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18师战机到越南河内示威

aihaoli 收藏 1 3584
导读:1979年3月5日,我国政府宣布自卫还击已经达到目的并开始撤军,3月5日晚,我人民空军为展示我军威,由空18师的“航空兵英雄中队”组成四机敢死队,由时任大队长的方殿荣(方将军后任空54团团长,空18师师长,现任成都空军司令员)带领驾驶战机到河内上空高空兜了一圈,是日晚,越南空军的飞机不敢起飞,导弹部队也来不及反应,我“航空兵英雄中队”的四架歼-6飞机已经全部安全返回我方机场。这也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我人民空军 1978年11月下旬,我在空18师教导队结束了专业学习之后,被分到

1979年3月5日,我国政府宣布自卫还击已经达到目的并开始撤军,3月5日晚,我人民空军为展示我军威,由空18师的“航空兵英雄中队”组成四机敢死队,由时任大队长的方殿荣(方将军后任空54团团长,空18师师长,现任成都空军司令员)带领驾驶战机到河内上空高空兜了一圈,是日晚,越南空军的飞机不敢起飞,导弹部队也来不及反应,我“航空兵英雄中队”的四架歼-6飞机已经全部安全返回我方机场。这也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我人民空军

1978年11月下旬,我在空18师教导队结束了专业学习之后,被分到空52团服役,空52团当时驻在湘西的一个野战机场,我和一起到52团报到的其他战友是坐火车过去的,一路上,不断看到有满载着军用物资的军列南下,当时就已经感觉到快要打仗了。

刚分到中队不久,部队就已经进入二级别战备状态,外出休假的都紧急归队,当时的报纸和电视新闻,我多少已经闻出战争快要打响的火药味了。78年12月,我团所有歼-6战斗机都进行了空—空导弹或火箭弹的改装,为了与越南空军的飞机容易区别,所有参战飞机全部都喷上了草绿色的伪装色。(当时越南空军主要战斗机和我方战斗机的机型大都是一样的,米格—17就是我们的歼—5,米格19就是我们的歼—6,米格21—就是我们的歼—7)。

79年2月14日,我空18师接中央军委命令,除53团这个训练团之外,主力52团,54团以及夜航大队全部开赴前线参战。作为中央军委的战略预备队和空军的主力部队,空18师全部安派到广西前线一线的机场,54团于2月14日转场到达宁明机场,52团和于2月15日紧急转场到达田阳机场, 夜航大队也转场到达吴圩机场并且都马上进入到一级战备状态。

当时,我人民空军主要参战的是以广空为主的空军部队(含导弹,高炮和雷达部队),广空出动了几乎所属全部的航空兵部队:空2师,空9师,空18师,空35师,空42师,空48师以及直属广空的强击机独立团和侦察机独立团全部开赴了一线机场,加上云南方面的空13师和空24师及从张家口紧急调来的空7师两个歼7团(当时空军刚刚开始改装歼7,空7师是当时唯一刚刚改装歼7的部队,驻张家口是担负着保卫北京任务的,也被紧急调来参战)。当时到达前线的各种飞机700多架,大部分为歼击机,其余为轰炸机和强击机,东线的空军前线指挥部由时任广空司令员的王海指挥作战。

我空军航空兵部队从雷州半岛的遂溪机场到广西的宁明,田阳,吴圩机场及云南的蒙自和昆明机场,所有一线机场全部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

79年2 月17日,新华社奉我政府之命发布声明,郑重指出:“越南当局无视中国方面的一再警告,最近连续出动武装部队,侵犯中国领土,袭击中国边防人员和边境居民,局势急剧恶化,严重威胁我国边疆的和平与安全。中国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奋起还击。”

79年2月17日早晨,天才刚刚开始要亮的时候,我当时和我的战机一起正在前线机场值班,突然看到了天空升起了数发信号弹,紧接着,东南方向便隐隐听到了万炮齐鸣的炮火声,爆炸的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紧接着,我52团的歼-6马上就在机窝发动并滑出起跑线,我空军歼击机群马上起飞,多批次多架次的投入了战斗。从地面战斗打响后,我空52团的战机每天起飞数十架次,到越南境内寻战。

地面部队推进到哪,我歼击机就飞到哪。我前线空军起飞的每次都是歼击机群,8架一个单位,排成战斗队型,一次起飞几个乃至十几个单位的战斗机,在越南境内呼啸而过,如入无人之境,最远曾深入越南境内达100多公里!越南空军在整个战役期间仅起飞过几次,还没有进入战区就草鸡一样以各种借口飞回去了,根本就不敢上来见师傅。

当时的空军张廷发司令员根据军委的意图,经过反复酝酿思考,提出了“挽弓待发,先声夺人”的作战指导方针。

战前,所有参战的航空兵部队和地面防空部队做好充分的作战准备,当时,军委的命令是:一旦发现敌机,就把他打下来。同时,在战区上空组织声势强大的持续的空中巡逻,显示力量,威慑敌人,使敌空军不敢轻举妄动,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威慑是以实力为基础的,为了增加威慑力量,并在一旦敌机敢于出动时有更大的取胜把握,张廷发决定增调歼击机和轰炸机团进驻广西地区。他还亲自到广西、云南一线地区检查了部队的战斗准备,对各部队领导和飞行员作了战斗动员。

2月17日凌晨,我军按预定计划从广西和云南两个方向先后发起对敌攻击。

为了配合地面部队作战,我歼击航空兵按计划大量出动,不间断地在战区上空巡逻警戒。

自卫还击作战第一天,我空军歼击航空兵部队就出动飞机一百多批数百多架次,进行警戒、巡逻,形成了多方向、多层次的空中掩护态势。

随着地面作战不断进展,我空军的战斗机也配合地面部队的战斗,地面部队打到那里,我空军的战斗机就跟到那里巡逻,牢牢地把握了战争的“制空权”,在巡逻中,我空军也积极显示威力,多次有意使用歼击机做高空大速度飞行,故意让敌发现,使敌不敢轻举妄动。

在阴雨天气,空军专门组织技术水平高的飞行员起飞巡逻。在云底高只有200米的条件下,也没有停止巡逻行动。晚上,除使用夜航截击机外,还令教练机也参加巡逻。几乎每天都保持在500架次以上的战机在巡逻。

轰炸、强击航空兵部队根据战局情况,随时做好听令出动的准备,高炮、地空导弹部队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打击入侵之敌,对敌也构成了一种威胁。

为使敌人难以掌握规律,无隙可乘,空域内的巡逻航线,进出空域的方向、方法和交换时间等也经常变换。

这些军事威慑措施收到了明显的效果。当时任空军司令部作战部部长的张执之后来回忆说:这种大规模的以制造声势为目的的空中巡逻活动,是在我强敌弱(越南空军大部分飞行员都是我空军帮他们培训出来的,可谓师傅打徒弟)、敌我距离很近、我机采用的特殊战法。用这种方法对付越南,确实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自卫还击作战发起后的头3天,越南空军飞机一直未敢起飞。第四天以后才起飞了一些飞机,但其指挥机构不断警告:“不能飞到那边去”,“不能飞得太远,掌握不好的话就很危险”。以后,越军又怕空袭,又是搞疏散,说明他们惊慌失措,顾虑重重。整个战役期间,越南空军的战斗机大都在离国境线较远的空域活动。我空军的强大军威确实镇住了敌人。我地面部队看到我空军大批飞机在他们上空巡逻,消除了他们的对空顾虑,大大地鼓舞了战斗意志。

当判断敌有可能以米格-21飞机低空出航、突然爬高、对我巡逻飞机进行偷袭时,我空军迅速组织歼-7小分队,隐蔽转场至预定机场。一旦敌机来犯,我将以歼-6飞机在高空作诱饵,歼-7飞机在低空尾随,对敌实施突然攻击,提高作战效能。

我空军在得知敌F-5、A-37飞机和UH-1武装直升机北调至内排机场,并企图袭击我地面部队后,立即研究对策,决定以歼-6分队在歼-7的掩护下打敌战斗轰炸机和武装直升机。

3月5日,我国政府宣布自卫还击已经达到目的并开始撤军,3月5日晚,我人民空军为展示我军威,由空18师的“航空兵英雄中队”组成四机敢死队,由时任大队长的方殿荣(方将军后任空54团团长,空18师师长,现任成都空军司令员)带领驾驶战机到河内上空高空兜了一圈,是日晚,越南空军的飞机不敢起飞,导弹部队也来不及反应,我“航空兵英雄中队”的四架歼-6飞机已经全部安全返回我方机场。这也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在整个对越作战过程中,我空军部队还完成了大量的勤务保障任务:侦察航空兵多次进行照相侦察,为地面部队提供了大量情报;运输航空兵部队出动运输机、直升机,为地面部队紧急空运人员和物资;技侦情报部队积极搜集掌握越军动向;雷达部队很好地完成了保障任务。

3月8日至16日,我地面部队陆续撤离战区。空军参战部队仍在前线执行巡逻任务,保持每天起飞数百架次的战机巡逻,继续对越军保持军事压力。

79年,我人民空军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牢牢地把握了“制空权”,是越南空军软蛋,没敢起飞,所以才没有发生空战,我陆军老大哥部队的伤亡没有一个是来自空中造成的,这是我人民军队的战斗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完全由我方控制了“制空权”的一次战争,从而大大地减轻了我地面部队的伤亡数字。在中越战争中,我人民空军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是我人民军队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地面部队没有受到过空中威胁。有一些朋友以为空军没有参战或者否定空军的功劳和作用,这都是不了解历史,没有经历过这次战争所造成的片面观点。详见当年的《人民日报》及《解放军报》的“威震天空”文章报道。

30年后的今天,解密当年这一段历史,已经不再是什么军事机密了:当年是因为国际形势的斗争策略,我国对外只说我空军只是在我国边境一带的上空巡逻。其实,当年我人民空军是越境作战,陆军打到那里我们就跟到那里,有时候还深入到越方一百多公里的上空,当年参战的飞行员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