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43.html


解放前。山东。

岛城四方区的北部,原是一大片的空旷荒芜之地,人烟稀少,坟茔遍布。


一九四七年,隆冬。北风凛冽,大雪飘飘。

老车夫孙贵拖黄包车,游走于繁华街区鲍岛(现在的市北区)附近。已临年关,趁此恶劣天气,可以多拉些出手阔绰的豪客富人,多挣些钱。

天近黄昏时,已奔波了整整一日,虽收入颇丰却也极度疲乏。孙贵靠在黄包车边,揉了揉酸痛的腰腿,想想家里的老婆孩子还在等他卖面回去做饭呢,决定收车回家。

刚一抬头,不知什么时候,车前站着一位身披黑斗蓬的艳丽女人,面若桃花,美眸流波。手臂上还挽着一个红丝绸的小包裹,冲他娇娇的笑着:“车夫大哥,我要去四方区的北边。”

“这位太太,我拉了一天的活儿,实在是跑不动了。地上的雪又这么厚。你还是再到前面去叫辆车吧。”孙贵摇着头说。

可是,那艳丽女人好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伸手扶住车栏杆,轻飘飘的一纵身,就翩然跳上了黄包车。并随手掷给他两块银元。

孙贵展开双手接住两块银元。虽然他真得太劳累了,可看到手中叮当作响的“袁大头”,顿时,又气力倍增起来。

权衡了一会儿,他毅然抬起车把,迈开双腿,踏着厚厚的积雪,朝四方区的方向奔去……


黄包车进入了四方区北部,路过一片低矮的破瓦房时。孙贵高声问:“太太,在这里停车嘛?”

那女人回答:“别停下,继续往北走。”

孙贵心里直犯嘀咕,这里是四方区的居民集聚地,再往北走已经没有人家了。这位太太好生奇怪,她到底是要去哪里?”

又行了一程。黄包车跑进了那一大片荒芜坟地的小道。孙贵又高声疑问:“太太呀,你这是去哪儿?前面根本没有人家啦!”

“你尽管往前走吧。走到了,我自会喊停。”艳丽女人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


直到黄包车穿过了坟地。

孙贵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不耐烦地说:“这位太太,再往前走就是荒山了。黑灯瞎火的,你到荒山上干啥?好了,到此为止。你再给多少钱,俺不拉了。”

这次,却无人回应。

孙贵放下车把,摘下脖子上的包毛巾边擦着脸上的汗水,边回头观瞧。

啊?!

黄包车上竟然空空荡荡,那个身披黑斗蓬的艳丽女人早已不翼而飞!


“是不是在半路上掉下车了?”孙贵想至此,不由得心头一震,急忙又拽起车,返身,顺着原路往回走,寻找艳丽女人踪迹。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空旷的坟地里,风声隐隐、怪树轻摇,白雪覆盖着一排排的坟堆。看上去,仿佛有无数鬼魅在坟堆后张牙舞爪、来回悠荡……

直到又走出坟地,孙贵发现,原途的雪路上,除了黄包车辙和自己的两行脚印,竟然不见其它任何的痕迹。


孙贵歪着头,傻傻地望着那片身后那片荒凉的坟茔,回想刚才发生的怪事:难道身披红斗蓬的漂亮太太是这片坟里的鬼魂?

想至此,他不禁毛骨悚然……

(曾发生于青岛的一件怪事)



[网友*崂山老大爷]跟帖:这事儿好像发生在四七年。我也听说过。当时的人们都说这是个真事儿,不是车夫们编的。


[网友*帅气青年]跟帖:楼主队那个艳丽女人描写得太少了。奥,对了,坟地呀!俺觉着脊梁杆子有点儿冷风嗖嗖了。嘿嘿。


[笔者]回复:在小时候听到这故事时,只当是闹鬼的事。可世间怎会有鬼?

后来,看了八十年代的一部通俗小说,是描写解放前,南京几个有一身轻功的娇媚女盗的。我联想了到这件怪事,心里明白了几分。

我猜想:文中那披黑斗蓬、手挽红绸包裹的艳丽女人,可能是类似于那部通俗小说中的、会轻功的女盗。

解放前,鲍岛曾是岛城的最繁华地带,她在鲍岛窃得贵重财物后,故意让黄包车进入坟地。趁经过树下之际,纵身攀住树枝横干,等黄包车走远后,从树上下来,沿树后的坟茔间隙溜走。所以,坟地的那条小道上没有留下她的脚印。

她这么做的目的,大概是为掩遁踪。使日后的警察寻访追踪就此断了线索。

当然希望她是一个“女侠盗”了!