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中蒋介石与白崇禧的猜忌与冲突

杨伯涛 收藏 2 1067
导读:核心提示:一方面,白崇禧认为蒋介石把大军交给他指挥,他就能乘机扩张新桂系势力,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当时的形势对国民党军很不利,蒋介石不是给他什么便宜,而是叫他去“啃硬骨头”的。 本文摘自《文史春秋》2009年第7期,作者:苑朋欣,原题:《淮海战役中蒋介石白崇禧的猜忌与冲突》 白崇禧“拒职”不辞而别 蒋介石与新桂系的矛盾由来已久,根深蒂固,但随着政局的变化时激时缓。抗日战争时期,新桂系坚定的抗战立场及其在正面战场上的突出表现,使其在国民党内乃至全国赢得了较高声誉。



白崇禧“拒职”不辞而别


蒋介石与新桂系的矛盾由来已久,根深蒂固,但随着政局的变化时激时缓。抗日战争时期,新桂系坚定的抗战立场及其在正面战场上的突出表现,使其在国民党内乃至全国赢得了较高声誉。在与共同的民族敌人生死搏斗的八年抗战间,蒋桂两军都以抗战大局为重,双方基本上没有发生冲突。抗战胜利后,由于竞选副总统,蒋介石与新桂系之间的矛盾重新爆发起来。1948年春,作为新桂系第二号人物的白崇禧极力支持李宗仁竞选副总统,最后李宗仁击败蒋介石推荐的候选人孙科,当上了南京中央政府的副总统。蒋所谋不遂,大为光火。


1948年5月,李宗仁当选中华民国副总统一个月后,蒋介石为了报复白崇禧,也为了防白、李在南京对他构成心腹之患,就借改组内阁之机,免掉了白崇禧的国防部长之职,改任“华中剿总总司令”,让白崇禧离开南京去武汉,由亲信何应钦接任国防部长。由于怕白崇禧拥兵自重,蒋介石特意把同处黄淮平原的国民党军队分为武汉“剿总”和徐州“剿总”两个互不统属的作战单位,并委亲信刘峙出任地位更为重要的徐州“剿总”总司令,以便分散和牵制白崇禧的兵权。同时,蒋介石又任命程潜为湘赣绥署主任兼湖南省主席,驻守长沙,就近制衡白崇禧。此外,他还把归武汉“剿总”管辖的嫡系黄维兵团和宋希濂兵团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利用这些嫡系在武汉“剿总”内部监视白崇禧及其部队。并严禁白崇禧在华中组织民兵,甚至把武汉外围地区也划出了白崇禧的辖制范围。


武**徐州两个“剿总”,同处黄淮平原,在战略上本属一个地理单位,它西起潼关、宜昌,东达海岸线,内有陇海、平汉、津浦3条铁路干线纵横其间,更有长江、淮河水道横贯其中,调动部队和指挥作战均极便利。正因如此,早在我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威逼武汉、南京时,白崇禧就曾提出华中只设一个战区,由他统一指挥武**徐州方面的两支大军。白崇禧的主张虽有他乘机扩张新桂系势力的企图,但对改变国民党军被动防守部署,不失为上策。然而,蒋介石怕白崇禧兵权过重,难以控制,没有答应。


1948年4月前后,面对中原地区的不利形势,为加强两支军队间的协调配合,刚当上副总统的李宗仁再次提议由白崇禧统领武**徐州两个“剿总”,国民党内部也有以白崇禧统一指挥中原各军之议。但蒋介石依然犹豫不决,未予采纳。

刘峙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在蒋介石手下任黄埔军校教官,是蒋介石的嫡系老将,抗战以来素以“常败将军”著称。让刘峙当徐州“剿总”司令,国民党内部早就议论纷纷:“徐州是南京的大门,应派一员虎将把守;不派一虎,也应派一狗看门;今派一只猪,眼看大门会守不住。”就这样,刘峙在徐州当了半年的总司令。等到1948年10月下旬,我华东野战军与中原野战军两支解放军会战徐州的态势露出端倪,何应钦、顾祝同都担心刘峙不堪重任,于是,又提出以白崇禧统一指挥之议,并向蒋介石说明叫白崇禧统一指挥只是暂时的措施,会战结束后,武汉“剿总”和徐州“剿总”仍分区负责。


这时,蒋介石也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说:“不要暂时指挥,就叫他统一指挥下去好了。”这当然是蒋介石敷衍白崇禧,表示对他很放心的一种姿态。


当时蒋介石想在蚌埠设立一个国防部指挥所,由白崇禧充主任,统一指挥对华野、中野的联合作战。因为蒋介石也感到徐州的刘峙资格虽老,但过于循情犹豫,不能当机立断,怕他贻误战机。徐州兵力只能勉强对付华东野战军,如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合力攻徐州,则兵力明显不足,那时非调武汉“剿总”部队不可,要调武汉“剿总”部队又非白崇禧指挥不可,白崇禧和刘峙都是总司令,以总司令指挥总司令不便,所以使用国防部指挥所主任的名义,以便统一指挥两个“剿总”,来和解放军决战。


由白崇禧出任国民党军淮海决战的主帅问题,蒋介石这边好不容易通过了,可白崇禧这边又发生了变故。


白崇禧本来是很想当两个“剿总”总指挥的,而且以前他曾毛遂自荐,但时间拖到决战前夕才得到这一委任,白崇禧就显得十分犹豫了。一方面,白崇禧认为蒋介石把大军交给他指挥,他就能乘机扩张新桂系势力,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当时的形势对国民党军很不利,蒋介石不是给他什么便宜,而是叫他去“啃硬骨头”的。白崇禧在国民党军队中素有“小诸葛”之誉,自不是等闲之辈,更不会贸然行事。因此,他决定先到南京摸摸情况再说。


白崇禧到了南京,何应钦特地为他召开一次作战汇报。作战汇报极力缩小徐州国民党军所处的劣势,诱导白崇禧前往。同时何应钦、顾祝同等也催促他赶快到蚌埠去指挥。他们这一言那一语地说:“非你去指挥不行了”,“总统方寸已乱,再也不能指挥了”。白崇禧对徐州的情况提出了一些问题,如主阵地的位置、工事的强度、飞机场能否守得住等等,但在座者没人能说得清。白崇禧没有表示是否去徐州,但由于他没有表示拒绝,何应钦、顾祝同便认为白崇禧是按照他们所想的“默然接受”了。


白崇禧阻止武汉“剿总”主力东调,主要是想保存实力,以便作为东山再起的资本。白崇禧的如意算盘正如他所说的:“我们如保有武汉,必要时可同共军进行和谈,即万一武汉保不住,亦可退据湖南、广西、云贵及四川一带,保有西南半壁,以和共军抗衡。只要能拖延一个时期,国际局势一定会起变化,我们将来可以得到大量的援助,主要是美国的援助,则事情还大有可为。”


宋希濂是蒋介石的嫡系,又受到蒋介石的器重,自然不会听白崇禧的。所以,当宋希濂的部队准备东调时,白崇禧为了达到保全这部分部队之目的,便重重阻挠。


第二十八军首先从鄂西开抵汉口,白崇禧就表示不让调走,顾祝同亲自打电话疏通,白崇禧知道这个军的人事和顾祝同有着历史渊源,才勉强同意调走。紧跟着二十军也开到了汉口,白崇禧利用这个军多系四川人,官兵不愿东调的情绪,唆使军长杨干才向国防部请求免调,同时白崇禧亦向国防部发牢骚,说“你们把部队都调走了,武汉还要不要”等类的话,并命令运输司令部非他的命令,不准装运。国防部一再以电话电报催促,白崇禧都拒绝执行,形成僵局,经顾祝同派人从中斡旋,白才答应让第二十军调走。


12月初,蒋介石又要调他的嫡系第二军投入蚌埠地区作战,但当第二军的第九师开抵汉口准备乘船东运之时,白崇禧忽派他的警卫团将轮船看管起来,不许轮船启程。国防部的电报、顾祝同的电话都被白崇禧硬邦邦地顶了回去,好话说尽也无效果。不得已,蒋介石亲自与白崇禧通话,说明东线战况的需要,希望让第二军即日东下,白则以武汉重要,说华中地区部队太少,不能再调。说来说去,双方态度越来越坏,蒋介石大骂白崇禧不服从命令,白崇禧反唇相讥:“合理的命令我服从,不合理的命令我不能接受。”双方交锋几十个回合,一个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白崇禧就是不放第二军。蒋介石气得满脸通红,用他那宁波土话大骂“娘希匹”。白崇禧还命令集结在沙市的第二军部队不准开往武汉,同时命令已到了汉口的第九师仍开回沙市去。这样一来,其他部队自然更不能调了。蒋介石因此恨透了白崇禧


本文内容于 2011/5/14 20:27:10 被杨伯涛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