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抗日牺牲八上将:唐淮源殉国45年后追认烈士

在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中,国共两党领导的军队投身抗日战场,均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他们用血肉之躯,谱写了一曲曲慷慨赴死、气壮山河的壮丽凯歌,在中华民族抗击外侮的史册上矗立了一座座永恒的精神丰碑。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抗日殉国将领的事迹多见于各种报刊,但系统介绍国民党将领抗日殉国事迹的文章尚不多见。据统计,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国民党将级军官达200余名,本文对其中八位军衔最高的上将作一简要介绍。


佟麟阁:马革裹尸埋忠骨


佟麟阁是抗日战争爆发后为国捐躯的第一位高级将领。


佟麟阁,字捷三,1892年出生在直隶(今河北省)高阳县一个农民家庭。幼年读过几年私塾。1912年3月,时任北洋备补军左路前营管带的冯玉祥到直隶景县募兵,佟麟阁应募投军,开始了戎马生涯。


佟麟阁作战勇敢,又勤于钻研兵法,很受冯玉祥赏识。他由最低级的职位“棚目”(班长)做起,到1925年已晋升为国民军第一军第十一师师长。经过第一、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多次战斗的历练和1923年在北京南苑陆军检阅使高级教导团的深造,佟麟阁日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的高级指挥官。


1933年初,日军侵犯山海关,长城抗战爆发。5月26日,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在张家口成立,冯玉祥就任总司令,佟麟阁任第一军军长,代理察哈尔省主席兼民政厅长。他与北路前敌总指挥吉鸿昌、北路前敌总司令方振武等密切配合,猛烈攻击张北一带日伪军,先后收复康保、宝昌、沽源、多伦四城,击毙日军茂木骑兵第四团及伪军李华岑等部千余人,抗日同盟军军威大振。


1935年冬,在日本高压之下,国民政府作出妥协,中央军大部退出华北,冀察两省中国军队仅留下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兼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佟麟阁应宋哲元之邀出任第二十九军中将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团长,驻守北平南苑,掌军部事务。面对日军咄咄逼人之势,佟麟阁整军修武,夙夜匪懈。他常对学员们说:“中央如下令抗日,麟阁若不身先士卒,君等可执往天安门前,挖我两眼,割我两耳。”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驻丰台部队在宛平城外卢沟桥一带演习,借口一名士兵失踪,无理要求入城搜查,遭到守军拒绝。午夜,日军强行向宛平城发起进攻,守军奋起抵抗。事件发生后,一些上层军官仍在和与战之间犹豫不定。


佟麟阁力主战议,在一次军事会议上,他慷慨陈词:“衅将不免,吾辈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当时,其父病重,家人多次催促他回北平城内寓所探视,他认为战事瞬变,不能离开部队,遂写信告之家人:“大敌当前,此移孝作忠之时,我不能亲奉汤药,请代为之。”


7月28日凌晨,日军由通县、丰台调集陆空军猛攻南苑。当时驻守南苑的兵力仅有二十九军卫队旅、军官教导团约2000余人。佟麟阁与从任丘赶来增援的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指挥部队顽强反击,一部在内固守,一部在外围与敌作战。日军集中火力,重炮猛轰,飞机狂炸。由拂晓至过午,双方伤亡惨重。午后忽报大红门发现敌人,佟麟阁恐敌切断北路,率一部亲往堵击,因寡不敌众,被敌四面包围。在指挥突围中,佟麟阁被敌机枪射中腿部。部下劝他退下包扎,他执意不肯,说:“情况紧急,抗敌事大,个人安危事小……”不久他头部又受重伤,因失血过多,壮烈牺牲,时年45岁。


佟麟阁殉国后,国民政府于7月31日发布褒扬令,追授他为陆军上将,将其生平事迹宣付史馆,以彰忠烈。1946年3月29日,北平市政府及各界人士在八宝山忠烈祠为佟麟阁等抗战殉国将领隆重举行入祀大典,并将西城区一条街命名为“佟麟阁路”。1979年8月,中共北京市委统战部报请中共中央统战部批准,追认佟麟阁为抗日阵亡革命烈士。

赵登禹:战死沙场是本分


在南苑战役中与佟麟阁同一天殉国的还有第二十九军一三二师中将师长赵登禹(7月31日被国民政府追授为陆军上将)。


赵登禹,字舜臣,1898年出生在山东菏泽一个农民家庭。读过两年私塾,因家贫辍学。12岁时拜名武师习武术,练就了施义行侠、疾恶如仇的品行。16岁时到陕西投奔冯玉祥部队,由于他武艺精湛、品德淳朴,被冯玉祥相中,调到身边当了六年贴身护兵。


他20岁时,部队驻湖南常德。有一次在野外操练,偶遇猛虎,他与一同操练的官兵打死了这只猛虎。在虎尚未咽气之前,他骑在虎背上拍了一张照片,冯玉祥后来在这张照片上亲笔题字:“民国七年的打虎将军。”


1922年赵登禹下到连队,自排长干起,连续晋级,六年后已升任第四方面军宋哲元部第二十七师师长,成为勇冠全军的一员猛将。


1933年初长城抗战爆发后,赵登禹奉命率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一O九旅(1930年中原大战后,赵改任该旅旅长)接防喜峰口,出任喜峰口方面作战军前敌总指挥。3月9日至14日,他们发挥夜袭特长和近距离搏杀的优势,连续激战6日,以落后的装备顶住了日军的凶猛进攻,歼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喜峰口大捷成为“九·一八”以来中国军队取得的第一次大胜利。后来,作曲家麦新创作了著名的战歌《大刀进行曲——献给二十九军大刀队》,成为中华民族抗击外侮历史上一座永恒的丰碑。


1935年12月,时任第二十九军第一三二师师长的赵登禹,被授予陆军中将军衔。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之后,赵登禹奉命率一三二师赴北平增援,7月27日抵达南苑军部。28日凌晨,日军在数十架战机支援下向南苑发起猛攻。赵登禹协助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指挥守军顽强抵抗。在敌人炮火的猛烈轰击下,守军伤亡过半,但斗志不减。入暮时分,赵登禹右臂和腿部多处受伤,传令兵要背他退下,他对传令兵说:“不要管我,军人战死沙场原是本分,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北平城里还有我的老母,告诉她老人家,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她的儿子为国死了,也对得起祖宗!”说罢继续指挥部队突围。在突围过程中,他又被日军机枪射中胸部,当即殉国,时年39岁。


全国解放后,北京市政府将西城白塔寺东侧一条街命名为“赵登禹路”,与民族文化宫南侧的“佟麟阁路”相连,以表示对抗日烈士的永远纪念。


郝梦龄:精忠报国得其所


忻口战役是抗日战争初期中日之间一次大规模的正面交战,郝梦龄是在此次战役中中方殉国的最高级别将领。


郝梦龄,字锡九,1898年出生在直隶(今河北省)藁城县一个农民家庭。1919年,郝梦龄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步兵科,因作战勇敢,屡立战功,七年间(1919——1926)已由排长升至旅长。1926年后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军第二师师长,第九军副军长、军长等职,为北伐战争做出了贡献。1930年后,他奉命到湘鄂赣边区和鄂豫皖边区“剿共”,屡次受挫的经历使他厌恶内战,曾两次申请解甲归田。


1935年,郝梦龄被授予陆军中将衔,奉命调任贵阳绥靖区指挥官。1937年5月,他奉调到陆军大学将官班深造,行至重庆,得悉卢沟桥事变发生,立即返回所部,并两次请缨,要求率部北上抗日,得到国民政府军委会批准。


9月15日,郝梦龄路经武汉,回寓所与家人话别。临别时,他给儿女们留下遗嘱,交给长女慧英,准她三天后开阅。遗嘱写道:


“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牺牲,万一阵亡,你们要听母亲的教调,孝顺汝祖母老大人。至于你等上学,我个人是没有钱,将来国家战胜,你等可进遗族学校。留于慧英、慧兰、荫楠、荫槐、荫森五儿云。”


10月4日午夜,郝梦龄率部抵达太原以北80余公里的忻口前线。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战区前敌总指挥卫立煌将部署在忻口阵地的中央军、晋绥军统一编成中央、左翼、右翼三个兵团,郝梦龄出任中央兵团总指挥,节制第九、十九、二十一、三十五共四个军,在忻口正面主阵地阻击日军。

10月10日决战前夜,他给妻子剧纫秋写遗嘱:


“抱定牺牲决心,不能成功即成仁。”“余牺牲亦有荣。为军人者,对国际战亡,死可谓得其所矣!书与纫秋贤内助,拙夫龄字。双十节于忻口。”


10月13日,日军第五师团等部出动五六万兵力,在飞机、坦克、大炮的配合下,向忻口发起猛攻,中方军队誓死抵抗。第九军防守的南怀化高地被日军攻占,防线出现了破口,争夺拉锯战异常惨烈,有的团拼得只剩下百余人。郝梦龄在前沿阵地上对官兵训话说:“先前我们一个团守这个阵地,现在剩下一百多人还是守这个阵地,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这个阵地。我们一天不死,抗日的责任就不算完!我出发前已在家里写下遗嘱,不打败日本决不生还,现在我和你们一起坚守这个阵地,决不后退。我若先退,你们不论是谁,都可以枪毙我!”一时士气大阵,“誓与阵地共存亡”之声响彻阵地上空。


为收复南怀化高地,郝梦龄指挥七个旅从正面攻击日军。16日凌晨2时至5时,前方几个山头连续被我方攻克。天亮后,郝梦龄决定乘胜扩大战果,到独立第五旅的前沿阵地指挥作战。部属告诉他前方有一段路被日军火力封锁,通过十分危险,劝他写个书面命令,派人送去,郝梦龄却说:“瓦罐不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说罢,毅然同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一同前往。在穿越日军火力封锁路段时,两位将军同时中弹,双双殉国。郝梦龄时年39岁。当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西战场上三英雄,精忠报国郝刘郑。”(“郑”指郑廷珍,时任独立第五旅长,同一天在南怀化高地中弹牺牲)


郝梦龄殉国后,10月24日,蒋介石发表祭文,盛赞他“宁惜一死,誓血国耻”的爱国精神。12月6日,国民政府颁发褒扬令,追授他为陆军上将。人民音乐家冼星海谱写了《郝梦龄将军悼歌》。1983年9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郝梦龄为烈士。


饶国华:自戕殉国报国恩


饶国华是抗战初期最早自戕殉国舍生取义的高级将领。


饶国华,字弼臣,号退思,1894年出生在四川省资阳县一个农民家庭。他幼年在家乡读私塾,辛亥革命爆发后弃学从戎。入伍后,他先后在川军第一师“头目养成营”、“合川军官传习所”学习军事,到1921年他已由一名普通士兵经排、连、营长升为团长。其间曾因军队内部的权力争斗险些丧命,因而一度心灰意冷,皈依佛门,到河南嵩山落发为僧。1923年春,应川军第三军第四师师长蓝世钲之邀,他回到该师任上校参谋,翌年调任第四旅第十六团团长。1926年,饶国华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一军第七师副师长的身份,参加了北伐战争。此后数年间,为刘湘统一川政立下汗马功劳,成为闻名一时的川军名将。1933年,饶国华随川军参加了为时两年多的围攻红四方面军的作战。面对民族危机日益加深的严峻局势,他曾多次表示:“国难如此,实不愿再见自相残杀的内战,损失国力,利于敌人”,“只要开始抗战,我就要立在战争的最前线”。


1936年,国民政府军委会任命饶国华为陆军第二十一军第一四五师中将师长,隶属第二十三集团军。


1937年9月初,饶国华率一四五师出川抗战,11月抵达河南新乡待命。11月12日,上海被日军攻陷,首都南京危在旦夕。为牵制企图由太湖沿线西侵南京之日军,第二十三集团军奉命南下到安徽布防,第一四五师奉令扼守军事要冲广德。


11月23日,日军牛岛贞雄师团突然自太湖分乘100余艘汽轮和橡皮艇进犯宜兴、长兴一带,随即兵分两路占领泗安,直逼广德。日军在坦克、飞机的配合下对广德发起猛烈攻击。面对优势敌人,铙国华率部坚守城池,奋力拼杀,经过三昼夜激战,予敌大量杀伤,自己伤亡也十分惨重。正在双方战争呈胶着状态之际,所部团长刘儒斋违背军令,擅自后撤,导致我方全线溃退。到30日晚,广德失守,饶国华率余部仅一营兵力被迫退守宣城县十字铺。


饶国华认为对广德失守自己负有不可推卸之责,痛心之中,他写下遗书,举枪自戕,时年43岁。他在遗书中写道:“广德地处要冲,余不忍视陷于敌手,故决与城共存亡,上报国家培养之恩与各级长官爱护之意。今后深望我部官兵奋勇杀敌,驱寇出境,还我国魂,完成我未竟之志。”


1937年12月12日,国民政府追授饶国华为陆军上将,并为其举行了隆重的公祭仪式。蒋介石亲自为饶国华撰写两幅挽联:


“虏骑正披猖,闻鼓鼙而思良将;


都资捍卫,昌锋镝以建奇勋。”


“秉节之来,捍国卫民方倚舁;


存仁而达,唁生吊死倍哀思。”

1940年,四川省政府在成都中山公园树立饶国华铜像和饶国华纪念碑,以志永远的纪念。1983年9月10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饶国华为烈士。


王铭章:视死如归守孤城


王铭章是抗日战争中为数不多的以孤守城池而扬名中外的高级将领之一。


王铭章,字之钟,1893年出生在四川新都县一个小商人家庭。王铭章幼年时父母相继病亡,他依靠叔祖父王心田资助才得以就读小学。1909年后,他先后考入四川陆军小学堂、四川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军事,1914年毕业后到川军刘存厚部任排长。由于他有勇有谋,颇得上司赏识,升迁很快。到1925年,他已晋升为川军田颂尧部第三师师长。


1933年,王铭章随川军参与对川陕革命根据地的“三路围攻”,任左纵队总指挥,数度与红四方面军交战。1936年,他晋升为四十一军一二二师中将师长。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9月,该师编入第二十二集团军,奉命开赴晋东抗日前线,在平定县与日军数度交战,由于缺乏与日作战经验,虽然予敌极大杀伤,一二二师亦伤亡近半。


1937年12月13日,首都南京失陷。日军乘势沿津浦路南北对攻,企图攻取徐州,连通南北战场,徐州会战由此开始。津浦路南段日军遭到中方军队顽强抵抗,双方形成对峙局面;而津浦路北段由于韩复榘保存实力,在日军面前不战而退,济南、泰安、曲阜等地相继弃守。在此危急之时,第二十二集团军奉命开赴鲁南,增援北线作战。


面对敌我力量悬殊的严峻形势,王铭章抱定以死报国之决心,他对部下们说:“以川军薄弱的兵力和窳败的武器,担当津浦线上保卫徐州第一线的重大任务,力量不够是不言而喻的。我们身为军人,牺牲原为天职,现在只有牺牲一切完成任务,虽不剩一兵一卒,亦无怨尤。不如此则无以对国家,更不足以赎川军20年内战之罪愆了!”


1938年3月上旬,日军在邹县、兖州大量增兵,为大规模攻势作准备。第二十二集团军第四十一军军长孙震任命王铭章为第四十一军前方总指挥,统一指挥一二二、一二四两个师扼守滕县。3月14日至15日,日军第十师团在滕县外围界河一线多次强攻均被击退的情况下,调集万余兵力直接攻击滕县县城。当时第四十一军、第四十五军绝大部分兵力均与日军胶着于津浦路外围的第一线,滕县城关的战斗部队包括地方保安部队不足3000人,形势万分危急。王铭章一面向集团军总部请求援兵,一面沉着指挥部署。他命三六六旅一个营扼守县城东关,三六四旅一个营担负东西两面城防,四十一军特务营担负南北两面城防,他自率师部在西关指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