是问题。更多详细信息,敬请期待下期更新。

下期预告:《北府古城记》


『北府军系列文章之一』家乡与他乡 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5062654_1.html

『北府军系列文章之二』北府之前世与今生 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5062656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5/25 14:30:32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文章写得很美,是用心写的,看了以后让人感觉身临其境,很好很好!

6楼WJ1122

这样的文章在铁血几乎绝迹了。顶一下,希望还有更多的好文章。

镇江在很久以前去的时候确实是很破落的感觉。但镇江却总是个不俗的城市。三国故事,南朝风物,瘗鹤铭,米南风,白娘子金山寺。。。大俗大雅的给我们中国人留下太多的情致风流。

18楼hnlys

“北府军”!这个词使我想起了“冉雄”、“祖狄”的“闻鸡起舞”啊!华夏在历史上真是多灾多难,不是窝里斗,就是外寇的凌辱。短短的二三百年的安定就不错了。

20楼JUNESKY

跟楼主握个手吧,本人曾在十几年前就读于桃花坞路的那所军校,您是镇江人,不用明说了,肯定知道。帖中您所描述的宗泽墓,我们曾经多次在跑五公里的时候路过。(当时那儿好象有个小米山茶场,我们从桃花坞路上的前门出来,然后京岘山路上的后门回去)

对于宗泽,可能是从小就听过刘兰芳的《岳飞传》的影响,可以说非常熟悉,吐血而亡,死前高呼“过河!杀贼!”(当然,这不是从岳飞传上听来的)。惊讶于宗泽死后的墓竟然就在我的军校旁边,于是我和几个好友在摘去士兵肩章戴上学校的红肩章之后的那个周日,相约去了宗泽墓,那会儿的墓很荒凉(九十年代中期),完全不是帖中相片的样子。


思绪完全被楼主带回那座城市了、、、


再说一个关于镇江、关于我的军校生活的故事吧。


还是下午四点之后的校外五公里跑,还是在宗泽前的那条路,我们区队遇见了一个退伍老兵,他身着褪了色的老式军装,左袖管空着,一辆略显破烂的二八大杠自行车靠在他的身侧,唯一的右臂异常标准的冲着我们的队列行着军礼!!!!(这景象至今仍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们区队的每一名学员都被这个人吸引了,步伐变得格外整齐有力,口号显得格外高亢嘹亮、、、、当我们的队列与那个老兵平行的时候,区队长下达了以下口令:“立定”——“向左转”——“敬礼”、、、、、

后来,我们有一次参加镇江市在清明节组织的祭扫烈士陵园,在那里我得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生在南疆的那场边境战争中,有很多的镇江籍士兵参战,我想我们遇见的那个失去左臂的老兵,应该也是那场战争的亲历者吧。


无意中看到楼主的帖,想起了很多很多关于镇江这座城市的事,我想,今夜,我可能会失眠、、、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