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录·拉登传

928806915 收藏 1 103
导读:本公拉登者,沙特阿拉伯人也。龙额陷目,骨骼精奇。拉登年尚垂髻,肆意放荡不拘礼法,时有名士萨达姆者,见拉登,异其貌,讶然曰:此子治世之狂魔,乱世之恶棍也。   拉登之父,沙特巨贾,家资亿万,然拉登少时父母皆为美军所害,独遗巨资于拉登,拉登遂得日糜金数亿,悠游于塔利班之中,狎戏于基地之间。   既弱冠,拉登携巨资而入阿富汗,未几,声名鹊起,名震中东,随者甚众。中东之地美军甚众,**跋扈,烧杀抢掠。生灵涂炭。拉登见之,怅恨良久,叹曰:不入中东,不知美军之残暴也,吾必一一杀之!左右皆笑,以为妄言。拉登叹息曰

本公拉登者,沙特阿拉伯人也。龙额陷目,骨骼精奇。拉登年尚垂髻,肆意放荡不拘礼法,时有名士萨达姆者,见拉登,异其貌,讶然曰:此子治世之狂魔,乱世之恶棍也。

拉登之父,沙特巨贾,家资亿万,然拉登少时父母皆为美军所害,独遗巨资于拉登,拉登遂得日糜金数亿,悠游于塔利班之中,狎戏于基地之间。

既弱冠,拉登携巨资而入阿富汗,未几,声名鹊起,名震中东,随者甚众。中东之地美军甚众,**跋扈,烧杀抢掠。生灵涂炭。拉登见之,怅恨良久,叹曰:不入中东,不知美军之残暴也,吾必一一杀之!左右皆笑,以为妄言。拉登叹息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时有美驻阿富汗使馆者。拉登见之曰:吾必炸之。或曰:此馆良固且美军甚众,恐不可得。拉登笑曰:泛泛之辈,安得畏乎?诸君徒知其貌,安之其底?诸君但作壁上观,酒以待吾归。遂入使馆,倾而炸馆而归,左右皆服。酒之间,斩将夺旗,古有云长,今有拉登!

拉登既得使馆,意犹未尽。偶闻美世贸中心者,杀机遂起,情不自禁,欲率众而往,或劝曰:不可,使馆终弱,然世贸中心者,盖美军要塞也,公今前去,恐为其害。拉登不纳,劫机而上,鼓而撞之,遂天崩地裂,举世震惊,中外侧目。

布什惊曰:阿富汗者,冠带之国,基地之帮,登贼之所在,吾必灭之,今以千金购拉登之头。拉登闻之急亡之深山中,遂不复出。

达姆闻之曰:拉登惊世骇俗,乃当世奇才,然生不逢国,设投身伊拉克,则虽美国亦不惧矣!姆遂为布什所害。后三年,拉登为美特务所知,灭于家中,一代枭雄怆然归天!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